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四娘娘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丧尸舞 4153 2020.08.04 22:39

  滑竿上,坐着的是一个身形胖大,似乎正在睡觉的女子。

  女子面容丑陋,可偏偏敷粉抹红,画着浓妆,又穿着一身绸缎锦服,粗壮的脖子上套着粗细不一的项链装饰,手指上戴着各种玛瑙翡翠的金戒指,充满了一种乡下地主老财婆娘的粗俗气质。

  而抬着滑竿的却是四个面容枯槁身形消瘦的轿夫,衣着破烂,抬着胖大的女子每走一步,都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显然无比费劲。

  “快点快点,蠢奴才,四娘娘的事都让你们耽搁了!”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

  说话的不是那胖大丑陋的女子,而是这女子肩头滑竿上站着的一只毛光油亮的老鸹,催促着四个抬滑竿的轿夫,又拍打着翅膀,在那闭着眼的胖大的女子身前跳来跳去。

  “鸹儿,莫要再吵闹了,本娘娘被你闹得又饿了。”

  胖大的女子缓缓睁开眼,长长伸了个懒腰,登时滑竿嘎吱吱地发出一阵怪响,四名抬杆的轿夫脚步都踉跄了起来。

  “四娘娘,四娘娘,这几个没用的奴才,不如吃了去吃了去。”那毛色发亮的老鸹左右蹦跳着,叽叽喳喳叫了起来。

  四名抬杆的轿夫脸色瞬间发白,本就踉跄的脚步,抖得更加厉害。

  那胖大丑陋的女子重重地哼了一声鼻音,目光在身前两个抬轿的轿夫后背上掠过,猩红的舌头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最后胖大丑陋的女子强忍着咽了咽口水,摇头道:“算了,先留着吧。本娘娘可不想走路。鸹儿,距老三的洞府还有多远?老三也是的,好好的不与我们住在一起,非得找个这般偏僻之地,真是老鼠爱打洞,等会老三若不能给我吃够酒肉,我非得拆了它的洞府不可?”

  四名抬着滑竿的轿夫,听到了丑陋女子这般说,一个个都无声地松了口气,本来晃晃悠悠的滑竿,似也都抬得稳妥了许多。

  那老鸹扇动着翅膀,在滑竿上来回跳跃,嘎嘎叫道:“前面那就是小孤山了,娘娘,娘娘,你来得晚了,怕不是三老爷都入洞房了。”

  “晚就晚了,也不打紧。”

  胖大丑陋的女子毫不在意,戴着玛瑙戒指的粗大手指在竹竿上敲了敲,嘟哝了一声,“要不是老二多事,我才懒得跑这一遭呢,谁先娶妻又没个关系,老大都没发话,老二这就上赶着表现了。反正最后那赏赐都会落在我们头上,又便宜不了外人……嗯?”

  就在滑竿距离小孤山鼠妖的巢穴越来越近,坐在滑竿上的胖大女子,忽然抽动起了鼻翼,“这是什么气息,这般呛人?嗯?有肉香、有生人的气息。”

  “四娘娘定是饿了。”

  站在滑竿上的老鸹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来回转动,又拍打着翅膀朝着那几个抬杆的轿夫叫道,“蠢奴才蠢奴才,前面就是三老爷洞府,走快点走快点,四娘娘饿了,四娘娘饿了。”

  四个已经精疲力尽的抬杆人,不知是终点在望,还是心怀畏惧,顿时鼓足了最后的气力,加快了脚步。

  躲藏在草丛之中的杨禅和齐武阳两人,望着那渐渐靠近的滑竿轿子,彼此互望了一眼,似乎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这个时候前来,大概率是非人,而且和鼠妖一系的势力肯定有关。

  嘎——

  正在这时,站在滑竿上跳动的老鸹似乎不耐四人慢腾腾抬轿的速度,忽然振翅朝鼠妖巢穴洞府所在飞了过来,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叫声:

  “四娘娘来了,四娘娘来了!”

  只是连续喊了几声,这只老鸹讶然地发现,那三老爷洞府门前冷冷清清,连个来迎接的山精小妖也无。

  “四娘娘来了,快快来迎!”

  老鸹又叫了一声,语气里似乎已经带着几分怒意。

  三老爷排名虽在他四娘娘前面,可那些个麾下的小妖怪们,哪个敢放肆不出来迎接四娘娘。

  “嘎——”老鸹又怪叫了一声,飞行的位置已经到了鼠妖洞口不远,突然见着了地面上一个焦黑的坑洞,还有许多散落的肢体。

  正在这时,忽然一声仿佛呜咽的声音响起。

  在洞口不远的一棵树杈上,一个头戴高帽,仿佛如教书先生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四娘娘,四娘娘救我——”

  这个教书先生形体飘忽,薄淡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似的,面色惊慌无比,瞥了一眼杨禅和齐武阳所在的草丛,急急忙忙就朝着远处渐渐靠近的滑竿轿子飘去。

  此时天色已经快亮,它再不逃遁离去,恐怕就要生生消弭在这里。

  “竟然还有一个鬼!”

  缩在草丛里的杨禅,突然见到那彷如教书先生的鬼物出现,朝着远处的滑竿轿子飘去,脸色不由猛地沉了下去。

  “难怪我方才总觉着周遭有什么东西,原来这家伙没死,不对,是没魂飞魄散?!”

  齐武阳也是怔了怔,没想到在两人眼皮子底下,一直躲藏着这么一个鬼物。

  他自然是记得这个带着高帽仿佛教书先生一样的积年老鬼,他还肆意地嘲讽过对方。

  只是当时那反坦克手雷炸起来的声势,惊天动地,那鬼后来也没了踪迹,他以为这老鬼早被手雷的威力给湮灭了,没想到竟然一直躲藏在附近。

  齐武阳的腰带上还系着一块专门感应阴祟鬼物的玉石,只要遇到阴气重的鬼祟邪魔,都会发出亮光。

  适才他腰间的玉佩一直也在亮着,只是却未曾去细想,毕竟周遭那般多的精怪、小妖,且他能够混到这次任务里,他本身对于阴煞邪灵也是能够有一定感应的,但依旧未曾料到,这老鬼不但没死,还躲在了树上一直默默看着他们。

  这家伙要是来偷袭的话……杨禅心中有几分后怕,对于看得见摸得着的精怪、小妖,他已没有太多畏惧,可怕的就是这种神出鬼没的阴祟邪灵。

  在当前的情况下,若是有准备还好说,可冷不丁的被偷袭,甚至被附身,沦入到幻境,或者是意识灵魂层面的,那情况可就糟糕透顶。

  只是——

  “法师,我觉得那鬼是被我们吓着了!”

  齐武阳看着那老鬼惊骇欲绝逃跑的模样,咧嘴笑了起来,“没炸死它,肯定也要了它半条命,不对,是半条魂。”

  这老鬼他先前见着鬼气森森,身形凝聚出了几分实体,显然是厉鬼之流了。

  可这会魂体都快凝聚不住,显然方才那猛烈大爆炸令其重创。

  这老鬼在发现杨禅和齐武阳并未有阴阳眼,看不到他,也没敢逃遁。

  那个和尚看着像是凡夫肉体,可那个嘴毒的道士,总是会用灵识悄然扫过周围。

  他驾驭不了阴风离开,只恐显露出了一分一毫的痕迹,就被这两个凶人察觉,到时候可就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了,只能躲在洞门口的一棵树上窥探,更别说有袭击二人的想法了。

  “嘎嘎——”

  飞在空中的那只老鸹在那老鬼出现后,似也发现了躲在草丛里的杨禅和齐武阳,大声地叫了起来,“有生人有生人,娘娘,娘娘,这里有——”

  啪地一声枪声响起。

  不等那老鸹刺耳的叫声喊完,杨禅看准了那老鸹飞行的踪迹,抬手就是一枪。

  “娘娘救我,娘娘救我!”

  老鸹的翅膀被杨禅打中了,拼命扑腾着飞在空中,翎羽飘飞,刺耳的尖叫声越发锐利。

  啪啪——

  又是两声枪响。

  杨禅一枪落空,一枪却正中老鸹的胸腹处。

  老鸹嘎嘎叫了两声,再无力扇动翅膀,跌落到了地上。

  杨禅见老鸹落下,又抬手朝着那飘飞远遁、宛如教书先生似的老鬼开枪。

  子弹划过空气,穿过正飘飞远遁的老鬼身体,看似毫无作用,可若细看,分明能够发现,这老鬼的身躯越发的淡薄了几分。

  子弹对于这种没有形体的鬼物伤害有限,若是正面作战,可能连开几枪,这鬼物已经扑到面前,又或者以某种特殊的形态存在,寻常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但如手榴弹、震撼弹所能够起作用一样,子弹的射击也并非全然无用。

  高温、燃烧、强光、超声波还有可能一些未知的射线,都能对于鬼物造成不同的伤害。

  当然或许也有对这些都无所畏惧的鬼物,杨禅对于这一点没办法保证,毕竟这沙场世界里的剧情任务世界并不单一,但显然并不包括逃离的这个老鬼。

  若说着老鬼还如之前一般鬼气森森,浓郁的阴煞气息几乎要凝聚出实体,这点子弹于他确实没有多大的冲击。

  可如今这老鬼,被方才的反坦克手榴弹来了一击狠的,阴煞气息散尽,沦为一般的游魂之流,哪怕是几颗子弹划过身体,就已经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四娘娘,四娘娘救我,小人是二爷座下的……”

  那飘飞的老鬼身形越发涣散,望着远处渐渐靠近的滑竿轿子,哭喊连连。

  嗡——

  这时,突然一枚铜钱携带呼啸的风声靠近。

  眨眼间,穿过了老鬼的身体。

  那正在哀嚎哭喊的老鬼,立时宛如被捅破的肥皂泡一般,啵地一声,碎裂开来。

  “要说打鬼,还是得我这受过高人祭炼的铜钱才行。”齐武阳满脸得意地冲杨禅眨了眨眼。

  杨禅也懒得理他,齐武阳的铜钱先前就能够穿透那些附身在之人身上的阴魂,击杀这头老鬼他自然不意外。

  目前两人虽却得了一定的信任,但这满嘴骚话的队友,到底有什么能力,有多少底牌,可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来。

  “别扯了,又来了一个……”

  杨禅话未说完,一声仿佛扯着嗓子传出的尖锐嘶吼声在荒野山林蓦然响起。

  “谁!”

  “谁胆敢杀我的鸹儿!!”

  距离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差不多还有八九十米左右的山道上,坐在滑竿上本有些百无聊赖的胖大丑陋妇人,猛地一下站起。

  沉重的身躯牵动的巨大的动静登时令四名本就疲乏不堪的轿夫不堪重负,砰地一声跪倒在地。

  那胖大丑陋的妇人双脚落在地上,一把扯开滑竿的架子,大步走了出来。

  她脚上穿着的是一双不算大的红色绣花布鞋,相比起胖大的身躯显得格外的娇小,看着似有几分滑稽,可眉宇之间煞气毕露。

  跪伏在地上的四名轿夫,一个个噤若寒蝉,似乎察觉到了胖大妇人的怒火,一个个甚至瑟瑟发抖起来。

  那胖大丑陋的妇人却对四名轿夫置之不理,两道刻意被描过的眉毛下一双梳理过睫毛略显狭长的眼睛,已经看到了站在鼠妖洞穴门口处的杨禅和齐武阳两人。

  砰!

  地面陡然一声闷响。

  体型胖大的妇人双脚在地面一踩,身体却以一种难以形容的惊人速度朝着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冲了过来。

  草木飞溅,尘土飞扬,气势骇人。

  “卧槽!这……这特么也能跑得起来?”

  齐武阳看着那妇人狂奔而来,眼睛似乎都要瞪了出来。

  杨禅望着那咆哮着冲过来的妇人,右手上已经多了一枚手榴弹,左手驳壳枪连连扣动扳机。

  三发子弹先后飞掠而过。

  大概是距离还远的缘故,再加上驳壳枪本身的特性,即便以杨禅如今“初级枪械精通”的技能,三枪里只有一枪射中了那妇人的肩膀。

  可那被称作四娘娘的胖大丑陋的妇人,被一枪射中肩膀,丝毫没有半点影响,甚至连一点血花都没有。

  而这眨眼之间,这胖大丑陋的妇人距离几人的距离就已经缩短到了四五十米的样子。

  杨禅啪啪啪又是连发数枪,跟着一扯手榴弹的拉伸,抬手就扔了出去。

  旁边的齐武阳在这一刻也是打了个激灵,五枚铜钱呼啸而出。

  这一次大概是距离近了不少的缘故,手枪的子弹三发,一发不落地集中了胖大丑陋妇人,两发在胸前,一发在面门。

  呼啸而至的五枚铜钱也打在了妇人短小的双腿上。

  可出乎杨禅和齐武阳两人的意料之外,子弹和铜钱都只卡在妇人的身体表皮,连一点血花也无,依旧保持着前冲的姿态。

  眨眼间距离就只有三十多米。

  轰隆!

  正在这时,手榴弹在胖大丑陋的妇人身前爆炸。

  强烈的爆炸力量,将狂冲而来的妇人直接掀翻在地。

  不等杨禅和齐武阳两人有其他反应,那胖大的妇人口中蓦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咆哮声。

  身上穿着的那绸缎华服刺啦啦的碎裂,从头脸到身躯快速膨胀了起来,化出了妖魔本相,一个翻身爬起,再次朝着两人狂冲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