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审鬼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丧尸舞 4360 2020.07.31 20:59

  听到击杀的提示音响起后,杨禅松了口气,但并未完全放松下来。

  他举着枪环视了周遭一圈,发现他所乘坐的八抬大轿,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一架用各种油纸和彩纸糊起来的纸轿,纸轿受到方才爆炸的波及,已经有些破损,渐渐干瘪了下去。

  地面上到处是散落的纸屑,纸人所化的迎亲队伍,被手榴弹当中炸开,全部被炸得破烂不堪,夜风一吹,隐隐有制片飞扬。

  杨禅目光在散乱堆叠和飘飞的纸片中扫了一眼,目光突然微微一凝。

  “大佬,你这是要干嘛呢?”

  在杨禅后方不远,青年书生坐在地上,还在大口呼吸,方才那鬼头大刀贴着鼻尖飞过,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此刻懒洋洋的几乎不行动弹。

  他的战斗方式看着云淡风轻,颇为潇洒,可这次的任务世界,已经是第二回差点挂了。

  “一个人是不行的。”

  青年书生低声嘟哝了一句,看着杨禅补完枪后,还穿着一身辣眼的大红嫁衣走来走去,有些不明所以。

  到了此刻,不用多说自然明白,彼此都是这次剧情任务世界的队友。

  只是这战斗都结束了,不应该来个新队友互相介绍的么?

  他还等着抱大腿呢!

  想到这里青年书生登时主动开口,自我介绍道:“大佬怎么称呼?在下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人称玉面飞龙稳健冷静平平无奇算无遗策胜半天子齐武阳是也,真名,绝对真名,要是假的,我回头再换一个。”

  杨禅没有搭理书生的絮絮叨叨,只是自顾自地在地面上找寻着。

  蒙蒙的月色下,荒山野林,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短发男子,左顾右盼,怎么看怎么透着一些诡异和滑稽。

  “大佬你说个话呀?”齐武阳再次喊道,“我看大佬你一身女装,风华绝代,大有尽可欺身压正太,退能提臀迎众基的风范……”

  “滚!”杨禅手中的驳壳枪举起。

  “别别……”

  齐武阳双手立刻高举,看着杨禅的动作笑着道,“大佬,冷静冷静,我错了错了,我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憨……不是,这么头铁,不对,是这么英勇无畏敢冒充新娘去勾搭妖怪的队友。”

  啪!

  清脆的枪声响起。

  一颗子弹从齐武阳身边掠过,射入到路边的一棵小树,嘎吱一声,小树的一根枝干应声而断。

  “神枪手啊!”

  齐武阳面色微变,子弹飞掠而过的速度,比他想得要快得多,又嘿嘿笑了声,“大佬这枪法有点牛逼啊!”

  杨禅开完一枪,没有再理会齐武阳,目光依旧在地上逐一扫过。

  突然,杨禅脚步一顿,朝着后面的齐武阳招招手。

  “大佬有何吩咐?”

  齐武阳几步爬了起来,并没有走到杨禅身边,而是在距离杨禅八九米的位置地方停了下来,两人保持了一定距离,只是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

  “看那里!”

  杨禅指了指方才爆炸后散落的纸人堆附近,手中的驳壳枪子弹上膛,甚至燃烧弹的保险都已打开。

  “嗯?”

  齐武阳仿佛没有看见杨禅的动作,只是面露不解,顺着杨禅的视线望去,就见众多破碎的纸人下面,有一个漏出花绿边角的纸人,突然一下明白了过来。

  “这个我擅长啊!”

  齐武阳嘿嘿地怪笑了起来,三两下将身上脏了的白色长衫脱下,露出了里面的短袖T恤。

  他随手找了一根路边的枝桠,将衣服叉在上面,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举着一团燃烧着的火把走到那堆纸人碎片上,口中念念有词地叫了起来,“魂归魂,土归土,早死早超生,投胎早做人……”

  哔啵的火焰立刻引燃了散乱的纸片,登时火焰蹿升,烧灼了起来。

  “莫要烧我……”

  突然,就在火光燃烧起来后,一个干涩难听的女声惊恐地叫了起来。

  在散乱的纸堆下面,一个纸人身体忽然膨胀了起来,显现出了之前那个浓妆艳抹的妇人模样,着急忙慌地从火里跳了出来。

  “嚯!”

  齐武阳看着妇人跳了出来,倒退了两步,口中发出了故作惊诧的声音,“大佬就是细心,还真是差点漏了一个。”

  杨禅一手握着驳壳枪,一手换了一个新的燃烧弹,目光警惕地望着纸妇人。

  他方才就察觉到,整个迎亲队伍里,除了假冒虞定国的鼠妖外,就只有这个妇人有些不同寻常,其他那些抬轿的敲锣打鼓的纸人,不言不语,似乎就是个傀儡木偶,只有着纸妇人说话的口吻等等,都不像没有神智。

  “莫要烧我,莫要烧我……”

  纸妇人从火堆里跳出来后,连连叫唤,她似乎也知自身无法逃脱,从火堆里跑出来后,立刻就跪倒在了杨禅和齐武阳面前,大声求饶道。

  此刻的纸妇人,身体有一些地方如同正常人的血肉之躯一般,但花花绿绿的衣服不少处已经焦黑,被手榴弹弹片射穿的几处伤口,空荡荡的,又呈现出彩纸的模样,看着颇为诡异。

  “啧啧——”

  齐武阳砸吧着嘴,打量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妇人,手背上一枚铜钱流转,“这造型,挺别致呀。”

  “说说吧,你们是什么来路?”

  杨禅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纸妇人,枪口对准了对方,手里的燃烧弹也未曾放下。

  这审问鬼物还真是第一次,他可不想真搞出点什么鬼附身,被迷魂之类的意外来。

  不过从方才这纸妇人的表现,看着应该也不像,似乎比起之前他在鬼屋对付的怨灵李中炜,还要弱小。

  纸妇人似乎不止是被方才的手榴弹爆炸给吓到,还是什么原因,十分老实。

  听到杨禅的问话,当即嗫嚅着回答道:“奴是被逼的,奴本是一个枉死的妇人,死后魂魄无依,不知为何被老爷们用术法禁锢在这……这身子里,只得供老爷们驱使。”

  纸妇人说着似乎悄然抬了下头,脸上的五官已经和画上去的差不多,偏偏又诡异地挤出了人类的惶恐表情。

  “嗡——”

  下一刻,突然一枚铜钱飘在了纸妇人面前。

  “我这铜钱受过道家香火供奉,那个……大婶,对,大婶,你可不要乱来啊!”齐武阳流里流气的声音响起。

  他和杨禅一样,对这鬼物其实都颇多忌惮,但目前好不容易找着了队友,又逮着一个舌头,正是弄清楚这次任务原委的最好时机。

  杨禅这时也看清了齐武阳铜钱的具体模样,外圆内方,边角薄而锋锐,钱上隐约刻有符篆,只是光线缘故,看不真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