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送亲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丧尸舞 4330 2020.08.08 22:00

  夜风拂过荒草,簌簌连绵之声不断。

  齐武阳轻轻打了个哈欠,双眼惺忪地扫了一眼夜幕之下的黄土路,无聊地朝旁边的杨禅问道:“大法师,还要等多久呢?”

  杨禅一手拿着功能饮料,灌了一口,双眼亮晶晶地扫视着周围的动静。

  天公作美,今夜无云遮蔽,尽管并非月圆之夜,但蒙蒙的月华还是免去了他需要打手电筒的尴尬。

  望着荒蛮夜幕下的山路,杨禅的声音也有了几分迟疑:“不太确定,但应该值得等等。”

  “如果不来了怎么弄?”齐武阳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块上,神色依旧显得有些疲惫和打不起精神,“要我说,还是白天来比较靠谱,这大半夜的……”

  “再等一会儿。”杨禅依旧注意着道路周遭的动静,“按理说,之前鼠妖都能搞出不小的动静,今晚应该算是他们的‘大哥’了,不可能这么冷清的。”

  “可能走别的路了呢?”齐武阳百无聊赖地随口应了一声。

  杨禅却是眉头蹙了蹙,跟着轻轻点点头。

  他们白天在那轿夫被拖入到浓雾之内的区域后,就离开了这里,又走了大概八九里的山路,才找到附近的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村子名叫做竹笣村。

  而除了这个竹笣村之外,起码又要走上二三十里才有村镇人家。

  竹笣村村里多是一些老弱病残,或者赤贫之人,稍微年轻些的都已经搬走了,留下的基本上丧失了离开能力的人,只能硬撑着。

  两人从这些人口中也打听到了一些事情,首先是那块浓雾覆盖的区域,确实就是永泉镇。

  以前永泉镇虽然封闭,但还是会和其他地方的人走动,他们这个处于沿路上的竹笣村,也常被充作休息歇脚的地方,曾经还算是有些收益,一些货郎也会来走动,生活还不算太艰难。

  只是大概在五六年前,永泉镇的人就很少再出来,原本只是充作落脚的竹笣村,慢慢的也衰败了下去。

  其次,那就是竹笣村里的人之所以少,除了生计日艰之外,也是一部分的古怪事情导致。

  竹笣村夜晚常会听闻一些古怪的走动声响,偶尔也会有家畜家禽丢失,甚至小孩迷路找不回来也有过几起。

  村里的人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是什么情况,但不少人都会说是永泉镇那里可能会有什么东西走出来。

  早个几年,其实广安县县衙也有人下来了解过,不过在走丢了一个衙役两个白役之后,就再无人理会。

  如今世道不比从前,兵荒马乱,路上要不是有劫匪,要不是有些神神怪怪的事情,连县里的县令都毫无缘由地死了两个。

  一些稍微越线的事情,没有人肯去管,也没有人敢管。

  整个县城都是各家大户自治,反正和以前大差不差,对于的底层百姓而言,能勉强获得下去就不错了。

  这还是他们梁国,虽然朝廷式微,但整体还算太平,换做其他地方,许多人已经活都活不下去了。

  杨禅之前已经从陈家庄的陈良吉那里,大概了解过这个世界的历史背景,这是一个类似于五代十国的世界。

  任务介绍里说朝廷式微,他最初以为还是处于一个大一统的王朝,但后来发现,其中的朝廷式微,含义要比他想得深远得多。

  那就是不是国家朝廷式微,而是存在的好几个国家,都出现了这种问题。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在这个竹笣村做了短暂的休整,他们都随身带有食物和水,其实在哪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只不过是由于长时间没有休息睡眠,然后又需要确认消息,才在竹笣村里短暂停留。

  两人轮流在竹笣村里睡了三四个小时,修养了一些体力,到了入夜之后,又再次干回到了永泉镇的村外。

  “今晚如果真的是那个‘妖怪’娶妻大婚,哪怕我们这条路不是主要路线,按说应该也会有些动静。”

  杨禅看着齐武阳困倦的模样,又低声说了一句。

  “听你的。这任务真的挺难的,话说真就我们两个人,会不会还有其他队友?”

  齐武阳迷瞪瞪地回答道,他这会大概是困乏的缘故,连骚话都不说了。

  “也有可能。”

  杨禅也考虑过这个问题。

  这次的任务难度很高,他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队友。

  他和齐武阳进入剧情世界都并没有在一起,这广平县地方大又多是荒蛮所在,大家又没有通信联络方式,想找都没法找。

  况且,有些事情,不论成败与否,都要把什么希望都寄托在某些未知上。

  ……

  飒飒——

  不知等了多久,夜幕下的山道上,渐渐有了响动。

  杨禅推了推了旁边打着瞌睡的齐武阳,两人都是精神一阵,远远的观察了起来。

  这样的荒山野岭,又是大半夜,其实若非有一个人随行陪伴,哪怕大家都有一些特殊的能力,其实也容易心里发毛。

  此时,在远处的永泉镇镇子外边的路口处,不知何时来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由于距离得比较远的缘故,两人依稀能够捕捉到的,大概就是体型不小,可能是某种野兽,不,应该说是开启了灵智的妖兽。

  那妖兽在镇子外徘徊了一阵,然后身影没入到了浓雾之内。

  不多时,又有一阵阴风刮过。

  山道上又出现了两个飘飘荡荡的影子,同样没入到了浓雾之中。

  “应该是时间到了。”

  这个点大概是晚上九点多十点的样子,对于没有电的古代世界而言,肯定是缩在家里不会有人在外面走动。

  但对于这些夜间出没的东西,明显是夜生活才刚开始的样子。

  包括上次那鼠妖来到陈家庄娶妻也是如此,都是在晚上才赶到。

  两人在远处的山道上,就这样望着不多时不知从哪里又蹿出了一头野兽,或者奇奇怪怪的身影,甚至好几次,都有些古怪的东西从二人身边掠过。

  只不过他们似乎对于二人也没有太多理会,就那么越过二人,朝着永泉镇走去。

  “我们真能混得进去么?”

  齐武阳看着那些精怪和刚刚化形盯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小妖们,进入到永泉镇,有些不确定的朝杨禅低声问道。

  两人等在这里,为的自然就是混进永泉镇里。

  只是,两人又都明白,两个生人在一堆鬼怪之中,肯定是相当扎眼。

  “我记得你说过……”

  杨禅思忖了一阵,压着声音说道,“你进入任务世界的那个山寨,里面那个六当家是人。如果推断成立,这些妖怪和人是一伙的,那出现个把人其实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

  “人和妖勾结起来……啧啧……”

  齐武阳砸吧了一下嘴,似乎由于周遭环境开始紧张起来,他也从昏昏欲睡里渐渐清醒。

  果然,没多长时间,两人听到了路上有哒哒的马蹄声响起。

  从远处有两个骑乘着马匹的身影出现。

  杨禅目光盯着这两人的身影,由于夜色的缘故,大概只能看出身形应当是男子,似乎携带了兵器,但具体的起身就有些看不清晰。

  而且在这两人出现后,那些本来在周遭的精怪、小妖,也退避了几分,只是并不害怕人,也没有搞出吓人的花样。

  等这两个人影消失在浓雾内,齐武阳微微兴奋了起来,“靠,看来真能够混进去。”

  “我们在这里这么久,被不少东西见着了,一直也没有被打扰。”

  杨禅接话道,他和齐武阳没有贸然进入,等在这里一个方面的原因,也是试探一下周遭走过的精怪们的反应。

  情况很明显,有注意到他们的,并不畏惧,只是当他们不存在一般,就那么走过去。

  从这些细节,再加上刚经过的两人,可以推断今晚确实是有人来给那“朱员外”贺喜。

  “那我们也进去?”

  齐武阳扭了扭有些酸涩的脖子,略显兴奋地说道。

  这次的任务肯定是不容易完成的,甚至某种程度上两人可能都会交代在这里。

  但比起杨禅的思虑过多,齐武阳显然在经历过几次任务世界,已经有了更加豁出去的心态。

  “嗯。”

  杨禅跟着也点点头。

  他们的任务其实都未曾限制时间,似乎如果没完成,好像一直也可以带在这里。

  但杨禅之前从一些细枝末节上,已经有些推断,那就是任务的剧情世界,从来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发展的。

  随着他们驻留的时间越久,就会留下越来越多的印记,而他们的任务目标似乎在发展实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如果他走的是某些需要长时间修炼就可以不断强大的路子,似乎也值得一试。

  但对于他比普通人强不到哪里去的能力,在这个任务世界最好的选择,那就是尽可能快的完成。

  不过,随着杨禅对于这些剧情任务世界了解的深入,他倒觉得在以后,或许还可以采取一些其他的方式来完成。

  正当两人站起身,准备进入浓雾之中的永泉镇,忽然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响起。

  “等等。”

  杨禅轻轻拉住了旁边的齐武阳。

  这次两人没有再遮遮掩掩,而是避开到了路边,看着渐渐接近的一队人马。

  有过上次在陈家庄的经历,杨禅只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支迎亲的队伍。

  相比起鼠妖那时候的场面,这支队伍的人数明显要多出不少,差不多有四五十人的样子。

  不过这支队伍没有见着新郎,除了前后的队伍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依旧是中间的八台多大花轿。

  “唉唉,大法师,要不你再假扮一回?”齐武阳压低了声音在杨禅耳边轻笑了一句。

  杨禅置若罔闻,只是在路旁看着迎亲的长长队伍经过,又看了一眼齐武阳腰间的那块白玉。

  出人意料的,齐武阳的那块白玉并没有亮起。

  经过两人身边的长长队伍,目不斜视,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杨禅和齐武阳两人一般,很快就从他们身边经过。

  “这队伍里的都是人?”杨禅心中泛起了一阵阵疑问。

  不过,很快他的疑问就的达到了解答。

  这足足四五十人的队伍,不是迎亲的,而是送亲的。

  在将那八抬大轿抬到永泉镇外的路口处后,那些队伍里的人,就一溜烟的往回头跑去,一个个不言不语,只是神色惊恐,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似的。

  “妖魔和人之间的接触,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杨禅目睹了这一幕,对于这个剧情世界,只感觉越来越觉得诡异。

  如果说他们之前听到永泉镇被妖魔奴役,还觉得属于某种特别的情况,如今看到这一幕,仿佛就有一种妖魔正在一步步彻底渗透到人类世界当中一样。

  “唉,那些人都跑了,这新娘还真是怪可怜的!”

  齐武阳看了一眼孤零零摆放在路口的大红花轿,又看了看周遭,大概是众多生人的出现了的缘故,这会儿那些精怪之流,一时似乎躲远了。

  “走!”

  杨禅目光闪烁,突然快步朝着那花轿所在跑去。

  “嗯?”齐武阳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几步跟上杨禅,低声问了句,“干嘛?抢亲?”

  “送亲。”

  杨禅快速回了一句,几步走到大花轿后面散落的一干礼品陪嫁中,上前挑起了一个轻便的。

  齐武阳见到杨禅的动作,立时也明白了过来,抬手又找了一担礼品挑起。

  就在两人动作完成不久——

  呜呜的阴风忽然呼号起来。

  永泉镇镇子口所在的方向,雾气渐渐散开。

  一对穿着花红柳绿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

  这队人马看着和常人无异,但齐武阳腰间的玉佩却不断闪烁着,越来越亮。

  齐武阳赶忙将玉佩塞进了怀里,对于这队走出来的人马不用怀疑,这是接亲的队伍来了。

  这些人马最前方,站着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背负着手,神态倨傲。

  在看到大红花轿后,随手一指,在他身后跟着的那些人便纷纷上前。

  迎亲的队伍前面同样是吹吹打打的伶人,之后八个身强力壮的身影走到了大红花轿旁,奋力将那花轿抬起。

  最后又有穿着各种喜喜洋洋衣着的男男女女,多半看着都像是十四五岁的童子童女模样,走到了轿子后方,三五成群地挑起了礼品、陪嫁之类的担子。

  一直到了杨禅和齐武阳两人身前,两个脸色惨白,整张脸仿佛画着某种戏台童子妆容的身影,围着他们二人转悠个不停。

  杨禅和齐武阳两人目不斜视,仿若未曾看见一般。

  他们身上虽是穿着僧衣道袍,然而此刻挑着的送亲的担子,倒像是来送亲的一般。

  那两个面目像是画在脸上的童子在杨禅和齐武阳身边转悠了一阵,听到前面吹打的声音,再次响起,又急急忙忙凑到另外一边的一个担子前给人帮忙。

  大红花轿被再次抬离了地面,迎亲的队伍动了起来,杨禅和齐武阳两人一左一右,跟着朝永泉镇走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