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队长,别开枪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丧尸舞 2635 2020.07.30 11:20

  “新娘子请这边来。”

  一旁浓妆艳抹的妇人显得极为干裂的声音响起。

  杨禅轻轻点头,双手拢在袖中,迈着小碎步,跟着那妇人走到了轿旁不远的距离。

  “新娘子便在这里吧。”

  那浓妆艳抹的妇人指了指路边一处草丛,整个人好像在盯着杨禅看,丝毫没有转身离开的意思。

  “看来就只能这里了。”

  杨禅估算了一下距离,拢在袖子里的双手,右手握着手榴弹,左手已经旋开了手榴弹木柄的旋盖,摸到了拉绳。

  突然——

  远处的山野道路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在月光下拖得极长,只是在不算明亮的月光下,依稀可见是一个穿着白衣的青年,看着一幅书生打扮。

  “这荒山野林,竟然还能见着迎亲的队伍,难得难得!”

  那身影仿佛见着了迎亲的队伍极为惊讶,大步朝着队伍走了过来,“敢问一下,各位最近的城镇怎么走?我在这山间迷了路。”

  迎亲队伍内一阵默然。

  没有骚动,没有回答。

  便是站在不远处路边的杨禅,此刻也没有开口说话。

  好半晌,骑乘在黑马上的“虞定国”突然开口,笑着说道:“今夜是我大婚之喜,贵客既然迷了路,不如去我家中喝杯水酒如何?”

  “也好!”

  那书生笑着点点头,朝着队伍走近了一些,突然脚步一顿,在那书生腰带上系着的一块拇指大小的白玉,正散发着莹莹微光。

  “唉哟……”

  书生一看腰带上的白玉发光,面色顿时一变,突然一拍额头,冲着“虞定国”等人笑着道,“打扰了,在下突然想起家里有衣服没有收,这就先走一步。”

  “哼!”

  不等青年书生离开,骑乘在黑马上的“虞定国”突然冷哼一声,黑马无声地朝前走了几步,“书生,某请你喝喜酒,你怎敢不去?”

  站在“虞定国”身前两个吹唢呐和敲锣的小厮,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书生后面,仿佛——

  那书生出现后,两人就已经站在了那里。

  “唉唉!大哥,我这酒精过敏,喝不了喝不了……”

  青年书生连连摆手,望着虞定国整个人仿佛和夜色融为一体,步步靠近,神色仿佛都慌张了起来,“这位……那什么……,大哥大哥,我错了行吗,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等改天有空我再去买两斤猪头肉看你!”

  只是这次“虞定国”却没有再回答,荒野的山林道路上,仿佛有莫名的阴冷气息渐渐弥漫开。

  站在书生后方的两个小厮,面目模糊,脚步无声,双手前伸,悄然地在朝书生靠近。

  “你说你说,肿么就不能和平共处呢!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青年书生仿佛察觉到什么,长长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在后方两个小厮就要靠近他的时候,突然“啊”地一声大叫着感叹了起来。

  两个朝着书生靠近的小厮,仿佛被书生这突然大叫给吓了一跳,身形微微顿住。

  跟着就见青年书生举起右手,手指尖夹起两枚铜钱,口中以曾名噪一时的“惊雷”曲调高声唱道:

  “酒后,酒后高歌磨剑;

  梦中,梦中快意恩仇;

  名利,名利脚下乱踩;

  情义,情义我一肩挑……”

  站在远处的杨禅,正磨磨唧唧地想要伺机发动,可在听到青年书生这番说唱后,先是愣了下,跟着心里默默“tui~”了一口。

  那一直盯着杨禅的妖艳妇人,似乎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没有再理会杨禅,身形仿佛飘似的朝着前方走去。

  “金钱,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青年书生最后一句唱完,两个虎视其后的小厮早已不耐,朝着他就扑了上去。

  然而,就在这一瞬,呼地一声,有劲风响起。

  书生手指一动,头发飞扬,两枚铜钱呼啸着朝靠近他的两名小厮飞射而去。

  两名小厮几乎没有半点反应,脖子就被铜板击穿,然后原本宛如常人行走的身体,突然一下就软了下去,在地上露出了两具纸人。

  “哪里来的术士,焉敢伤我傀儡?”

  骑乘在黑马上的“虞定国”眼见那两个小厮被击杀,面现怒意,陡然暴喝一声,骑着黑马就朝着书生冲了过去。

  青年书生见“虞定国”骑马重来,面色平静,抬手间嗖嗖嗖又打出了三枚铜钱。

  铜钱发出呼啸之声,朝着骑在马上的“虞定国”激射而去。

  可令人诧异的是,就在那些铜钱快要射中“虞定国”时,“虞定国”身形蓦然凭空消失,那些飞射的铜钱顿时失去目标。

  下一刻“虞定国”又再次出现,黑马跨出了数米距离,仿佛瞬移一般,同时,手中多了一把半人高的鬼头大刀。

  那鬼头大刀,寒光炸裂,耀得人心寒。

  “妈妈咪呀,这鬼东西会瞬移。”

  青年书生脸上陡然露出惊恐之色,心念一动,喊了声,“回来。”

  方才落空射出的三枚铜钱,跟着又快速飞了回来,朝着“虞定国”后背射去。

  可惜,“虞定国”身形再次消失不见,跟着出现的时候,眨眼间已经到了书生跟前。

  黑马无声嘶鸣,鬼头大刀高举,朝着书生砍下。

  “尼玛!”

  青年书生惊恐地大叫一声,突然矮身朝前一跃,右脚仿佛有东西可借力一般,一下弹开了几米的距离,躲闪开来。

  与此同时,方才打出的五枚铜钱,回到了他身边,悬空漂浮,跟着书生手指又是一叹,“嗖嗖嗖——”五枚铜钱再次带着呼啸之音朝着“虞定国”射了过去。

  只是出乎书生的意料,这一次“虞定国”没有再消失,反而身体被五枚铜钱射中后背。

  叮当之声作响。

  “虞定国”穿着的婚服裂开,里面隐有尖如金铁的黑毛露出。

  “回来!”青年书生紧张地又地喊了一声。

  可五枚铜钱力道极强,射中“虞定国”的身体后,并没有弹开,反而像是卡在了对方的血肉之中。

  任他如何召回,都没有动静。

  “哼!”

  又是一声冷哼响起。

  “虞定国”调转了马头,转过身来,双目之中仿佛有冷光迸射。

  阴风四起。

  方才那些抬轿的打着灯笼的迎亲队伍里,十几二十个身影,都朝着青年书生扑了过去。

  这些身影脚步无声,但动作极快,模糊的面目此刻都显现了出来,五官样貌就仿佛是人用笔画出来一般。

  其中最前面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口中发出咯咯的古怪笑声,飘忽不定,就是书生想要用铜钱射对方都难以命中。

  “卧倒!”

  正在这时,青年书生突然听到一声高呼响起。

  听着这熟悉的台词,他几乎想也不想的一下扑倒在地。

  轰!

  猛然间一声巨响。

  一道火光在暗淡的夜色中骤然亮起。

  尘土飞扬,声势骇人。

  那些朝着青年书生扑过去的众多身影,一下全部被炸飞,落在地上成了一个个破烂不堪的纸人。

  唯有那浓妆艳抹的妇人,花花绿绿的衣服上焦黑一片,出现了大小不一的几个窟窿,可身体内丝毫没有血液流出。

  稍远一点距离,骑乘在黑马上的“虞定国”跟着也是倒退了两步,半边脸上像是被什么给切开一样,露出了长长的黑毛。

  “卧槽!”

  耳朵嗡嗡作响的青年书生甩了甩头上的尘土,几步从地上爬起,口中忍不住叫骂了起来。

  “谁,谁特么扔的炸弹!”

  方才若是他要再慢一些,恐怕直接就被那飞射而出的弹片给击中了。

  可即便他反应快,第一时间趴在地上,但近距离的爆炸,这一下依旧震得他有些气血翻腾。

  书生踉跄着脚步,寻找着扔炸弹之人,跟着他的身体突然一一顿。

  就见不远处的花轿旁,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身影,左手一把驳壳枪,右手一个手榴弹,正指着他。

  书上下意识双手举在了头顶,口中急忙叫道:“队长,别开枪,是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