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真假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丧尸舞 2221 2020.07.29 00:31

  杨禅端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了几分,眉头也皱了起来。

  此刻他的心情,感觉像是被这“NPC陈良吉”下了套一样,一环跟着一环。

  从进门开始,先是大方借宿,结果住的地方闹怪物,跟着木楼被他烧了,又搞一出求他相助的戏码。

  杨禅一时还真不太好开口拒绝,毕竟刚烧了人一栋楼,哪怕是给对方解决了个潜在的祸害,但从事情上来说,毕竟不能这么去计较。

  “算了,就当是把那栋木楼烧了的赔偿。”

  杨禅看着一旁的仿佛自诩是管家的看门老人,满脸愁苦,说着那木楼曾经花了多少多少银子,也懒得去计较对方可能是在套路他。

  反正他在剧情世界里,除了完成系统要求的目标,铲除一些鬼魅魍魉,也是赚积分的事,还能借此积攒起面对各种怪异的经验。

  换做无限流来说,他这就算是触发了支线任务,有奖励不完成才是傻。

  而且,杨禅隐隐感觉到,从他进入任务世界开始,所遇到的种种诡异事情,恐怕和最后的任务目标“朱员外”,恐怕脱不了干系。

  “还请陈檀越与小僧细细分说。”杨禅舒展开了眉头,伸手请陈良吉将向他求助的事情说个清楚。

  陈良吉见杨禅有相助的想法,当即大喜过望,将事情的原委一一分说了。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陈良吉膝下有一女,唤做陈枝,年方十八,花样年华。今晚烧了的木楼,原本就是陈枝住的,后来陈枝总说楼中有异,换了住处,然后才让给了家丁,跟着闹出了怪事。

  事情就是陈良吉之女,陈枝一次外出不知如何被一个叫做虞定国的秀才看见,说了几句话。

  之后这个虞定国似乎大厅到了陈枝的家门,几次三番来到了陈家拜访,家中有人认出了虞定国,确认了对方是住在县里的虞秀才。

  陈良吉见虞定国颇有风采,在广安县算是有些名声,家世也算不错。

  虽说如今正值乱世,读书人的地位不比前朝,但对于陈家这等差不多算是地方上的小土豪来说,已经是有些高攀的意思在了。

  那虞定国来得次数多了,每次又都带了礼物,陈良吉看得越发顺眼,再加上问明了自家女儿的心意,自是更加不会阻挠,反而乐见其成,与那虞定国约定了一个月后迎娶他女儿陈枝。

  算算时间,如今一个月已到,这个迎娶之日,就在明天。

  “这是一桩喜事,不知陈檀越有何为难?”杨禅听到这里,心中满是疑惑。

  他不知此方世界活着说,这广平县的风俗,但看着虞定国可以私会陈枝,想来民间风气并不禁绝这些。

  两人算是郎情妾意,从陈良吉的口中,也听得出什么三媒六聘之类的这些,都不甚在意,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有求到他头上。

  陈良吉见杨禅不解,急忙站起身,站在前面引路道:“还请法师与我来。”

  当下几人离开了客堂大厅,兜兜转转转了一圈,杨禅估计大概是来到了陈家庄西面的一处偏僻宅院。

  宅院外有家丁把守,约莫是方才的动静,将屋中的人惊醒了,里面的一间房屋还有灯火点着。

  在一名家丁的带领下,陈良吉带着杨禅进入到了这间点着灯火的屋中。

  “陈庄主,府上发生了何事?”

  几人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看着文弱白皙的青年迎了上来,面色略有焦急。

  “小事。”陈良吉冲着那年轻人微微颔首,又指了指旁边的杨禅,“这位是圆通法师,方才是法师将我家东楼作怪的妖物除了去。”

  “见过圆通法师。”那文弱青年听到陈良吉这么说,登时上前冲着杨禅作揖行礼。

  杨禅笑着点点头,“见过施主。”

  说完,又转头望向旁边的陈良吉,不知对方为何要带他来见这个文弱青年。

  “法师可是疑惑我为何带你来此?”

  陈良吉似看出了杨禅眼中的疑惑,幽幽叹了一声,指着文弱青年道,“他便是虞定国。”

  “嗯?”

  杨禅愣了下,一时脑子有些没转过来。

  这不刚说明天这个虞定国成了你女婿,明天来你家迎娶你女儿,怎么这个时候又在这里。

  忽然,杨禅像是联想到了什么,端详了面前的文弱青年一眼,又再度望向陈良吉,“陈檀越是说,明日来的……”

  “不错。”

  陈良吉点点头,脸上的愁容更甚,“明日来的并非是秀才虞定国,而是一妖物。”

  文弱青年又上前冲杨禅道:“圆通法师,小生半年前离开广安县访友,因道路不靖,友人一直挽留,直到五天前才返回广安县。此前从未见过陈庄主的千金,更谈不上说婚嫁之事。”

  陈良吉跟着说道:“当日虞秀才和法师一般,错过了宿头,来到我家投宿。我见着之后最初还当是虞秀才思念我枝儿,不顾礼仪前来我府上。

  可攀谈后才发现我二人所说种种,根本对不上。细问后才知虞秀才半年前便已离了广安县。之后我又不死心,将虞秀才强留在此,然后令人去县中的虞秀才家里打听,皆言虞秀才离开广安县已有半年。”

  杨禅已经听出了这是有人在冒充虞秀才,问道:“两人长得一模一样?”

  “正是。”陈良吉点点头,“不然当日我也不会与虞秀才分说许久,闹出了好大一番争执。”

  虞定国面露无奈:“小生三代单传,父母早已故去,也从无兄弟姊妹,在广安县也未曾听说有与我长得相像之人。”

  陈良吉又叹了口气,说道:“这还不算,就在我将虞秀才留在府中后第二日,那个……那个‘虞秀才’还带了两个随从来我府上送聘礼,我本想等其进入府中后让人将其拿下,可那‘虞秀才’却推说又事,说自家兄长有召,要去帮忙。还说他兄长近些时日也要娶妻云云。”

  说到这里,陈良吉顿了顿,面色似有些恐惧,“我又差人尾随其后,可几个家丁都说,那‘虞定国’和所带的两个随从离开不久,突然进入一处山坳,不见了踪影。我到了此时,方是万分确定,此前那来我府上之人,不是虞秀才,而是妖鬼之流。若是我家女儿嫁了过去,往后不知……”

  说到最后,陈良吉已经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原来如此。”

  杨禅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也深感这事的离奇,不愧是有妖魔邪祟出没的世界。

  望着陈良吉和虞定国期盼的目光,当即笑着轻轻颔首:“此事小僧应了,明日便在府上看看那假‘虞定国’到底什么来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