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书生(二)

物理超度最为致命 丧尸舞 2486 2020.07.24 19:18

  “六当家,您老怎么过来了?”

  “唉哟,六当家,听说您这次砍死了四个,有个直接被您一刀削了半个脑袋。”

  两个听着就充满了谄媚的声音在地牢外响起。

  “哈哈哈,老子刀法大进,杀人如杀鸡。”

  一个粗豪的声音大笑着说道,“你们两兄弟辛苦了,不要留在这继续看着,先去大厅喝碗酒。哈哈,老子方才喝了一碗虎骨酒,这火气上来了,正要消消火。”

  “六当家可是要尝尝鲜?”

  “这些女子往日不是要送至大当家那边去的?”

  那两个谄媚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听口吻却有些像是阻拦。

  “你这两个狗才,对我大哥倒是忠义。”

  粗豪的声音嗤笑了起来,“寨子里的规矩,老子难道会不知?如今大哥大婚在即,嘿嘿,竟然开始修身养性,这会老子不趁着其他当家的在喝酒,回头可不就挑剩下了?”

  说话间,砰地一声,地牢外的大门被推开。

  一个宛如熊罴般的壮汉,摇晃着身体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壮汉光着上身,胸前一卷黑心毛,肌肉壮硕,在不甚明亮的油灯照射下,虬髯满布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醉意。

  虬髯壮汉目光扫过监牢,一下就定格在了那间关押了几个女子的牢房,醉醺醺的脸上登时挂起了淫笑,伸手朝跟着进门的两个喽啰招了招手,“来,去把门打开。”

  那两个喽啰里,顿时一个激灵些的就蹿了出来,几步走到牢房前,掏出钥匙,将门上的铁锁打开。又回身望向有些醉意的壮汉,问道:“六当家,要不要小的给你……”

  “不必!”

  虬髯壮汉不等喽啰把话说完,摆了摆手,“老子喜欢亲自动手,这才有乐趣。”

  牢房内,关押着的五六名女子,此刻已经发出了惊恐的低呼声,一个个仿佛鹌鹑似的缩到了墙角。

  虬髯壮汉踱着步子到了牢房前,伸手打开了牢门,目光随意一瞥,一眼就看到了先前那位气质温婉的美女子。

  相比起牢房里其他看着像是丫鬟侍女,这气质温婉,即便缩着身体看着身段也要窈窕许多的女子,着实吸引人的注意力。

  虬髯壮汉站在牢房前,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角,昏黄的油灯在壮汉的身后噼啪燃烧,映衬得虬髯壮汉魁梧强壮的身体,越发给人以一种强烈到了极点的压迫感。

  “嘿嘿嘿……”

  虬髯壮汉肩膀靠在牢门前,伸手摸了摸胡子,仿佛似从喉咙里发出了一阵怪笑,几乎没有多说废话,走进牢房内伸手就朝着那温婉的女子抓了过去。

  “娘亲!”小女孩惊慌地叫了起来。

  蜷缩在后方的其他女子,跟着也是瑟瑟发抖,低声呜咽。

  温婉女子将怀中的小女孩朝旁边一推,整个人登时虬髯壮汉一把抓住胳膊,从地上拖了起来,她的脸色煞白,却紧紧咬着嘴唇,只是宛如秋水的双眸不自觉地就望向了对面的牢房。

  “唉——”

  正在这时,隔壁牢房内一声长叹突然响起。

  牢房内的虬髯壮汉和站在牢房外的两个喽啰,都被这声长叹吸引了注意力。

  就见盘膝坐在隔壁牢房的那名青年书生,慢悠悠地站起身,指着虬髯壮汉道:“放开那个女孩,让我……咳咳咳……让我想想……”

  被虬髯壮汉拉扯住,挣脱不得的温婉女子,听到这句话,双眸陡然亮起,似露出了希冀之色,可随即又暗淡了下去。

  “嗯?”

  正要施暴的虬髯壮汉,却是一下停住了手,神色诧异地朝旁边的牢房看了一眼。等看清了青年书生的模样,虬髯壮汉突然将手中的温婉女子扔开,略显迷蒙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哈哈哈……竟然还有个细皮嫩肉的书生。”

  虬髯壮汉目光在青年书生身上扫视,脸上挂起邪笑,竟是走出了牢门,朝着书生所在的牢房走了过去。

  “尼玛,你这是什么眼神!”

  青年书生见那虬髯壮汉放开了那个温婉女子,忽然目光投向了他,那炽热得仿佛火焰一般的光芒,登时让他菊花一紧。

  “我这是把自己给拖下水了!”

  “快开门!”虬髯壮汉已经不耐烦地朝跟着的那两个喽啰吼道。

  其中一个喽啰赶紧上前,掏出钥匙就要去打开牢门。

  那虬髯壮汉却嫌他动作太慢,一把将钥匙夺了过去,三五下的将书生所在的牢房门打开,“哈哈哈……老子不和他们抢女人了,就要这个书生……”

  然而就在这时,嗖地一声破空声响起。

  邪笑着正要走进牢房的虬髯壮汉,脚步飞退,猛然一个侧身,似乎在避让着什么,双目望着牢房之内的书生,露出了无比惊骇的表情。

  嗖嗖嗖——

  突然又是几声破空声响起。

  “啊啊”两声惨嚎,两个站在牢门不远的喽啰捂着喉咙倒了下去,殷红的鲜血洒了一地。

  而虬髯壮汉看似庞大的身躯,却灵巧无比,在那破空声响起后,连连闪躲,脚步连踩在地牢的墙壁上,朝着地牢门外冲去。

  “呵,竟然还是个武功高手。”

  青年不慌不忙地从打开了的牢门里走了出来,手指在身前轻轻一转,登时破空之声再起。

  眼见已经要冲到地牢大门的虬髯壮汉,突然脚下一个趔趄,嘭地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只见他双脚膝盖处,各有一枚铜板嵌入到了骨头里。

  跟着又是嗖嗖几声破空声,虬髯壮汉挣扎着挥手似想要阻挡,然后那飞射而来的铜钱似乎会拐弯似的,先后刺入到他的手腕脚踝处,彻底让他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暗器?法术?”

  虬髯壮汉跌在地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回头望着从油灯下方一步步走过来的青年书生,额头冒汗,眼中泛起惧意。

  “你……你,你到底是谁?”

  他着实没有想到,在自家地牢之中关押着的这么一个书生,竟然有如此凌厉的暗器手法。

  可惜,虬髯壮汉手中无兵刃在手,加之地牢狭小,根本躲避不得。

  至于说书生的来历,他也不知,他在这山寨只坐了第六把交椅,平日里打家劫舍、劫掠客商不知多少,谁耐烦去理会那些。

  可偏偏今夜就栽在了这里。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

  清朗的声音在地牢里响起。

  青年书生背负双手,慢悠悠踱着步子,走到了虬髯壮汉不远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口中继续吟唱着装逼至极的出场诗:“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哎……”

  青年书生诗尚未念完,突然猛地一惊。

  就见躺在躺在地上的虬髯壮汉,猛然暴起,宛如濒死的野兽,身体呈现一种怪异的姿态,咆哮着朝青年书生扑了过去。

  这一下的动作之快,青年书生几乎没看清虬髯壮汉,在手脚被他重伤之下,是用什么手段暴起的。

  对方的双脚膝盖都被他用铜板射穿,击碎了骨头,可在这一瞬间,依旧还有拼死之能。

  噗!

  一声硬物入肉的声音响起。

  而朝他扑来的虬髯壮汉,在他身前差不多一米左右的距离顿住。

  虬髯壮汉的左眼出现了一个血窟窿,一枚铜板在脑后露出了半个圆角,仆倒在地。

  “这实力有点强啊!”

  青年书生轻轻吐了口气,心中涌起一阵装逼不成差点被打脸的后怕,望着倒在地上壮汉尸身,他定定站了一下,若有所思,“难怪这次的任务是多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