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幕时钟塔之镇(13) 麦琪(一)番外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065 2019.07.09 23:43

  他是一名普通的无颜者,编号48353。尤利乌斯的堂弟。

  在不可思议的世界中,同时存在着许许多多以‘时间轴’为划分单位的国家,在每个国家之中,占据统率地位的只有被称为‘执役者’的寥寥12人,他们代表时针,而其他社会层级则由数量极其庞大的无颜者居民组成,他们则是分针与秒针。

  和表哥不同,48353只是其中千篇一律的一枚小人物罢了。

  他做着平凡的文书工作,穿着标准化的西装,性格温和,他和他周围的许多其他人一样,总是固定去的几个地方所组成的生活流水线当中,如果你要适应这样的生活,喜怒哀乐也一定不是很鲜明的。

  当然,即使在淡水似的生活中,也有着为数不多的起伏。

  就比如说,最初的爱情。

  某一个下午,48353正在一个甜品店的餐桌内假装专注的读报,一边单手慢条斯理的将鸡蛋顶端敲了一个洞,用小勺子挖着把里面吃掉,因为壳体还算完整,报纸上也便是干干净净——他穿着灰褐色衬衫的袖管,这是时钟塔的常见色调。而钻石城穿偏向黄色的衣服,帽子屋灰色,火车站灰蓝——每个无颜者居民都会很清楚这一点。

  “您好?我们有其他的甜点,像是黑森林,提拉米苏,芝士,布朗尼,沙架....””

  因为他的座位靠近主结账台,蛋糕店的最漂亮的女职员麦琪像往常那样走了过来。

  “不用了,谢谢。我很少吃甜点,主要是个你们这边的咖啡还真做的不错。恩,可不是专门为了您来的。”

  由于性格羞怯,48353将圆弧的杯把握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低头注视着剪得又平又圆的手指甲。

  “好吧,可是,我不会随便同意任何一个人的约会的女生呢。唔.....您是在读本镇最新的灾难简报吗?我父亲经常会看,每个无颜者居民都在读,其他领地的也有它们各自的版本。不过,不妨碍我不喜欢它。”

  麦琪从容的笑着,不像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职员,她的笑容很有温度。一阵摇铃提醒后,她又到邻近的几个餐桌给顾客点了餐,再折返的时候,便以一副骄傲的架势半俯身取回48353面前喝完的咖啡杯,

  “您也知道,‘已死亡’的身份是不可以撤销的,那些四肢健全,能够呼吸,保有思想的旧有居民,最后就只能看着本属于自己的一切被一样样的夺走,然后等待着被挖出心脏。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没有犯罪,有些仅仅是从两地交战的站场上跑出来的逃兵,没有及时回家;有的被困在倒塌的建筑物中,一直苦苦的等待救援;甚至有的只是身患疾病,医院因为人员过满而没有及时登记罢了。”

  “您的想法真特别。”

  48353在座位上挪了一下身体,以缓解自己的拘谨,

  “怎么说,我的堂兄...虽然他不太会招人喜欢。但他设法让我知道,普通居民是没有权利对这一切提出疑问的。”

  “那他一定很固执,你也没有过很想保护的人。”

  “我倒希望自己能有这样的能力....。”

  “是么。”

  麦琪盯着他的眼睛,一下子离他很近,他能看到她撩了一下内扣的微卷发,她全身唯一的饰品——左耳耳垂上的珍珠,就像一滴轻轻一碰便会破碎的水珠般闪闪发亮,

  “不管怎么说,先生你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能和您说一说这些事情很开心。”

  “是的,是的....是的。我也,非常开心。”

  在那之后,48353经常会在上班的路上专门等候,他遇见麦琪,而她工作的糕点店和他所在的文职办公楼仅隔一条街,那时她咬着一片面包,还没来得及穿制度,将白衬衫的袖子卷到胳膊肘,手伸到头顶上方遮挡正午的阳光,那一抹掩藏于浓雾背后的微笑就像燃烧的火柴那样闪着白光,惹得街上的路人连连驻足。

  有些时候,他们也会在附近的林荫道并排行走。

  对48353来说,那从树冠漏下的阳光,就如麦琪一般,同是一段如梦的短暂时光。

  后来,他的女友不幸因一场车祸,被列入了死亡者名单,接替她的第三十七任‘店主女儿’编号85349匆忙上任,85349刚刚出生没过多久,婴儿般对周围的事物都充满好奇,但毕竟体态和身形已经完全是二十岁少女,于是在短暂的学习之后,她依旧与过去的那个麦琪如同一辙,除了发色和体态有着稍微的出入外,开朗、热情,她习承了她爱好交友的习惯,是一位迷人的女孩,甚至做得更好。

  但她毕竟不是麦琪。

   48353请了很长时间的事假,披上衣服,离开了那家店,外面正夜色晴朗,却没有月亮,只有满天繁星。他穿过了长长的小路,荆棘和露水划破了他的裤脚,最后,来到来森林的小山坡顶——这里是他日常活动的最大范围。

  他来到了时钟塔,当时,钟表匠尤利乌斯正在工作室中俯案作业,双手在核桃般大小的零件堆里,将零件一一拆解开来,得到更加基础的零件分类摆放,然后将这些零件重新组装,从一个中分离,又与另外的相结合,进而再度成为一个整体。

  “我的‘助手’在塔底看见你了,每天被送到这里的死者很多,奉劝你还是放弃吧。”

  “那大概能你也听说过这件事情.....是的,我忘不掉她。”48353踱步走了进来,就像想要摆脱眼前的困境一般,将藏到衣袋的手枪拿出来,但最终,还是颤抖跪在地上,眼中盛满泪水。

  “我想最后看一眼。哪怕是最后的告别也好...因为,我做不到像其他人那样。”

  “那就去吧。”

  尤利乌斯皱着眉头,他柔顺的长发塞在后颈,甚至都没有站起来,似乎他生命的全部就是为了赶紧工作,

  “其他的我帮不上忙。”

  “谢谢,表哥。这就够了。”

  48353鞠了一躬,便上了天台,上面有一扇暗门,后面是接近垂直的极长石梯,往下全然由厚约十米的石头组成外壁。这个空间就像一个没有连肠子的胃袋,因此,沿着石梯丢下的重物,是很难再拖上来的。

  麦琪并没有死,她在失去身份后被转运在这里。

  “千万....还来得及,没变得太坏。”

  48353走了进去,牙齿开始打颤,许多居民用尽一生,只是为了将恐惧埋藏在内心。那感觉就好像,无论你走在何地,总会觉得背后铁栅栏里似乎有什么东海县,疯狂而徒劳的用黑色的手伸勾着外面,试图搬开铁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