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幕瞳孔中的下雨天(4) 莫德家的撒拉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3551 2019.04.04 13:08

  “但是撒拉。苏以前可是你的小跑腿呢。她失踪前总是精神那么差,你也是知道原因的吧,那为什么没有去及时询问,然后阻止事情发生呢。”

  我用呆滞的神情仰望着天顶,那里挂着一个粘满蛛网和灰尘的水滴形吊灯,就像在观看一条因全身浮肿而被渔网悬挂在半空中的鱼,

  “还有,我知道一些令人难过的事实。最近几周,你们家最后几片略有收入的葡萄庄园又被农场主合资买下了,考虑到家里还有一个痴呆的妹妹,这样做也是没办法吧。”

  “温莎?你疯了吗,突然间在说什么!!”

  撒拉推开身边的盘子,越过桌子揪住我的衣领。她身上灯芯绒散发出一股陈旧的种子的气息,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在猜想一个可能性。连基本的入学也是得接受学校的恩惠的你,虽然是和我一样的阶级,但情况完全不一样呢。”

  像是故意让她记住,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成为了高年级,被富有的商贾家庭来的转校生——苏·加比热烈的崇拜着的撒拉·莫德,这感觉就像低微阶级的变相嘲笑,你有时候,会不会觉得她还是消失掉比较好....这么做容易,你可以把她随便约到哪个地方。她会上钩的,她总是愿意为你做各种事。”

  “住嘴,你这个满脸火山坑的独眼龙....!”

  我们扭打在一起。她的缎带被扯落,没有装饰的头发头巾一样披垂下来,好像葡萄的卷须,曲成涡轮,和我的手腕缠绕在一起。

  “我只是说自己的推测而已。你有你的。警察也有警察的。为什么要有这么大的反应呢?”

  我平静的说道,注视着她因疼痛而水汪汪的眼睛,她的抓扯让我的手臂渗出血来,但我扯到了她的头发。

  “我没有!没错,我的确不喜欢她!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当时我在..在...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天呐。这是什么景象,大家都看到了吗。尊贵的两个姓氏的女儿,就像两只互啄的呆鹅,彼此抓着对方的头发,从餐厅的一边,揪着打到另外一边!”

  米兰围绕着我们,其他女生们也跟着她大笑。既不劝架,也不扶起我和撒拉中的任何一人。

  米兰是个娇小、古灵精怪的女孩,非常、非常的爱打报告。由于性格使然,她的阿谀奉承总是让老师们受用,但是在同龄人之中却因此屡屡碰钉子。米兰的祖父年轻时也不过是斯托克纽文顿一个富裕的布商,可到去世前竟变成了一个腰缠万贯的布商——而且还不止于此,他搬到伦敦市中心做生意,在西区建立了最大的商店之一,除布匹之外,又开辟了好几个其他营业部。

  其实在维尔巴特学校,女学生们已经很少来自于纯贵族阶级了。还能应对经济情况的同阶级人,早已选择其他学校。而富商们则比较乐意自己的孩子过来占上抢一个名额,或者仅视为一个中途休息的中转站,只要找到机会,就会转学送到更好的学校。

  “你们这些不懂得维护学校名誉的平民。给我滚出去。就凭我们家族远在学校创建之时还是其中的资助人!”

  撒拉放开了我,对周围嗤笑的女生大声说到,脸红得厉害。

  “的确,我们的贵族小姐。如果斯尔坦还保存五十年以前的辉煌的话,消息一定会被压住,而且由皇室直接接管吧,还会动用市长亲自请来的私家侦探和警队呢。”

  不停的有人捧场,女生们更加笑得前仰后合。

  有交谈的声音——

  好几个大人。

  “他们来了。”

  站在门口“放哨”的女生跑进来大叫到。

  “你们快继续打吧。在这个时候,高小姐看到可是会更喜欢我的.....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待人傲慢的小姐,连直呼其名都会发怒。”

  米兰小声自语着,但还是立马离开了我们。撒拉和我以最快速度起身。

  这时警官、高特小姐,还有之前走出门的全部女老师和几个学监都走了进来,年轻的学监们将老师的斗篷放在椅子背上,又去检查不够旺盛的炉火。从餐厅的另一个门又进来几个身着西装的先生,警察跟他们一一握手,他们都是些做笔录的人。

  如果仔细向外看的话,会看到门外手持滑膛枪的一队士兵。照这个情况来看,从明天开始,得力的侦探也就会被派遣过来吧。

  女孩们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由于每一把餐椅的两脚螺钉都被锁死在地面上,椅子之间的间隔很小,又离桌子很近,很多人在起身的时候腿部椅子别住,有些人维持着半站不站的样子,更多的则勉强从椅子挣扎而出,坐着东倒西歪的屈膝礼。

  看到餐厅如此‘惨状’,尤其是之前我和撒拉打斗时候撞落下来,现在散落一地的盘子和叉子。高特小姐的脸色抽搐着,配上头上竖着的有点炸开的一簇羽毛,张着一张嘴,仿佛想要吃小虫一样。

  “对于在我们学校发生的那起不幸的事件,我们学校将会协助警察调查。”

  花了很长时间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高特小姐说道,日常冷冰冰的官方语总是让每一个女生听着都浑身不快。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警报器一样,用一只手掌抚摸着一个断裂的很长很圆的指甲,

  “所有一二高年级的女生请站成一排,曾经和苏·加比上过同一类型课的女生再分成小组,排队接受询问。”

  “你们的回答会以对话形式整理成对话,其他先结束的学生们请在三米以外的地方等候,我是这次案件的负责人威弗列德警官。”高特身边的男人说道,他人到中年,但精明、强练,

  “孩子们,你们回答问题要简短,如果想到什么和你们生前朋友的记忆。一定要和我们平时教导的一样,得到准许后,尽可能详尽的陈述事实。”

  米兰勤于打小报告的天性有发作了,她红肿着眼睛一路小跑到助教修辞学教师麦莉小姐身边,使劲说了些什么。随后又绕到高特后面,好像躲进伸开羽毛的小乌鸦。

  “小贱人..”撒拉小声骂到,瞪了米兰一眼。

  缓慢的两个钟头过去了。

  程序在一眼一板的进行着。女生们被反复问着琐碎的事实,又在同伴的笔记旁边做签字证明。长期与外界隔绝的环境,让女学生们学会了服从。然而,虽然也有老师们在维持秩序,随着时间的拉长,这种像是在被质控,而不是在协助破案的焦躁情绪还是逐渐在学生中蔓延开来。

  “所以,回答我的问题。到底为什么你们不能挑出嫌疑最大的作案地点,却在这里浪费时间?”

  撒拉甩了甩浓密蜷曲的头发,用她蔚蓝色的眼睛盯着前面的一个尚在实习期的年轻警察。她双手叉腰,挺直身子,指尖微微发抖。

  “小姐....我们需要搜集一些资料,以排查掉无用信息。学校废弃楼层不止一处,全面搜索的话会是一个极大的工程。这里的大部分正式警官已经动身前往最近距离具有犯案可能性的乡村了。目前真正可以调三四个人手。”

  “三四个足够了,因为作案现场很容易被确定。”

  撒拉无所畏惧的说道。从得知凶杀案的时候开始,她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我和她殴打时候带着的身上红痕,好像反而让她鼓足勇气了,

  “我现在就能告诉你们,外面的情况我还不知道。不过,如果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校园内的话,凶手一定会选择一个很小的密室,而且是能承载很高温度的地方。这样可以掩盖血迹,不是么,尸体是烧焦的,他根本不可能在野外放火,那或许就是某个贮藏室了。苏·加比在那里被杀。因为很容易因为磕碰而遭到破坏的,尸体不会是被搬运而来的,而是连接着底下某个建筑的洞穴,随着暗河流淌出来。你们能拿出来修建的地图么,筛选出符合条件的建筑就行了。”

  “先生,您照着做就好了。撒拉可是我们高年级班上最聪明的学生.....虽然现在什么都没买不起。她祖母的祖母可有着在大英博物馆任职副馆长呢。”

  后面响起了一串哄笑。

  “那我们会仔细考虑的。”令人意外的,年轻的警察搓着手,第一回将头从笔记推抬了起来,“总调查警官也有类似的想法,已经在隔壁蜡烛照亮的房间中独自思考了许多个小时了。”

  撒拉傲慢的看着我,用得胜的眼光看了我一眼,仿佛我的粗糙的脸颊,以及我之前就像下等人一样的被罚做清扫都的事实也使她欢天喜地。而从现在开始,她要等待着我的认输,

  “温莎,你觉得呢。”

  莫德家的血统出过不少疯子,但也诞生过无数的数学和天文分析天才。

  “是的,我也相信你。”我幽默的回应道。

  “哦,你的赞同真让我意外。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请你以后不要碰我。”撒拉用眼神这么说道,轻视地把头对我高高抬起,眼神中充满愤怒。

  “您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好警察。”我转过身,对实习警官说道。

  “请叫我依夫。”

  “好名字。依夫先生,是‘法律的守护神。可以告诉我你们的调查结果怎么样呢。”

  “好吧....初步排除轻生,应该是被劫持,然后被胁迫自杀,凶手用焚烧的方式使得尸体难以辨认,但基于某种心理刻意将它放到学校的。”

  他说道,笔头十分忙碌,没有抬头看我。只从外貌上看的话,或许连贝尔都比他稍成熟一些。

  “哦,是么。谢谢你,先生。”

  我简短的回答了询问。从等待的队列退了出来,便左右转头查看了一下餐厅内部。现在已经有低年级的几个女生端着盘子从正厅的大门,给每一个座位沏好茶。

  高特小姐呢,她正像一只撕破喉咙的母鸡那样满餐厅的绕来绕去。她正因为一两个触犯了礼仪的低年级女学生而大为光火,尖尖的鹰钩鼻看上去更像某种禽类了。

  看来,因为调查的原因。高年级的原本下午三点的茶点时间被提前。之后所有人都会被要求回到该去的地方,完成今天剩下的课程。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高特小姐团团转的可笑样子,总是莫名能让心情稍稍变好。

  “真是愚蠢,你们郊区警察的办事效率真是低下,而且总是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一样。那些好吃懒做的流浪汉每天无数次地在我们学校外面徘徊,好像我们建筑的这些碎砖烂瓦就是他们的家……然后,或许就是他们之间的某一个人。造成了这场惨剧。”

  撒拉是我们小组的最后一个,她终于签好了字,因为心情过于激动,还差点和一个端举着茶盘的学妹迎面相撞。

  “哦,天。终于暂时结束了....”

  “说实话。他问了我那么多,但是我都基本不认识苏·加比这个人...让他们见鬼去吧。”

  餐厅又逐渐嘈杂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