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幕时钟塔之镇(1) 少年骑士艾斯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691 2019.05.13 23:10

  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未曾迷惘

  前后层叠交错无尽长廊,左右嵌套增加矩形锐框

  不会轻易被引诱控制手脚,也很难接受迷惑来回摆晃

  只是倒影的模仿,所正行走不过单一的隧道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真实的道路不知何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自己也竟成为了镜中的虚像。

  ............

  ...........

  少年艾斯最近遇到了许多倒霉的事情,但是,他依旧遵循着自己的信条——无论遇到了什么困难,即便是独自一人,也一定要展现出那一以贯之的爽朗笑容。

  “艾斯阁下,请您马上回来!陛下和宰相先生会生气的!”

  “哈哈。怎么可能,骑士有骑士的忠诚,就算和女王陛下的十三名卫士搏斗也没有什么是可耻的。我完成了自己的人任务。之后去哪里凭什么要受到约束嘛!”

  “回来啊艾斯先生!”

  “女王会把我们冰冻后再挨个敲碎的!”

  “那又谁叫你们自己躲不开呢。嘛,我真讨厌砖石城领地的氛围,训练呀、礼仪呀,陪克雷斯塔出去玩倒挺有意思的,但只要在外人面前我就一定要叫她女王陛下,也太拘束啦。”

  艾斯哈哈笑着,用绳索从训练场邻接的哨岗上吊下。随后,他用臂膀发力,让绳索飘荡出一道弧线,将他甩落进最近的树林,在他穿叶和树木的时候,瞬间形成的空隙让阳光碎裂成银币大小,再汇聚成融化的金箔,流淌到更深的地方。

  “哇啊啊啊啊!”

  艾斯避开迎面的毛山榉,结果迎面一个比较高的山丘,幸好她不知道及时松开了绳子,为了减少缓冲,便刺猬一般的抱紧自己翻滚起来。

  “额,这个地形变化真是麻烦啊,刚刚差点就要擦到了,好险....还好藏在这里的靴子还没有消失,不然就只能光脚走路啦。”

  艾斯抖落掉全身的草沫,松开了刚刚为了爬下绳索而用的系脚皮带。他换上身着灰蓝相间的初级骑士兵服,将贴身护胸甲,腹部、腋下和肘部的铠甲都脱了下来,随便丢在一边。

  “强身健体,轻装上阵!”

  艾斯愉快的跳了跳,又略是沮丧的看了下自己别在身上的木剑。

  “也不知道我的剑什么时候能送过来呢....对于习武的人来说,这看上去也太不认真了。”

  之前他托人锻造的宽剑在上次决斗的时候折断了,大概是由于太急于进行淬火工序,连普通的长矛都折不断。

  “虽然我已经在大部分时间带不断练习了,如果一直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独当一面呢。”

  就像一只羽翼尚未丰满的小灰背隼,作为一个想要成为厉害骑士的,正值青春期,个子还没有长齐的少年。艾斯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好啦。振作起来,想一想这次出逃的目的。对了,要去看望一下养父,最近钻石城领地又要和帽子屋领地开战了,他的领地被夹在中间,肯定会遇到一些麻烦吧。”

  森林因腐烂蕨类的覆盖而阴黑,还有狐狸窜动的声音。艾斯踩住蜿蜒橡树枝干的一侧,震落的好几只橡实砸在艾斯的头上,硬如镀铬。

  “好痛...。拜托你不要啄我的脑袋。你们这些鸟真怪。我不就是经常偷两颗蛋么,为什么你们这么不喜欢我。”

  艾斯挥舞着木剑,满意地看到好几只鸟的翅膀被打折在地,他开心的将它们捡起来,简单拔掉些羽毛,就塞进随身携带的大号背包里。

  “我的晚餐有咯。哈哈,旅行就是这样,充满惊喜是不是。在你喜欢上它之前,它也富有充满激情和冒险的色调嘛。”

  接骨木垂下柔软的枝条,蜘蛛网在光照下闪着亮光,隆起的草地旁小溪潺潺地歌唱。食虫莺“嘎嘎”叫着,燕雀用那副被威士忌弄坏般的嗓子,粗声粗气地模仿着艾斯身边的人经常会对他说的话。

  “艾斯,你什么时候能变强一些呢。”

  “你的格斗技巧,还有剑术真是糟糕透了。”

  “为什么你没有认真的做一个城堡的训练师呢。你旷工多久了。”

  艾斯时不时停下来,绕圈,侧着头对这些具有威胁性、但时而帮他果腹,时而给他提供材料工具的小生物们打招呼。阳光照进他的茶色的眼睛中,又像什么都没有映照出来一样。

  它们并不能让他的心情变好。也没有变得更坏。

  “没办法,谁叫我是个乐天派嘛。”

  缓缓环顾四周,被对比强烈的颜色晃得眼痛。艾斯不太清楚,在时钟塔和钻石城相隔的地带是不是真的多出了一片森林,或者说,他又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了。自从“搬家”到琉璃国后,他在森林里迷路的概率就似乎开始上提,或者说,是大大飞升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斯来到了“门之森林”。

  所谓门之森林,顾名思义。就是那种会让你迷路在许多门之间的那种森林,或者很多只有门的树长在这里。

  艾斯走过这片奇怪的森林,目即之处全是各式各样的门,有些门就像头宽腰窄,或者是腰宽头窄的梨子,歪斜到难以形容的程度。一堆数字的集合,门环被塑造成任何能想得到的几何图形,在艾斯看来就像在吃饭时考虑将肉切成菱形还是等边三角一样荒唐。不同于铝合金和实心木,有些门的材质很奇特,那是在碳酸钙上嵌进些贝类化石、外壳的白土粉末一动就会簌簌扑落。它们数目庞杂,埋伏在每一个树桩、每一个土丘后面,这可真的是“遍地都有”,有时艾斯还真会遇到“躺”在地上的家伙————两个相连的平面从两个不同的方向聚集热量,暴露在阳光下的部分就像一个稍差些的铁锅,就在上个白天的时间带,艾斯靠着它在上面煎熟了一个鸟蛋。

  “嘛...除了有很多很奇怪门之外,这里看起来和普通森林没什么区别来着。”

  白眉灶莺哨笛一样的鸣管和着潺源的韵律。

  “哪家的孩子,谁知道呢?”黑白森莺的口齿含混不清的唱着。

  艾斯被这些鸟类吸引着向前,走过奇奇怪怪的门。

  在不可思议之国之中,鸟类会说话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它们大部分都会说话,只是因为鸟类思维简单,它们经常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黑啄木鸟发出一阵不合时宜的癫狂笑声,这么无理的举动自然很快被其它的鸟类用鸣唱打断了,它们在树冠上下跳动,不停重复着着没有答案的话语。

  “我猜她是一个天使。”

  “不,我打赌她跟我家的雏儿一样漂亮。”

  “她长着墨蓝色的绒毛。”

  “可是她也有洁白的羽毛。”

  它们叽叽喳喳地讨论、毫无忌惮地上蹿下跳,直到艾斯从一个隐蔽的山坡跌下,他撞的苹果树干发出猛烈的震颤,又干又瘪果子扑簌簌地下落,所有的鸟儿像从热油上炸开的玉米粒般飞起,浓密树荫的缝隙,有无数双亮晶晶的警惕的眼睛。

  “好....痛...绊倒滚下来了啊。”

  艾斯咬着牙摇摇晃晃地爬起,胸前的铠甲碰得叮当作响。

  “时钟塔应该是这个方向吧,根本记不清,好像不太对劲啊...........”

  抓了抓头发,艾斯左看右望,突然,他埋在青草里的膝盖碰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那感觉就像是猫咪的身体。

  “唔?!”

  “唔哇、哇、哇?!........这是什么东西。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一个小女孩。

  她一动不动地睡着,獐耳细辛从落叶堆里挺立出来,小爪样的花萼把花茎压成一个精致的问号,青色的细茎发着悠悠的淡光,阴影落在她毛茸茸的眼睫上。

  绿盖在少年的背上轻轻地摇动,在斜直的逆光中,有片叶影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合时宜,它太过消瘦,又太过安静,当它最终消失在逆光的时候,就真的和飞蛾侧腹滑过鳞片的一抹银色无异。

  故事,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