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幕时钟塔之镇(6) 尤利乌斯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063 2019.06.02 16:15

  “但你对你的朋友做了过分的事,完全不像是绅士间的决斗,而是暴君的作风。还是说,在你所谓的原则和底线被触犯的时候,就必须由弱者付出代价?”

  小女孩就这么看着他,她过长的头发几乎盖住了半个眼睛,紫晶色的眼睛里满是冷漠。而艾斯保持着微笑,阳光照射在他的头上,把他那轮廓秀气而豪放的头部映成了金黄色。

  “恩,谢谢你的担心。但这些很正常,无颜者的性命本来就不值钱,你应该习惯这些的才是。现在,我们是不是要结束这个话题,去拜访一下尤利乌斯了。还是说你现在就要离开,一个人寻找回家的路呢?”

  “.....我会一个人走。我不信任你,也不觉得把你教导至今的监护人能帮我什么,我想他会臭名昭著,和你一样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人。”

  小女孩有些犹豫,她考虑着。因为眼前这个新认识的少年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满手鲜血的杀人犯,在她眼中的形象完全崩坏了——这些偏见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然而,她的眼前一黑,真正摔倒了下来。

  “看来你也不没有啥选择了。如果现在就晕倒在这里,我会很困扰的。无颜者竟然想要向执役者复仇,这本来就是丧失理智的事情了。如果把你留在这里,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我本来打算把你平安带到尤利乌斯那边来着。”

  “什...?”

  艾斯将她虽然并不是很重,也足够分量的身体抱了起来,小女孩费劲乏力的将头靠在艾斯的胸口上,她已经出了很多汗,但脸上干裂极了。

  “明明说话走路都已经很费力了,那还是乖乖休息吧,小朋友。晚安。”

  “....”

  “唔...我的背包也落在刚才打斗的地方了。不过,如果两样必不可少的东西只能拿一样的话,就先把它落在那里好了。”

  在习惯性的偏离了几回主路之后,艾斯总算来到了中心广场,他两三个石阶并成一步的登到上面。脚下的石板十分平整,被烤晒得火热,广场的占地面积之大,足可以容纳整整一个建筑群,它看上去就像一个被摘掉蛋黄的鸡蛋。

  站在广场上,你可以看到下面一些步履匆匆行人,统一的灰色着装说明他们是隐瞒身份,但来自不同领地的生意人。这在这个到处都进行着或明或暗、秘密的或公开的战争反复进行的国度里,进行跨领地的买卖可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抬起头看向艾斯,而他们的脸和詹姆和邦妮一样,也同样都是模糊不清的。

  “天呐。站在领主的广场上的,不就是新在钻石城任职的小骑士么?他竟然回到这个城镇来了!看上去真年轻,但人不可貌相,你知道他最近一直在在从事肮脏的密杀活动么。”

  “妈妈,我们为什么不能到那边玩,上面还站着一个大哥哥呢。”

  “噫!孩子,快回来,可不要和他说话!”

  艾斯站立在广场边缘发着呆,比起最后一次见到的,时钟塔的居民似乎更害怕了他几分。而几乎陷入无意识的小女孩小手紧抓着他的胸口,看上去就像爪子内扣,牢牢抓住树枝栖息的倦鸟。

  “‘臭名昭著的领主’么....真是奇怪。无论从城镇建设方面,还是人员管理问题来看,尤利乌斯都有很认真的处理,如果没有他,时钟塔之镇还会像现在这样平静么,但这些人倒从来没有一点点感激的意思。”

  艾斯咕哝着,转过身走向广场中央的钟塔。在那里,唯一一栋可以入内的巨型钟塔犹如只剩枝干的参天大树,艾斯推开沉重的橡木门,来到了内部,和以往一样,这里散发着一种过度洁净的,陈旧空间的味道。

  环绕着不断向上延伸的石阶楼梯,全部由灰白色实心石头垒砌,虽然每隔十几步就会有一个石窗,但由于它们所在的位置比较高,仍旧需要内侧被环绕的石壁上每隔几处所放置的火把增加亮度,艾斯沿着唯一的一条楼梯不断向上走,温暖的黄橘色的光将他跨步向前的影子照射得摇摇晃晃。

  直到在被传唤到城堡的那个时间带之前,艾斯还经常在这里做一些替换火把的杂活儿,但尤利乌斯依旧不允许他组装关于时钟的小零件,哪怕是碰一碰也不允许,这个性格孤僻的领主只是把自己关进工作间内,独自度过着古怪又孤寂的生活。那个时候,每次从附近的森林操练回来的艾斯,都会直接来到塔顶全开放式的天台——而不是待在这些闷闭的长廊台阶上,注视着黑暗的石拱顶不断滴落下来的数落水滴。

  “不会吧....我感觉自己又迷路了哎。真的只要一直往上走就看到了么,哈哈,那我也挺好笑的,明明在这里住过很久,但还是记不清楚路。”

  脚步声从厚重的墙壁那头反射回来,高大的拱顶和微微弯曲的墙壁好像一直没有尽头。艾斯的肚子饿得咕咕叫,然而通往尤利乌斯房间遥远无比,艾斯环绕着级级螺旋上升,犹如两列脊骨环绕,就像在石灰质包裹的海螺壳内行走,每一个粗钝的结节都紧跟着一圈更纤细的环带,但却永远也触不到壳顶。

  “恩.....理应在这一层吧,的这一层已经是楼梯的最末端了,再往上就是天台了。还是我记错了呢?”

  艾斯对着一面装满齿轮传送系统的墙面沉吟道,在他的面前,无数小巧精密的齿轮以不同速度转动着,彼此通过不同齿轮之间的啮合,将转动的速率轻微转换并传递给下一个。

  “?艾斯。”

  一扇门的把手拧开了,铰链嘎吱作响,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深蓝的长发,深蓝的眼睛像最清澈夜空的颜色,也像最深处海洋的色彩。一个脸庞坚毅,足以让人误认为父辈的男子探出头来,他穿着低调的褐色宽边大氅,上面几颗黄铜色纽扣。虽说穿着大体低调,但复古的表盘成为领结的一部分,耳环更是如此,就像微缩的表面那样被一条锁链悬挂在耳垂。

  

举报

作者感言

地鼠黑桑

地鼠黑桑

《血色童谣》爱书读者群qq:734119553 欢迎各种建议和分享~~~

2019-06-02 16: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