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幕山洞(5) 010号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3084 2019.03.24 20:48

  我维持着蜷缩在地上的姿势,呕吐起来。

  胃部针刺一样的疼.....房间的角落堆满了水桶和扫把,里面大概是没有清倒干净,持续散发出难闻的气息。

  (“我要永远待在这里了么?不,必须得逃出去,立刻、马上。想想该怎么办....”)

  “你好啊,你是刚从铁门那边过来吧,脖子上都没有烙印呢。初次见面,以后的生活...虽然也不能说算是生活了,总之还是多多坚持吧。”

  (“?”)

  声音从离我最近的板面上传来,我抬起头。

  一个看上去很像小老头的男孩子,沿着耳朵一圈的头发被剃掉了,发际线高到了头顶,身体被压住的一侧有很多皱皱巴巴的细纹。但他有着漆黑的、镜面一般的虹膜,非常好看。

  “天呐....你在待了多久了?”

  他和其他躺在面板上的孩子一样,穿着一层非常薄的没有扣子的钟形罩衫,领口处因为被撕裂而开得很大。在他左侧下巴的印着“010”的红肿数字。在这之下,还有已经结痂的“016”,“032”,越往下字号越大,颜色也越深,一直从脖子根下方,环绕在锁骨的两边,堆叠在肩膀附近,累成为烧焦的乌黑一片。

  这大概就是,他们所谓淘汰机制里的....排名吧。

  “是啊。很疼的。不过从好的方面看,如果他们满意你的表现,就会渐渐把你的标号提前,那么你就又战胜了一天。如果把今天计算成一天的话,我想想....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四年六个月零二十五天半了。”

  “你是怎么知道时间的?”我错愕的问到,“整个房间一只时钟都没有,你是怎么知道的。”

  来到这个实验机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水泥修建的房子看起来没有任何窗户。就连通风口也设计在顶部,走廊脚底的隔间“监狱”里看上去底部有积水,或许在雨天的时候那里会渗进来一些细雨,流到地面,但不知为什么从地面仰头看的时候,小的如同针孔,也完全不足以让光投射进来。

  “观察。”男孩友好的笑了一下,因为嘴唇开裂的缘故,显得相当难看,

  “当然咯,这栋房子里面昼夜开着灯,分辨时间起来很困难。不过,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房间,四周的栅栏再往外有一段延伸的空间,然后分别由四面墙阻挡,其中的一面墙相较于我们更近,因为在它背后有一个通向另一个房间的通道。也许是仪器室——有时候甚至有秒针的响动从那里传来。除此之外,在夕阳时分,会有椅子斜斜的阴影投射过来,那里的通风口最大,只是警卫很多。夜晚时候会有人过去巡逻,两次间隔大概是四小时。”

  “这是你,通过这些迹象,一秒钟一秒钟的数出来的吗。”

  “恩,当然了。别看我现在是这个样子,因为对数字很敏感,在这个鬼窟还是得到过不少优待呢。”

  “你还知道哪些东西?”

  “哦,比如....逃走?”

  我咬紧了下唇。

  “哈哈,我说中了,谁不想逃走呢,我吓到你了?瞧瞧我现在的样子,怎么可能去向憎恨的人去告密呢。安心。知道吗,被囚禁在这个研究院里,我已经多久没有和人说话了,大部分会孩子因为药的副作用昏昏欲睡,只会注意偶尔清醒时候的痛苦。另一部分则是变得疯狂。”

  男孩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摆出微微仰趟的姿势,就像被压抑的飓风之后,保有着一双沉静的双眼,

  “相反啦,我想,告诉你我知道的全部。在六个月前,在给我最后一个坚强的同伴送别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墙面中心是薄的,像是特意用水泥糊住的山洞,我把耳朵贴在上面,听到了浪涛声,那里大概是西偏角的地方,可惜当时没有带任何工具过去。那面墙就在一个堆放着很多空铁笼的房间,大概位于正对排列的两个废弃铁架下面。所以,如果你想前往那里,首先活下去。编号得比同一批来的所有人都靠前的时候,他们大概也会同时开始大批的处理尸体,需要一两个处于被监管之下的孩子作为补充人手,那时候,你就会有机会进去那个房间。而我能预感到,其中的那面墙就是唯一的出口。”

  “墙....被水泥封起的山洞.....”

  “是的。这个建筑史傍山修建。但其实只是入口的一部分,怎么说,这个制造厂...这个监狱的主体就是镶嵌进山体的。”

  我勾着背,抓着板面站了起来。比起被脚链绊倒的疼痛,脑袋胀痛的感觉总算减轻了,只是由于我的拖拽,一根拇指粗的橡胶管液体爆射开,直到仅剩空气,无力的垂落着。如果那个时候直接拔掉离自己最近的这个管道,然后全力丢过去,会发生什么呢?由于水压的作用,可能会暂时阻止罗夫的暴行。

  ...可是,得不偿失。

  那么做,大概立马会被锁定为第二个提前实验的对象,而永远丧失出逃的机会吧。

  “那个....我是艾莉丝,艾莉丝·拉薇尼雅,来自离伦敦的‘侧街’,又叫森特贫民区,离市中心最近也是最贫穷的地方。虽然很随便,这就算介绍了,一起努力逃走吧。”我双手握住010枯瘦的手。在我印象里,所有男孩之间都没什么区别,他们浅薄,恶趣味,喜欢尖叫,会对流浪猫狗做出非常残忍的事。但010号掌握着有用的情报,身上也没有这种感觉,应该说,是让人感觉非常温和.....还是别的什么,

  “所以,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不知道。

  “我来自爱尔兰。叫我010就行。我的脊柱有些受损,已经很难再站起来了,而且,按这个状况看的话,很可能撑不过一周了。”

  “情况或许没那么糟糕。”我检查起010被拘束的部分。和鲍勃时候的不同,绑住010号的拘束带皮革下面的金属钉拧的很紧。我四处转身,希望在某一个板底的金属箱上找到一个钳子,“你知道多少时间后,那些白褂子的人会过来吗。”

  “五分钟外吧,我们附属于罗夫的实验队,大概是遇见临时接替的情况,这已经是稍久一些的了。可是,即便我们走出这个房间,外面就是运送新实验儿童的通道,那里的戒严水平和我们隔壁房间的仪器室是一样的。”

  “但也和出口最近,不是么。他们几个人管一大群孩子,只要合理错开时间,再想办法翻越四周的铁栏的话....”我弄掉了一根拘束带上的小钉子,准备释放他的左脚,

  “至于出这个房间的钥匙...我们可以设法偷到呀,我们两个人可以把回来的医生敲晕吗。看,我现在要准备打开你戴的钢盔呢。”

  我用快速,不自然的语气说着。当然,我失算了。虽然把钳子张开最大,两边的尖端处完全埋进三片弧形接缝的金属片,当我打算像剥开鸡蛋壳那样用十个指头弄松头盔的时间,它却纹丝不动。感觉靠近太阳穴的地方都有很多小尖刺和颅骨钉在一起。

  “呀呀呀呀,疼死我了!小朋友,你会以为实验室的器材都是牛皮纸做的么!”

  010号皱着眉毛喊到。

  “对不起....”

  “你太天真了。”

  “闭嘴,难道怎么办!”

  我咬住了下嘴唇,忍住哭声。

  “没关系啦。能和你说一说话很高兴,让我回想起生活还是正常时候的样子。比如,交换一下我们的过去。你是怎么过来的呢?”

  “有什么好说的呢。爸爸回家了,我和妈妈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了,还有船员汤姆。然后我们来到了马车。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我替你感到抱歉,艾莉丝,虽然你会生气。但是,最后我能帮你的,就是这个建议——如果你逃走了,不要回家。去寻找另外的住处吧。”

  不行。

  事情肯定是被严重搞错了。妈妈如果知道这个罗夫医生魔鬼一样的本性,还有这个机构的真实面貌,一定会非常担心的。

  或者,至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当面问一问妈妈。

  她会说些什么呢。

  “谢谢你,010,你的建议我会记住的.....那个,换你了,说一下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来的吧。”

  我斟酌着语气,但还是红了脸。010号像是有种奇怪的力量,他的话非常真诚,让我有一种撒谎似的羞愧。

  “恩,怎么说,有人送给我的父亲一个包袱,里面的....一百四十五磅恰好能支付我们种土豆需要的租金和徭役,那时候我们的村庄被强盗袭击,英国皇室出尔反尔,我们的土地因为不足量的税金而面临土地没收的危险,但当父亲他们刚把土地赎回的时候,邻居圈地又使我们失去了它。最后,靠着剩余的钱,我的弟弟在家军队帮我谋得了一个职位,他用那个袋子的钱买下了装备,此外什么也没说,只想给我个惊喜。我们要搬走的前一天晚上,他把我叫了出来。‘给你,你,加尔。’他说。‘我只想让你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家伙。我和爸爸贿赂了不少钱,这次你一定会前往的后线,那里背靠粮食补给站,没有战乱危险。带着我们的期望,去你最想去的,能寻找真正的自由、与爱的地方吧’”

  010号的手捏紧,哆嗦起来,

  “原来是弟弟和爸爸已经说好的,他们都没有告诉我,那笔钱是怎么得到的。我情愿代替弟弟过来,虽然我那时已经快十岁了。”010号低声说。“我实在忍不住。他们以为最后那天去码头那里谈判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可是,我跟过去目睹了一切。弟弟看上去很坚强,可实际上听到这些恶魔的条件后,他哭了..

  所以,我宁肯让弟弟活下去。如果只牺牲一个人的话。”

  “怎么可能,它一直被描述成普通的工作呢,不限期雇佣的合同听上去还很正常。...实际上,那个时候你的爸爸他们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的,不是么。”

  我哽咽的说道,看着自己因为摔倒而磨破出血的膝盖和脚腕,因过冷而麻痹疼痛。

  “不是的。艾莉丝,在这里写的清清楚楚。你还太小了,可能并不能理解。但我的家人可和你的不同。”

  010号扭过脸去,不让眼泪掉下来,泪水像一层鼓突的薄膜那样,晕开了他布满血丝的眼白。

  我听见了秒针的声音。从隔壁的房间传来。

  滴答。

  滴答。

  “我们的家人...不同?”

  “知道有些事情不理解,反而是好的。”010号笑道,露出发黄的残缺牙齿,“我觉得一直很不喜欢我的弟弟,他要笨多了,也许还不如由我扛起家庭的负担呢。不过,我想他以后会记得我的。你也是,艾莉丝,或许人总得相信些什么。我的弟弟叫科尔温。曾经,我的邻居和家人都很喜欢我的笑容。但现在,我不能像以前那么笑了。”

  砰——

  一个酒槽鼻子,通红又壮实的男人撞开了门。随便刮过的胡子根像参差不齐的麦秸秆一样,他穿着白褂子,肥厚的嘴唇咬着一支笔。

  “小鬼们,闲谈时间结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