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幕兔子洞(4) 欺骗的劳拉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048 2019.04.21 22:59

  “好吧好吧,你们这些该死的绅士和小姐,不就是会识字吗。劳拉,你是不是也像他一样嘲笑我啊。说。”

  “您觉得呢。我不想终身贫困,作为妻子,当然也希望您能更加优秀。”

  妈妈走向爸爸,因为穿着粗跟鞋的原因,她看上去比爸爸更高了,那有一点发蓝的黑发衬着紫色的瞳孔,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也让我自己自豪。

  “亲爱的。关于....新闻的事情你完全不用发愁,我可以今晚就用两页篇幅给你写四篇稿子,落款也是你。你可以不管编辑部,只顾应酬,然后由我核对他的订户签条。”

  “好啊。那就又照着你说的办,你这个婊子。自从搬到这个地方之后,我做什么都得被你牵着鼻子。如果你这么有能耐,为什么不自己做这些事情。”

  爸爸很生气的挥手,软绵绵的肥手打向空气,又趔趄了一下。手忙脚乱的自己系领带。

  “....”

  “行了。你可又要搬出那套那套除非有名的女作家,无论是记者还是报道,都要求是男性的大谎话了。你应该好好谈一谈,你到底是怎么一步步从受宠的家庭教师,变得一文不值的。”

  “亲爱的,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妈妈耸肩道。

  弟弟靠在妈妈的肩膀上,哼个不停,突然睁大了眼睛,在他们背后的店铺里发出很大的吵闹声。弟弟开始大哭,整张小脸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

  艾莉丝收回迈出去的脚,虽然百般不情愿,只好向巷子更深处躲去。观察着他们。

  “店主,你能解释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刚在这里特意预定的镀金八音盒,本来放在展窗里,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没有了。”

  从他们的背后——哈姆雷特玩具店走出来一个尖鼻子的贵妇,家政女仆牵着三条宠物狗和提包跟来,满脸大汗的店长随后。警官们脱去了帽子,接过听差献上的杜松子酒。

  “再过三天,最多三天。我们就会让手工匠人做一模一样的寄给您,班森代表哈姆雷特玩具店表示歉意。”

  店长将冒出冷汗拭去,他的手臂几乎同厨娘的腰身一样粗大,

  “对于之前交的定金...我们会先全额退还。”

  “丢失和价钱没有关系,而是名誉是否折损,你希望你的店一天过后,突然变得一文不值吗。我丈夫的产权可是包括这一整条街区。”

  贵妇翘起右拇指闪闪发亮的银环,衣兜里上好的皮夹,从裹进动物皮袄的臃肿装束中冷冷地打量着他们,她的尊贵来自她那两排小麦粉垫出的卷发。

  “知道知道,万分,抱歉!”

  被吸引过来的路人看着这一出表演,鸽子似的咕咕笑着。爸爸的眼睛在各种人的脸庞之间扫视着,随后从人群的包围圈中尽力挤上前的去。

  “?是伯爵夫人!上次在文化沙龙上见到已经过了很久了,久仰大名,我是新闻界的记....”

  “不管怎么说,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盗窃,今天还是蛮不错的一天的。请不要皱眉。让您的美貌被撒旦的罪恶再次侵扰,为您效劳,夫人。”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军官先一步挤进来,很有风度地托起伯爵夫人一只香水洒得过多的手。

  错失机会的爸爸脸颊因为愤怒而通红,就像熟透的肥鹅。

  “虽然是国王商业街,这边的治安可是一天比一天差了,部分也有我们的责任,您的沮丧完全是我的错。”

  “是啊。其他地方也倒是没办法的,但至少不要让这烦心事发生在我的头上。”

  伯爵夫人应声道,虽然她已经年过四十,在英俊的军官的恭维下,还是慢慢的舒展眉头。

  “圣保罗教堂也同样情况,穷人多的像老鼠。何况是老鼠,简直是恶魔-——永远都是在好吃懒做地乞讨,就连他们的孩子也和他们一样。不喜欢服从法律,开始坑蒙拐骗了。”

  军官和伯爵夫人走向有着四五匹高大骏马沿街停靠的马车。人群渐渐散开。

  “亲爱的。我打赌他们会去要去中心花园转一圈,为了更好的生活,我们必须要出一篇好报道。”

  妈妈将弟弟放到腿边,蹲了下来。弟弟转身,两只小手敲在她的厚外裙上。

  “就算给我装样子,你得好好的去采访。”

  “哈哈,完全不用。劳拉,我们已经有新闻了。看看这是谁。你的私生女。如果我把你的那点事情抖落出来,可是头条大消息呢。”

  “.....咦!!!”

  报响的大笨钟惊起漆黑的乌鸦,人群里又有几个人在校准时间,钟面高悬空中,就像拥有着一块金灿灿脸蛋的月亮。

  “妈妈...”

  艾莉丝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泪水在脸颊冲下两条污垢的小溪。

  “别装了,别再装了。你在每个人面前都装的很好,可这两年来你也是想要把她忘掉.....老天,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现在她回来了!”

  爸爸的笑声更大了。两只眼珠来回乱晃。

  好比遭到一棍棒击,母亲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私生女?”

  艾莉丝原地像僵掉似的,试图着理解些什么,又或许没有,直到薄薄的寒气漫了上来,她才打了个喷嚏。青泥嵌在指甲里,除了因肿大通红而过于突出的脚趾,全身但凡暴露的地方看上去都硬得像块石头,她全身包裹着的一层污泥。

  私生子?

  “你知道吗。劳拉,我已经为拉薇尼雅的姓氏忍了好多年了。如果不是跌在最低处,你根本不会找我,我是你怀孕后随便找来的男人。我是不怎么聪明。但你一直以来,包括现在,都像使用棋子一样的用我。”

  艾莉丝看着自己。由于多次使用而泛黄的旧罩衫,肚脐的周围裸露出一片瘀伤

  ————针管、注射器、挨打、让人头晕的药,一一挨过来,终于从治疗所里一个凿出的洞里逃了出来。

  三个星期以来,她不停的赶路,直到双脚被霜冻结....不断的从一个县城到另一个的转程,其间无数个夜晚,垃圾桶的藏身处、避难所和食物供给站。

  (“但是我是...私生子。而且想要...忘掉我?”)

  不可能。

  艾莉丝求助地看着妈妈,她有太多想要问的了,但现在,她更想扑到妈妈的怀中大哭一场。

  “你要把她交给警察吗?”

  妈妈指着艾莉丝,缓缓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