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幕兔子洞(10) 无限坠落(中)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280 2019.05.09 11:37

  “女孩,现在的你看起来要比几年前更加愚蠢。”

  白兔说话了,盯着我的眼中盛满鄙夷,这也是我预料之内。我忍着手上被蜡滴覆盖的痛苦,对这只小动物露出得意的微笑。但我很明显没有考虑到伊利斯。

  “彼得·怀特!!!”

  伊利斯像是被惊吓一般,念着我不熟悉的名字,她的玻璃瓶摔碎了,里面的短树枝散落得到处都是。

  “我、我得必须走了!反正已经完全警告过你了哦。你看见现在的我——终日游荡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森林,做着单调的工作,但是却保留着自己的意识,生不如死。你也可以想想被他——他们,这些异世界的家伙需要,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伊利斯?...你冷静点好么。喂,你要去哪里呀!”

  组成伊利斯身体的黑烟消逝干净了,没来得及带走的斗篷就像一个空壳一样快速的干瘪在地面上,就像堆满褶皱的一块布,或者风化中的石头那样干干净净。

  “...等!”

  我手上的烛台脱落,坠入无尽深渊。四周立马漆黑一片。

  我的下半身体从深渊的边缘甩落下去,我用右手臂环住一棵横躺的树干,又用左手抓着右手腕,像一个套索一样的毫无凭附的悬挂在虚空之中。

  真背运。

  我节省着体力,尽量很慢很慢的将身体往深渊边缘移回,一只脚脚尖勉强踩另一棵横躺的树上,那树干极滑,简直就像是单脚踩在一枚高脚凳上。

  (“话说,那只兔子怎么样了...还有乖乖的待在原地吗。”)

  黑黢黢的深渊里什么都看不到,我很小幅度的移动,努力的在月光中辨认出之前我找到它的位置

  ——然而,兔子所在的平台上,空无一物。

  有一个影子正在向深渊的更深处坠落。

  那种并非身处于现实的违和感更加强烈变得强烈起来。

  因为一切皆为梦境。

  我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成大字型的展开身体,也松开了手。

  ......

  坠落。坠落。

  我好像一直漂浮在一条宽直的路的正中,看着它逐渐裂延伸,然后裂变成连脚掌都无法承载、往四周曲折来回的羊肠小道。而左右两边则消融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发光的洞口离我越来越远,但到一定距离的时候,就不动了。

  我在漆黑一片的深井中坠落。

  似乎闻到肥皂水清爽的香气,混杂着冰雪扑面而来的凛冽。痛苦,但被深沉的、温柔的黑夜拥抱着,总是会让人依依不舍,害怕脱落。

  然而,我并不是独自一人在坠落。

  我转过身体面朝着他,我的鼻尖离他的很近:

  他抿着嘴,镜片看上去就像是没有眼仁的白眼,我能很清楚的看到这些,因为...他本身似乎就是自内而外发的发着漫射的光的。

  他的脸是绝美的妖异,而圆形的眼镜带给他规规矩矩的呆板。高高的领子格子衫的领子口收得又窄又直,他特立独行的穿着让我毫不怀疑,他会在底下再穿一件棕色条纹的衬衫。

  “你是....我记得你...”

  我微笑了。

  记忆的门阀缓缓打开。我似乎从那面不友好的橱窗往外看,马车店沾满了粗制滥造的小广告,肮脏的四处游荡的流浪汉。高颧骨的贵妇人,那是我已经找到了家人,下而妈妈和过去相比几乎是判若两人...

  (“但之后发生了什么呢.....似乎整个半年都非常恍惚,只能勉强记得整个冬天都在伦敦乱晃,最后我无处可去,就去了码头。他就是....我只见过一次面的,那个奇怪的青年。”)

  “能不能不要碰我。你当然记得了,六年前你应该见到过我。是我带你去时钟塔那边的。”

  他抓住我想要触碰他的手腕。毫无感情的说道,吐息抚在我的脸上,这让我有一种很奇怪的、很难受的感觉。我们头朝下,在一起坠落。彼此的背后都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支撑。

  因为下落,他的头发从前额掀起,而在他的头顶,两只耳朵几乎背到脑后。

  “想一想你最后最在意的事情吧。你可能会死。不管怎么说,这是最后的机会。那么,先再见了。”

  他以更快速度的下落,不动声色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烧焦的丛林之外传来,从灰蒙蒙的天井漏下的灰蒙蒙的光,整个深渊弥漫着像是拥有铁制传动带的造纸厂所具有的那种味道,但并不臭。

  (“我会死?”)

  不过是梦境中的死亡而已吧。

  不管是现实和梦境。你都会有不得不完成的事情,不知多少次的时候在夜晚惊醒,面对已经逝去但又即将来临的荒凉和空虚。

  从七岁生日的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在用旁观者的角度来观察这一切,这让我能够接受眼前如此荒诞离奇的环境,而我对我自己,也抱有着某种程度的陌生。

  “八年来,我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快乐,而我唯一的亲人则背叛了我。如果说非常遗憾的事情的话。我一直很想有一个朋友,而他大概躲在暗处从不与我交流,为了保证我会足够孤独。就是这些。”

  我自嘲的笑笑,仿佛大片袭入体内的荒原让人崩溃,因为我是那么羸弱,而它又是如此贪婪。荒地模糊而凄然的一片,灰蓝色的网低低地在远处和大地连在一体......

  坠落。

  坠落。

  我的双手动作十分可笑,胡乱挥舞着,我想扭头看个究竟,而脖子僵硬地挺直着而无法转动。我似乎看到自己使劲跑、越跑越快。我看到自己已经跑过铺满阳光的草坪、蔚蓝的天空,穿过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域。我似乎知道从那儿来,始终还是要回这里来。

  只有在这片黑暗之中。

  我用力地抓紧拳头,力量大得连指甲都掉了下来,没有指甲的手指胀发黑,布满了深色的肿块,污油一般的黑血从哪里喷射出来。我的脖颈和脸颊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红斑,但很快就变成像是一壶即将沸腾的开水,其中一个胀大得盖住了整个左脸,通过被压迫成一条缝的左眼,我惊讶地发现我的鞋子也都灌满了黑色的油,皱巴巴的校服简直就在包裹着一副湿粘的羊皮袋。但与此同时,我却感觉到自己在大量的失血,因为这些不停生长的水疱和脓包开始胀裂,每破掉一个就在皮肤上打开一个黑洞,我在不断下落的过却程中翻滚,想要堵住身上的蜂窝,听到血在哗啦哗啦地长流,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痛楚,撕扯着我的脑袋,啃食着我的五脏六腑,可是摸来摸去却又突然找不到伤口。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我仍然在往下沉。最后,我感觉下落的地面突然停住了,它不再坠落了。当仍然一片漆黑,我试着摸索着,摸到了一个把手,我用力一推,门开了。一道昏暗的光线射了进来。同时,我脚下的小平台迅速往上升去。

  在即将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我听到了犹如金属齿轮彼此咬合的咔嚓声。

举报

作者感言

地鼠黑桑

地鼠黑桑

最近作品有几章被屏蔽导致目录编码出现问题...正在努力解决请读者大大们谅解。。。

2019-05-09 11: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