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糖果炸弹(9) 橡木叶货币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155 2020.01.26 01:40

  (“如果一直家里蹲的话,关于恢复记忆也是没有任何帮助的。而且我目前除了时钟塔之镇的边缘之外,就连本地的居民区都少有了解,可是这个世界……竟然是如此的大。”)

  风卷起她的长发,小女孩空洞的眼睛倒映着无穷无尽的蓝天。刚才从天台回来的那种安心感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突然被赋予了生命的空瓶,被悬挂前后都空无一物的门框上,只知道发出单调的敲击声。

  除了去探索、去发现更多她不知道的事情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其他的什么。或许,有时候她会想,像这样一无所知的“诞生”在这个世界,便是上天让她不加甄别的吸收一切并理解一切的证明。

  “喂,快点关上窗子好么,你以为这是在下面吗,东西都快被吹走了。喂?!”

  小女孩拉上窗栓,转身看见尤里乌斯几乎像只棕熊弓起身体,用一只胳膊护着那个砧板式大桌子上铺得像山丘一样的零件,又挑挑拣拣的把被吹乱的几个零件重新安置在它们应有的位置。而就在工作台旁边,一件灰蓝色老式睡衣被垂落在不远处的铸铁炉子下面,在宽大的铜质排气罩的不断的吸吹下,长长的袖子沾满炉灰,像幽灵一般的舞动着。

  “留你在工作室就是个错误,瞧我的生活都被你搅得一团乱了。”

  “是么,不过您的生活本来就是一团乱吧,我都要习惯了。不过刚刚只是想了一些事情,有点走神……”

  小女孩纹丝不动的站在窗口,看着尤里乌斯一脸烦闷的单手绕过椅子背部,捡起来像稀泥一样揉在一团的衣服,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双手抓紧了自己的白棉裙,鼓足勇气说道:

  “尤里乌斯,我现在就准备动身去钻石城。虽然信上没有写具体时间,不过既然是女王的邀请函的话,我想最好还是不要耽搁很久,最好是现在就走。”

  “什么。现在?”

  “恩。您同意么?”

  “那很好啊。没人在我旁边,我的工作会更有进展,一个人更安静,集中精神也方便许多。”

  尤里乌斯毫不犹豫的说到,将铸铁炉子打开,里面堆积着一些发出金灿灿光的圆形的金属薄片,

  “这是你最近擦洗时钟塔廊道的台阶挣来的,多准备一些是因为我不经常去钻石城,对那边现在的物价不是很清楚。”

  “可是,……我真的只是随便出门一趟,拿着这么多在街上走才是容易出事吧。而且,它们张的和时钟塔镇子上我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小女孩困扰的问到,用了好大力气才托起这个肥硕到口部的绳子都不能扎紧的钱袋

  ——是的,她经常时钟塔的镇子上看到商人们交易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用两只指尖小心地夹着,唯恐这仅仅比拇指指甲大上一点儿的钱币,长的像是被缩小很多倍的橡木树叶的货币,窄窄的叶子尖端有着极其清晰的叶脉纹理,呈现出一种发灰的墨绿色。而尤里乌斯给她的钱币每枚将近她的半个手掌,似乎仅仅是被砸扁就随便放在了里面似的,只是周身发出黄澄澄的古铜色光芒。

  “我真的能用得出去么。除非它们材质相同,不然就不能在各个领地之间通用。”

  “当然是可以通用。”

  尤里乌斯耸耸肩,高大的身躯就像就像等待一只渡鸦栖息的树干。他端起工作台差不多快变凉了的咖啡,深蓝色的头发从脖子根散落下来,在窗口的一片阳光下,显得蓝光剔透,就像是静躺的河流。小女孩有些发呆似的看着他手中拿着的那杯咖啡,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没有加任何的糖和牛奶,显示出湿漉漉阴沉沉的、死水一般的黑色。

  “我的整座塔最近已经实现了大部分零件的加工,它们利用时钟塔底部一个无休止自传巨轮的动力,浇筑并将要冷却完毕,通过升降机被送到我这里。我的自有动力已经能解决自己的生活所需,仅仅依靠一两种原料,得到各种生活用具,除了食物。这个世界不安全,从被枪杀、以及源源不断送回到时钟塔的钟表的量和破损程度上来看,你也能猜到一二吧。反正凡事能做到自给自足最好。”

  “可是如果战争真正爆发,如果别的领地的军队开始进攻时钟塔,镇子上的居民们真正开始需要您的指挥和协助时候...您也会是这样坚持一人独处么,尤里乌斯。”

  “有我的‘助手’们抵挡就足够了。”

  “可是那个时候你的整个城镇在遭受攻击,而你是领主哎!”

  “那又怎么样?!任何一件事情,如果你觉得这样对你来说更合乎常理的话,大概就就是属于你原本的世界通用的管你,但是不要因此把你身上的观念强加到我的身上。你也可以大剌剌的、毫不防备的走来走去,因为你你是‘外来者’,所以各领主们也会抢很乐招待你,这又是我们世界的观念。你非要把两种八竿子打不着的观念相互混淆,在我看来既不实用,也是极其可笑的。”

  “我...”

  尤里乌斯说的话像连珠炮一样,竟让她哑口无言。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要开始工作了。如果你也没有什么事再说,请这回记得关上门。”

  “......”

  (“真是气死我了...”)

  在合上工作室大门的时候,小女孩发现自己忘记了带平时的兜帽和斗篷——毕竟在连身上的衣物明显显示出地域特色的居民面前,有时候简单的着装会有助于帮她遮掩掉在时钟塔寄住的身份,不至于遭受一些恶语相向。

  (“算了,我才懒得回门再取呢。我也会很生气的好么,真是一个一点变通都不肯给的老顽固,就这么一辈子蜷在里面工作吧。”)

  背抵着已经关上的门,她还是头一回这么火大,小女孩把后牙咬得咯咯作响。

  不知道怎么,她感觉周围的墙壁看上去要比以往更白些,原来在之前的那次“地震”事件之后,为了掩盖留在墙面的裂缝而涂上了厚厚一层的白漆,未来得及被掩盖的地方被熏成灰色,再往下,就是全然没有任何涂漆的裸露石块。

  楼梯还是螺旋状的,当然她不能像那些‘助手’一样直接从塔的外壁吸附着笔直的爬下去呢。这意味着又要走很长很长的路。

  (“上次真是走着走着就睡着了....好危险的。差点整个人都摔下去,至少也应该通个电梯什么的。”)

  她无奈的摇摇头,一步一步试探着往下走。

  长廊似乎无穷无尽,微微向内弯曲着,就像是让人缓慢下沉一样的漫长。毕竟从尤里乌斯工作室的那层橡木门,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能让十几个人并排站立的平台了。她的右手边是不断往下延伸的楼梯,走过两步就能跨越的小平台后,接下来的景色也差不多,于是她微微的眯着眼睛,努力让自己适应这种仿佛是层层嵌套又单调的楼梯结构。

  四周越来越暗,虽然有偶尔的石窗洞射进来光线,她感觉还是要被黑暗所吞噬了。而她仿佛像是一架摇晃着小车,每一次脚尖试探着走向下面,都仿佛将要坠入无尽的虚空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