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幕 糖果炸弹 好运气(4)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048 2019.09.12 11:18

  小女孩呼出呼哧的喘气,感觉像是被巨掌压住,这些鱼实在是太沉了。

  然后奇迹出现了。

  在一层小小的平台上,她看到了尤里乌斯——他竟然没有待在工作室,而是在钟塔中央修理机器,他面前的几个松动的砖块后面,是利用极长金属杆驱动的“水泵”,摇摇欲坠的三四个铁桶被一个水车一样的装置驱动,正缓缓上升——由于天井一样的狭小空间磕磕碰碰,它们无一例外的摇摇欲坠,有些铁皮上已是坑坑洼洼。

  “尤里乌斯?”

  一个不还好意的想法——某个能帮她减负的对策慢慢涌现出来。小女孩卸下沉重的鱼篓,拉了下他几近要拖到地面上的外套,

  “你在做什么呀。”

  “强度不够.....”

  尤里乌斯刚开口,就继续盯着手头的工作,懒得继续解释了。而小女孩则开开心心、认认真真的观察起尤里乌斯怎么扭动着一个阀门一样的东西,让水桶排队似的一个个来到他的面前,再用一条条准备好的铁绳索替换原来的麻绳,就像给每个报道已久的学员都换上一条新腰带似的,最后看起来整整齐齐、焕然一新。

  原来时钟塔地势低洼,地底的水源自然也很充足。只见铁皮桶们正被一个水车一样的驱动装置送往天台,汇集在池子里,最后在重力作用下流入铜管,为工作室唯一的水龙头提供水源。此时,勤劳的时钟人脚边放着好几个蜡烛燃尽的提灯,透过毫无装饰的石造窗口,一片阳光就像是轻薄的一层雪沿边落在他大衣的肩头,有如一片亮白色的手绢。

  “这种绳子用不了多久就会断掉的,整个装置还真是偷工减料的厉害。那几个工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按本地的标准,已经付过足量工钱,也把要求也讲明白了,难道就是为了看到完成这个样子的吗。”

  尤里乌斯阴沉着脸,口里嘀嘀咕咕的阴沉着脸,由于抱怨的声音很小,语速又很快,小女孩不是很能听清。于是她不再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的台阶上,踢踏着两条腿,将两只手背伸到那一小片白白的阳光中晒干。

  “呐,尤里乌斯。我刚刚抓到许多鱼哦,是普通的鲟鱼,不是绿色的那种哦,我可是沿着森林边缘找了很久呢,有没有很厉害。”

  小女孩自言自语着,看着自己的手掌,泡水很久的指尖还是皱皱巴巴的。而且,虽然炽热的阳光在户外已经将她的脸颊晒得通红,由于到齐腰的水中长时间收网的缘故,此时她湿漉漉的长发一半依旧黏在后背上,末端只要稍微一拧,就会有水流出来。不过呢。一想到之后烹饪出香喷喷的食物,她还是禁不住咯咯的笑出声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刚刚都做什么了,怎么都泡红了。”

  终于忙完工作的尤里乌斯站在她身边厉声问道,苛刻的语气就像一个刚发现学生做错事的老师,

  “真是的.....到底让我说上几百遍几万遍你才会听。出门可以,但不要碰凉水,少去潮湿的地方。之前冻伤的地方都发炎,好不容易才把浮肿消下去。以后你的身体再出问题就就和我无关,你自己学会给自己上药。不想在塔里吃饭的话,要什么拿钱去镇子上买就行了,弄的一身是水。”

  “...尤里乌斯不是也只在必需品缺乏的时候才到底下采购一次么。镇子上人又那么多.....他们似乎不喜欢尤里乌斯,也不是很喜欢我的样子。”

  小女孩有些委屈的说道,

  “之前在每次去镇上前,为了避人耳目,我都有斗篷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斗篷厚得像壳,还得尽可能的走街道的沿角,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我想大大方方正大光明的。”

  “那就大大方方的啊。”尤里乌斯叹了口气,

  “不要受我的影响,做你自己就行。”

  “哦。”小女孩点了点头,沮丧的回想起时钟塔之镇的居民对她的态度,觉得希望渺茫,只能适当努力,重在参与了。

  虽说她是个富有幻想又容易满足的孩子,就算一个人待着,也不会觉得无聊,她总是匆匆吃完面包、喝掉牛奶就出门,总尽可能的多待一会儿,也找到周围很多好玩的地方。但始终没有什么人和她说话,这样也未免太难过了。

  “你现在做什么。廊道温度挺低,不管怎么晒,都是干不了的。回工作室去吧。”

  尤里乌斯似乎总是有着善解人意的魔力,总是恰到好处的能知道他人所需。听他这么一说,小女孩表现出极其怀念起工作室经常盖着的那条舒软但相当厚实的毛毯的样子,而现在她里外只穿了一条白裙,胳膊和腿都露在外面。

  “都成这样了。那就快点上去...我的这些工作又不有趣,还赖着做什么。”

  “那尤里乌斯一定会帮我把鱼都搬上去好嘛,你一定会的。谢谢你,真是解决烦恼了!”

  “哈?”

  小女孩欢呼雀跃道,而尤里乌斯则是满脸黑线。然而为了防止变卦,她一溜烟的爬上长长的楼梯消失了。

  (“好了好了,现在差不多快到了吧。”)

  估计事后一定会被骂得很惨吧。

  也不知走了多久,随着高度的增加,从石制窗吹来的风逐渐变得猛烈,假如这里是木头做的等高建筑,门窗一定会劈里啪啦直响,屋梁咔嚓作响,然后就这么摇摇欲坠的彻底散架吧。

  她知道,如果一直往上走,来到天台。那里由于逆风的原因,把话传送过去就十分吃力,必须得扯着嗓子大喊。但那个时候,她就可以从很高的地方看那些森林和河流——虽然至今为止她还只允许去过一次,就是有一次尤里乌斯忘记关连接通道的时候,因为那时她尚体质虚弱,为此还患了很严重的感冒。然而,她还依旧记得自己曾毫无遮拦的看到四周,那些高耸的山峰形成一条白色锯齿状的隆脊,威严的环绕住环抱着时钟塔之镇的森林,嘲笑着这个窄小又胆小的城镇。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晶莹闪亮,发出夺人心魄的力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