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诡秘惊险 血色童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幕时钟塔之镇(14) 麦琪(二)番外

血色童谣 地鼠黑桑 2030 2019.07.19 09:28

  周围听不见一点声响,不透风的石壁室没有任何窗户,就在他下降几米之后,就连通风孔的光线也被遮挡住了,空气极其停滞,难以流通。他感觉到什么东西正离他只有咫尺之隔。

  石梯极其陡急,48353每下一个台阶,都用脚底试探着深度,最后他鼓足勇气跳到下面。除了发出一声响动之外,四周沉寂无声。

  “应该就是在这里...怎么会这么狭窄。”

  48353摸黑走着,划亮了石壁上一个粗铁条为柄的活动烛台,但微弱的光似乎仅照亮了他的脚下,如果想看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就得伸长手臂将烛台送出去。

  48353向四周打量着,脚下的地面是青灰色的白垩土,而在一连排的方形矮柱上面,是浇筑固定的铁栏杆,里面围起来的牢房极其宽阔,但顶部很厚,这意味着一个成年人如果想跪直身子,就必须弯着脖子。

  “这是她的东西。这沾着的黏东西是什么。”

  一颗镶嵌的珍珠在昏暗中闪着光亮,他蹲了下来,在栏杆的下方捡到了它。

  里面传来轻轻挪动的声音。

  “麦琪!?”

  一个蹲伏的人影发出尖细的、女人的哭泣。48353跑到跟前,抓住栏杆摇晃着,

  “如果你还听得到我的声音的话,请回答我一下?亲爱的。不管你现在是受伤了,还是变成什么样子,我一定会设法请求我的表哥放你出来,他从来不是一个特别狠心的——”

  “嗡嗡......”

  人影听见了呼唤,便摇晃着,缓慢靠近48353 ,它钝圆锥一样的头部看上去像是背对着别人的头发,为了支撑身体的重量,它也抓住了栏杆,触碰到了48353的手

  ——那是一双湿漉漉的、仿佛黏满烂泥的手,虽然似乎还保留着基本的骨架,但许多破碎的组织已经松松垮垮的坠在两侧。

  “....你是、什么.......?”

  “嗡嗡.......”

  它看上去完全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因为每一片组织都被撕裂,又被切割成无数段的碎骨、还有肉块,捣成肉泥,最后胡乱拼凑成为一个整体。此外,它正在被不断一股看不见的力所撕裂,一些钢轮和齿轮仅仅的贴着它的下身,爬上它的手臂,然后沿着它大概可以称为脖子的地方下来,啃噬着它的身体。

  “斯斯,嗡嗡.....(你在哪...)”

  “嗡嗡.....(救救我)”

  “嗡嗡...(很痛)”

  “噫!!!”

  48353惊叫着倒步而行,却被身后陡急的石梯绊倒,他朝头顶看去,发现自己已经被‘锁’在了这个囚室之中

  ——高悬在囚室顶部的大门就像天堂的入口,井盖一般悬挂在他头顶的正上方,遥不可及。而每一道隔门都是由厚橡木制成的,虽然不用钥匙开启,但由于是旋转门,它特殊的构造使得人们从里面极难打开,但外来的人却很容易进去。

  “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他全身猛扑向楼梯,使劲捶打着出口方向的隔门,使得活动门闩被打得弹跳得刚一打来,旋转门扉继续在重力作用下再次扣合,由此反复,发出吱嘎吱嘎的悲泣。

  ......

  ......

  “非常感谢..。那里空气很稀薄,我还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

  “是的,你快了。只是我的工作室被吵到没办法集中注意,上去顺便救了一下你的命而已。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的话,我可不想和过去一样,又听到你因为和我的血缘关系遭受到身边人的非议,喏,你现在正好可以趁黑离开了。”

  尤利乌斯拾级而下,来到了广场,他推开了厚约半米的橡木门,再将很粗的铁栏架上烛台的火光熄灭。广场位于时钟塔之镇的中央,如同一个巨大静止的磨盘般,将四周密密麻麻的居民区隔离开来,视线可及处没有任何阻隔,再远处是繁星之下黑色波涛般的森林,以及周遭暗礁般环绕着的低矮城镇。

  “我现在不能走。”

  “是么。这可不是平日懦弱的你会做的。”

  “懦弱?我以良心发誓,我一直以来都和其他居民一样,认真遵守着不与执役者来往过密的规则,一直以来我都尽量安守在自己本分之内,但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48353痛苦地盯着尤利乌斯,若不是钟表匠的存在本身就极其令人畏惧,他必定会大力的摇晃他的肩膀。此时,他就像落水的人一般,手里拿着的褐色宽檐呢帽已被汗水湿透,素净的深灰色衣服凌乱,惊魂未定的眼神酷似一头正被追逐的动物,

  “表哥,除非你会有把一个弱女子和一个浑身化脓的怪物关在一起的恶趣味。请现在允许我见麦琪。”

  “你已经见到她了,它就是她。”

  “不可能.....在我最后一次看到她是时候,她还是一个活人,你知道吗,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只是一个蛋糕店的职员,即使有一些离经叛道的思想,但固执得可爱.....她但至少是会说话会微笑、有血有肉的.....”

  “那就是她,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尤利乌斯不冷不热的重复道,看着地平线的方向。此时,第一抹晨曦开始显出微光,将阴冷高耸的方塔拉出灰冷色的长影,从阳光照在对面四周城镇微微显黄的砖墙上。

  “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你已经说够了,现在就离开吧。在这个世界,所有的居民与其他生物,由于衰老、身体的重要部分或全部被人为破坏,在得不到及时救治的情况下,先是丧失意识,由可触摸的实体化为一个不可触摸的轮廓,最后由轮廓转化为鬼影般偶尔闪现的影像,这就是‘自然死亡’或者‘常态死亡’。但真光天化日之下历经腐烂过程、一点点被消蚀的死亡,是只有那些被剥夺角色,进而被他人所替代的多余居民会去经历的。”

  “表哥,你终日独居着修理钟表,将他人的生命当做一旦不和尺寸就可以丢弃的零件,是完全不会理解像我这样小人物的心情的。”

  “真的是这样吗。然而,你没有任何权利对这个世界的运作模式有任何异议,所有人都是,如果不想让‘世界’生气,某一天也被莫名其妙的剥夺角色,然后浑身烂掉的话,就乖乖接受,学着忘记她。”

  “....”

  尤利乌斯以惊人的力量握住48382打来的拳头,慢慢掰开他的手,将紧攥在里面的珍珠拿走,而48382也只是呆呆的凝望着他。

举报

作者感言

地鼠黑桑

地鼠黑桑

最近作品有几章被屏蔽导致目录编码出现问题...正在努力解决请读者大大们谅解。。。

2019-07-19 09: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