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超级科技 死神特洛伊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对峙

死神特洛伊 月曼妙 2521 2019.01.28 21:00

  秋日的清晨寒凉彻骨,有时降霜,有时没有,但是无一例外都非常冷。

  冬天快要到了!

  嘭!

  正在专心看窗外景色的乔染被一声巨响惊醒,转过身一看,竟是乔戊宁。瞥了一眼被踹开的房门,她微微诧异。

  乔戊宁疼爱乔染,也尊重这个妹妹。自乔染七岁后,每次进门都会征得对方的允许。

  而且印象里乔戊宁面对乔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怒气冲冲。

  不仅如此,她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双目充血,表情难以置信。抓着门框,指甲深深嵌入木屑里,可以看出她在努力压抑某种情绪。

  发生了什么?

  乔染没有多想,启唇随口叫了一声“姐姐”,这是她和乔戊宁的相处模式。

  然而这次乔戊宁却没有回答她。

  听到她的呼唤,她的神情顿时僵住,眼神微微呆滞,似乎很迷茫、纠结。带着探寻的目光在乔染身上来来回回地打量,仿佛在寻找什么。

  “姐,你怎么了?”乔染笑着看她,忽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是不是我脸上有东西?”

  明明是个打趣的玩笑话儿,乔戊宁却陡然间变了脸色。她双目大睁,因为激动而满脸通红,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

  指着乔染,她颤抖着嗓音断断续续地说:“不、不是,你不是,你不是!”说到最后,几乎是带着哭声的嘶吼。

  不是?不是什么?难道是……

  乔染越来越困惑。按照叶掩映的能力不可能办不好,假如不是那件事,究竟是什么?

  她故作不解,两眼泛红。好似被吓到了,身子一颤,缩了缩脑袋,双手不自觉地搅着衣角。

  微微拧起清秀的柳叶眉,她“胆怯”地小声道:“姐、姐姐,你怎么了?”

  见她这样害怕,乔戊宁眼神又变了变,接连闪过犹豫、自责、懊悔、内疚等情绪,最后却通通变成了茫然。

  茫然?这是个很特别的词汇,说明乔戊宁对她自己的事情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这样一想,乔染顿时调整心态。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自己都要小心仔细地应付她。

  “姐,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案子,心里不痛快?没事,你可以告诉我,我帮你分析分析,”同时,她十分认真地举起三根手指,郑重地承诺:“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乔戊宁心念一动,慢慢压制住自己内心即将喷涌而出的火山。

  深吸一口气,她脸上神情恢复如常,没有震惊、没有犹豫、没有茫然,没有一点儿表情,也不含一丝感情。

  她声音淡漠地问:“假如有一个你特别疼爱的人欺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嗯?

  乔染故作苦恼地抿了抿唇,眨眨眼,认真思索了片刻,回答道:“那她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苦衷?呵呵!苦衷?

  原本面无表情的乔戊宁听到这两个字,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很快她又想起了什么,笑容一寸一寸变得冰凉。

  “哦!那如果你最疼爱的妹妹被别人偷梁换柱,你觉得应该怎么办?”乔戊宁冷冷地反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乔染,十分锐利。

  乔染心里咯噔一下!

  她了解乔戊宁,对方是个自信乐观的女孩,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今天这么反常,说明她肯定发现了什么,弄不好手里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

  乔染的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不过表面上她努力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不敢相信地感叹:“呀!还有这种事?”

  乔戊宁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冷冷一笑,她缓缓走到乔染的面前,将一叠纸扔到她的身上。

  乔染不解,将地上的纸通通捡起来。当看到一张纸上的内容,她撑圆双眼,面色惨白。她又连忙看其他的纸,上面的内容更加惊悚。

  这些不是普通的纸,全部都是检验报告,血液、毛发DNA,指纹等等,所有检查一样不漏。最令人害怕的是每张检验报告最后结果那一栏,全部显示两人不是同一人。

  事到如今,乔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孔原和乔戊宁拿着她的毛发和血液、指纹去和医院里保存的真乔染的数据进行了比对。

  直到这一刻,她终于能够明白乔戊宁的反常行为了。可惜明白归明白,她绝对不能承认。

  于是,她装傻充楞,“姐,你给我看这个干嘛?”检验报告上没有写名字,她利用这点模糊视听。

  乔戊宁看着直到现在还装傻的乔染,心里痛得无以复加。她死死瞪着乔染,她咬紧下唇,气得说不出话。

  过了几分钟,她缓过气,抚抚自己的心脏,尽量冷静下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我妹妹乔染去哪里了?你把她怎么样了?”

  一连串的问题劈头盖脸地砸向乔染,她能怎么办?继续装下去呗!

  只见她十分难过地望着乔戊宁冷漠的面容,委屈不已。大大的丹凤眼水汪汪的,没一会儿蓄满了泪水,大滴大滴地往外冒。

  她是谁?特洛伊的死神大人!

  最擅长的就是催眠和模仿,像真乔染那种天真懵懂、文静乖巧的小白莲花,她一眼一个准儿。

  乔戊宁望着哭得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心里母爱泛滥,往昔和乔染一起打闹嬉戏的温馨画面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她多么想伸出手为她擦擦眼泪,多么想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然而一看到那一张张化验单、看到化验单上面的内容,她的所有心疼都化为愤怒和痛苦,恨不得把眼前的女孩抓起来严刑拷打,逼问出妹妹的下落。

  时而怜惜疼宠,时而凶神恶煞,乔染感受着落在自己身上不断变化的视线,下意识想翻个白眼。

  就凭这样还想吓唬我,乔戊宁你这个警界精英也太名不符实了。审问审问,有你这样打草惊蛇的吗!

  乔染故作不解地摇摇头,表情分外无辜,“姐,你在说些什么啊?我就是乔染,你的妹妹呀。”

  见她死不承认,乔戊宁的耐心一点点被磨光,开始有些焦躁。暴脾气一上来,她冲动地板正乔染的身体,让她直面自己,无处可躲。

  “不要狡辩,我们已经反复做了很多化验,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你不是乔染。现在你的阴谋已经败露,还是乖乖说实话。”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吗?

  乔染内心里快笑死了,她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乔戊宁原来这么天真。

  面上她依旧装作害怕的样子,身子抖得越发厉害,略带哭腔地叫道:“姐姐,我怎么会不是呢?你看看我的脸,看我的手,一模一样,从来没有改变过。你到底怎么了?我好害怕。呜呜呜……”

  其实乔戊宁身为犯罪心理学专家,与擅长催眠的死神苏菲娅应该不分上下。但由于受到妹妹乔染的影响,她关心则乱,不能发挥出正常的水平。

  反观苏菲娅就不同了。

  由始至终,她都把自己当做一个旁观者,不论是对警察还是对乔家,甚至是面对暗夜组织的追杀,皆是如此。所以她才能够时时刻刻保持冷静,不自乱阵脚。

  这一场对峙,从一开始胜负已分。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乔戊宁看着眼前这张泪流满面的脸,不自觉松开了手。

  是啊!这张的的确确是小染的脸,还有那略带薄茧的手,还有后腰上的伤痕,这些都足以证明她是小染,是她的妹妹。

  可是化验结果呢?它们也不会出错,准确性更高。她该怎么办?她到底应该相信哪一个?

  乔戊宁的心彻底乱了!

  乔染瞅准时机,眉眼轻笑,轻声唤道:“姐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