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神秘幻想 来自异世界的猎魔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关于吸血怪物的委托(三)

来自异世界的猎魔人 醉里常蹉跎 3165 2021.11.19 05:30

  尽管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在麦提纳城的大街小巷里辗转腾挪着,瓦尔仍显得轻轻松松,犹有余力。

  他跟踪了侏儒很长一段时间,侏儒以为自己已经将男孩甩掉,实际上瓦尔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

  抓住侏儒的机会有很多,但瓦尔并不着急。比起侏儒本身,他更想知道这个盗窃团伙的老巢在哪里。

  “找到他们的老巢,然后一锅端了,既可以获得他们的偷盗得来的财富,还可以押着他们获得赏金,岂不是一举两得。”瓦尔对自己的计划很满意。

  他尾随侏儒,借助沿途的行人和街道上的物件掩藏自己的身形。

  侏儒一步不停地快步走着,在城里乱逛,最后东拐西绕地出了城,来到了麦提纳城东面的山脉里。

  “你小子还挺能藏啊,等下有你好果子吃。”盖瑞跟在后面,绕得有点不耐烦,开始幻想抓到侏儒和他同伙后要采用什么样的拷问手法。

  侏儒来到了山脉外侧的一处小山,山坡上满是低矮带刺的灌木,山顶还有一片松树林,草木长得都很旺盛。

  由于野外的遮蔽物没有城里的多,瓦尔不敢离侏儒太近,怕被发现,只能远远地吊在侏儒的后面。

  侏儒从山脚出发,开始爬山,向山顶登去,瓦尔轻手轻脚地紧随其后。

  “见鬼,难道这些侏儒们和狐狸是亲戚吗?喜欢住在山上的洞穴里?”瓦尔一边潜行,一边拔下了头发里的一根树叶,蛇瞳紧紧盯着远处的侏儒,总感觉有哪里不对,无奈地小声吐槽道。

  矮小的侏儒在灌木的遮挡下几乎与环境融为了一体,稍不留神就会从视野里丢失,即便瓦尔有着身为猎魔人的卓越视力,也感觉到这次跟踪行动越来越吃力。

  周围植被变的愈发的繁茂,前方侏儒也就愈发的若隐若现。能跟到这里,瓦尔依靠的是猎魔人的追踪经验,他从侏儒留下的脚印、踩扁的野草、折断的小树枝来判断侏儒的动向,偶尔才能在视觉上观察到对方。

  “侏儒走的地方也太偏僻了,真有小偷把老巢定在这里啊?”瓦尔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看着前面突然停下来的侏儒想到,觉得自己靠的太近,又往回退了几步。

  侏儒倚靠着大树,背对着瓦尔坐着,低头一动不动,像是被石化法术变成了雕塑。瓦尔耐心的等了一段时间,也不见侏儒有什么动静,心底的怀疑不断增长。

  “不对!这地方一副没人来的样子,那个侏儒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他在耍我!”瓦尔突然搞明白了问题所在,发觉自己一直被那个狡猾的侏儒像遛猴子一样遛来遛去,立刻火冒三丈,噌的一声拔出了剑,怒气冲冲地向着侏儒奔去。

  然而侏儒不会傻傻地等在那里,瓦尔接近了那颗大树,发现哪有什么侏儒,只有一件被树枝撑起的外套,依靠在树身上。空洞洞的领口像是在无声地嘲讽着这位小猎魔人。瓦尔怒不可遏,拔剑乱砍。树林里枝叶乱飘,尘土飞溅,惊起了几只鸟儿,最后归于平静。

  “好吧,看来我才是那个笨蛋。”一顿发泄后,男孩瓦尔闷闷不乐地转身下山,“广场上的那几个小丑八成被老师解决,我跑出来抓几个老鼠却搞砸了。”

  下山的道路似乎比上山还要难走,瓦尔走得很慢。他一边踢踢踏踏地下山,一边扭头东张西望,期望着发现那个该死的侏儒的踪迹。

  忽然,山坡的另一侧传来一声悠长而凄惨的尖叫。瓦尔的眼睛一亮。

  “难道是那个侏儒?被蛇咬了?被狼追了?被陨石砸了?”他嘿嘿笑着诅咒起侏儒,喜出望外地低下身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潜行而去。

  ……

  山坡的另一侧全是光秃秃的石头,在半山腰的位置有两块巨石搭成了一个竖着的裂缝,缝口有着明显的生物穿行经过的痕迹。

  瓦尔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追踪到这里,再一次失去了线索。仔细思索了一番,他决定到裂缝里一探究竟。

  缝隙的位置离地很高,周围极其陡峭,仅有几块突出的石头可以借力,不像是常人能攀登上去的样子。然而瓦尔恰好不是常人,他卸下了身上的药水钱袋之类多余的物品装备,放在一块石头后面藏好,之后只背着两把剑,费力地扒着石头爬到了缝隙边上。

  “呕,这里的味道太难闻了。”瓦尔顺着裂缝钻了进去,一股微风带着肉类腐坏的酸臭味扑面而来,“有风,看来里面不是死路。”

  裂缝看似不大,但走进去后却别有洞天,裂口连着一处隧道。走过最前面一段颠簸不平的道路,隧道的石壁逐渐由粗糙变得光滑。瓦尔摸了摸墙壁,然后搓了搓手指,惊讶于其滑润的手感。

  “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也不像人工开凿的,难道是法术变化出来的?还是精灵们的遗迹?”瓦尔低声自言自语。

  他继续顺着隧道往前走,前路也越来越宽敞。外面的阳光穿透不了厚厚的岩石,经过多次折射传递到这里的光亮已不足以让瓦尔看清五指。他有点后悔进来之前没有服用提升夜视能力的猫眼药剂。

  隧道愈发昏暗,猎魔人也只能摸着隧道前进。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出现了蒙蒙的亮光。瓦尔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不是幻觉。

  亮光应该来自火把油灯之类的照明工具,偏红偏暗,强度也不高,但足以让猎魔人看清事物。

  瓦尔适应了变亮的环境,瞳孔由圆形缩回两道竖缝。

  终于走过了昏暗的隧道,但他却高兴不起来,脸色变得格外的严肃,动作也更加小心,尽量不发出一点多余的声音。

  谁会在荒山野岭找到一个这么个偏僻的洞穴建立一个如此隐秘的基地?Ta建立这个基地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之前的酸臭味是哪里传来的?隧道的岩壁又为何如此光滑?

  瓦尔的直觉告诉他这里藏着很深的秘密,碰巧的是,他是个无法拒绝秘密的人。

  “让我看看,这里究竟藏着什么?”瓦尔压抑着自己的兴奋与紧张,将右手放到剑柄上,蹑手蹑脚地往传来亮光的地方走去。

  瓦尔靠近了光源,发现那是一个从石壁上凸出来的石灯,圆形的灯盏浅槽里是某种动物的油脂,由一根细长的浸没在油脂里的灯芯点燃,发出偏红的橙黄光亮。石灯不像是雕出来的,更像是直接从石壁上长出来的。

  “应该是术士们操纵元素的手段。要是精灵造的遗迹会精致许多。”瓦尔仔细判断。

  油灯在隧道的尽头,左侧是一扇石门。瓦尔伸手推去。

  石门看起来很厚重,推开却出乎意料的轻松,应该是它的底盘和旋转的轴承都很顺滑的原因。

  门后一片寂静,先前的臭味再次传来,男孩看到了臭味的来源,差点惊叫出声。

  臭味来自地面上大约两个成人手臂宽的圆形凹槽,坑底有大量的灰烬,上面堆满了破碎的肢体。有人的,也有各种动物的,甚至还有一些怪物的。大部分肢体已经开始腐烂,爬满了蛆虫。瓦尔认出了其中人的手脚、狼和熊的皮毛、水鬼的头……他不愿意再看下去。

  凹槽位于一间方形石室的中央,正对着瓦尔打开的石门,对面有一扇新的石门。凹槽的左侧是一套炼金术士惯用的桌椅,桌子上堆满了瓶瓶罐罐。右侧一片由石壁凹陷而成的书架,上面摆满形形色色的书籍,毫无疑问,也是和魔法或炼金术有关的。

  除此之外,石室的墙角还堆着一些黄铜制成的炼金设备。

  瓦尔转了一圈,除了发现石室的主人是个变态炼金术士,没有找到额外的信息,于是来到对面另一个石门前,轻轻地伸手推去。

  没推开。

  瓦尔再推了一次,这次力气大了点。

  大门纹丝不动。

  瓦尔不信邪,退后几步,斜下身子,调整重心,将全身力气集中到肩膀上,用力向石门撞去。

  砰!

  瓦尔的身体以原样的速度弹了回来,他咬牙咧嘴,痛得五官扭成了一团。

  “难道这门上了锁?可这也没锁孔啊?”瓦尔再次朝大门上踢了一脚。

  大门突然开始微微震动,慢慢地浮现出一些紫色的魔法符文。

  猎魔人常用的法印技能实际上就是一些进过改造后的简易魔法,身为猎魔人多少会掌握一些基础魔法知识。

  瓦尔还没做到出师,了解的魔法符文更加有限,他趴到石门上,近距离的观察着那些细若游蝇的符文,绞尽脑汁地解读。

  “禁闭……攻击……锁死,还有这个词,是间谍的意思?”

  瓦尔试图根据自己稀少的词汇量来解读石门上魔法的作用。

  “前三个符文,是指大门被攻击后会锁死?那后面的间谍是什么意思?”瓦尔来到炼金术士的工作台旁坐下,苦恼地捂着头思考。

  “间谍……间谍……,这个词好像还有一个意思,是什么呢?告密?为什么要告密?向谁告密?”瓦尔猛地抬起头,如梦初醒,“向石门的主人告密!”

  他立刻起身,打算回去摇人,等找到自己的老师后再来一探究竟。然而已经晚了,呼啸声从隧道里传来,穿着带兜帽的黑色斗篷的男人像蝙蝠一样从来时的石门飞入室内,带上了门,堵在门口,面具下的眼睛冷冷地盯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