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卡牌入侵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手下留情

卡牌入侵异世界 寂寞的眼光 3365 2020.03.08 12:00

  陈谦从叶辰的卡槽里拿走的卡,总共有九张,全部都是掩饰型的卡牌,在卡牌界有一个专业的术语叫做,辅助卡。

  九张卡牌串在一起,刚好能结合成一种套装理论。

  名曰:【天网恢恢】。

  ……

  晚间。

  抬头向上,天色已渐黑,玻璃天窗刚好能看到幽黑夜景,场内有篝火数处。

  就在刚才,学员之间的寒暄已经结束。

  中间的一大场地已经被清空出来,作为论武的地方,四个角落赫然配着四个电子机械,形成一个卡能结界。

  学员站在两边,一边是新人,一边是老生,各自有着各自的情绪心境。

  老生们淡定自若,嘴角却是默默噙着笑。新生则是眉飞色舞,热血沸腾,握拳蓄势待发。

  因为接下来的就是新老交流。

  对于此,老生想着能够痛宰新生,给这群萌新一个下马威。新生则想着能够打脸老生,告诉他们什么叫做以下克上。

  “咳咳,大家好。”

  在新老交流之前还是要有介绍,场馆最前方站着一位俊帅男子,他面带笑容,背后一双火红色的翅翼如流焰飞舞:“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好,我叫做刘飞羽,是你们法师系的学长。”

  众人神色振奋,挥手呼喊,台上的这是位人物,刘飞羽是前三届最强的代表,学院大社团之一焰门的门主。

  陈谦也知道他,刘飞羽的名声很大,他近距离观察着这位学长,内敛的气质,春风似的微笑,长的是一表人才。

  “在新生晚会上,我们先来热情迎接一下众多学弟学妹,欢迎你们加入索尔卡牌学院!”他听到刘飞羽这么说。

  “呜呼!”

  “欢迎!”

  老生们顿时鼓起掌,他们眼中带着赞许。学院内学员们都很团结,想起之前在新生晚会上的感动,老生是由衷的欢迎学弟学妹。

  陈谦看到好几个新生感受到这股欢迎,神色满心欢喜,这时想说些感谢的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不断点头,小脸微红,回应着老生的温暖。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很热情,太热情了。”陈谦注意到刘飞羽自己也拍着手,不过停了下来后,便打趣道:“但老生们你们看,学弟学妹们能都不说话了,还拍什么手,都不知道人家在等什么吗?”

  “哈哈哈。”

  刘飞羽笑着道:“大家又肯定觉得我多话了,哈哈,为了不让学弟学妹希望落空,我们赶紧进入主题吧。”

  “好了,我想这边大家应该都期待着,我就不再多嘴了,由我宣布,你们等待的新老交流,现在开始!”

  周围却是一阵喧嚣,陈谦发现刘飞羽很会说话,几句话就热了气氛。

  他继续在台上道:“大家请拍手欢迎,老生们这边派出来的是,熊师弟。”

  “熊剑天!”

  壮硕如山的熊剑天仰头干了酒,大步流星的跨入电子结界,神色不怒自威,背后是被一把白布包裹的古剑。

  老生们震天高呼,拍手声比刚才还振奋。熊剑天实力强大,为人宽厚正直,在他们这一届中是仅次于刘飞羽的天才,说是仅次于其实也相差无几,战力和影响力皆是极强极强。

  在台上鞠了个躬,熊剑天向各方点头示意。

  在台上,刘飞羽继续微笑道:“而这一届新生要派出来的则是,嗯?”

  他忽然不说话,神色有点像愣住了。

  很快反应过来后,他先清了清喉咙以掩饰尴尬,心中却是无比惊讶,稿子上面的怎么不是令狐宇,而是那个陈谦?

  刘飞羽抬起头有些疑惑,他不是没有听过陈谦这个名字,反而正是因此才会讶异,陈谦不就是一个吃软饭的,侥幸跟李学妹抽到同间宿舍,这种人什么时候成为代表新生的人物?

  难道是写错了?

  他快速的看向台下学院内的三位讲师,发现他们居然都正经坐着,神色坦然正常,丝毫不觉有异。

  今年负责主办新老交流的黑凤讲师更是对他笑了笑,静静品着手上的美酒。

  “是我想错了?”

  刘飞羽纳闷着,他不知道这些讲师其实背地里都已经跟令狐宇背后的势力串成一气了,他们答应这件事不会插手。

  便当作一个看戏者,身在局外之中。

  而刘飞羽心中纵然隐隐觉得事有反常,却也知道这时候点出来百害而无一利,他压下了疑惑的念头,继续念着稿……

  “陈谦,让我们欢迎他进场。”

  “陈谦作为新生第一人,不仅修为盖世,技术高超,这一次更是许下壮言,势要让老生栽个跟头,让熊剑天成为他脚下的……”

  刘飞羽念到这里根本念不下去了,太夸张了,他心中暗自浮出怒气,这是谁写的稿子,根本就不是什么介绍,而是赤裸裸的挑衅!

  最后他没说出来的三个字是”垫脚石”,前面还有什么让”老生栽个跟头”,这都些什么跟什么!刘飞羽愤懑的想着,这种叛经离道的心思也就罢了,怎么敢如此写出来,他莫不是要掀起新旧生之间的矛盾?

  然而这时他转念一想,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出自学生之手?

  一念至此,他便向着台下的陈谦飞瞥一眼,这一看刘飞羽顿时明白是陷害的。

  陈谦坐在位子上淡淡的微笑,神情啼笑皆非,带着一丝嘲弄。虽然这个表情也不对劲,但明显不像是会挑衅人的愣头青,这是一瞬间刘飞羽便可断定,这个稿子绝不可能出自他手!

  “这是阴谋?”

  当下,刘飞羽下意识的就再看向学院讲师们,却是发现他们依然坦然而坐,面色随和,自然的就跟平常无二样。

  越是坦然,刘飞羽的心更是寒冷。

  这一瞬间,他心中想点出事情诡异之处的火顿时熄了。

  因为刘飞羽知道讲了出来非但没用,而且可能会把自己卷入危险的漩涡。他虽然不怕,但也从不想要飞来横祸。

  而且此时台下已经有老生忍不住了:“这一届新生是怎么样,以下犯上吗?”

  “是都自信心膨胀吗,还想要让老生栽个跟头?”

  他们就像是串通好的托。

  刘飞羽再看向电子结界中的熊剑天,他看得出来这一直为人正直的熊师弟,似乎是没有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好毒的计。”

  刘飞羽看得很深,他现在甚至猜想熊剑天都可能是故意安排上的,这个熊剑天做人是一板一眼,遇上他不管是谁他都会用出全力。

  而想到那个陈谦根据规定居然得硬接二十招,刘飞羽心中便不禁发寒。

  这个布局好广,而且全无破绽,背后天知道是什么样的势力在操控。

  ……

  与此同时,令狐宇正坐在位子上,淡淡的笑着,血色的唇在红酒上轻尝,这一切自然都是他计划好的。

  坐在同桌的纳兰一直在观察着周遭,此刻看到令狐宇笑了她心中就十分不爽,眼中又出现狡点,她心一动就要出言捣乱。

  这时,她却是发现令狐宇冷冷的目光朝她射来,那个眼神冰寒刺骨,真的危险,纳兰的娇躯打了个哆嗦,想说的话不禁又被她吞了回去。

  而在此同时。

  “你们吵什么吵,是不是没见过陈师兄的厉害!”

  新生群中蓦然出现一个声音。

  “不过就是长了几岁,真以为自己可以得瑟了,呵呵。”

  “一群井底之蛙,居然连陈师兄有多强大都不知道,你们这几年白活了。”

  响应声越来越大,居然一致都是在捧着陈谦的名声,靠着与老生们的不断摩擦和吵架,陈谦在短暂时间被捧的好像真的是新生第一人,名声水涨船高。

  声音不易被察觉,都藏在了人群之中,纵然都是托,谁又能知道呢?

  令狐宇笑得越发越开心。

  “把你捧得越高,过一会儿,你掉下来的时候就有多疼,别摔死了……”

  他要捧杀陈谦的这个行为很明显,好几个新生都已经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过又怎么样,他谋划了这么久的计是这么容易破的吗?

  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如今,事情反常到大家都知道有妖,令狐宇却早算到不会有人真的敢站出来。

  大家都很现实,如果代价很有可能是自己,没有人会正义到站出来。

  而就算站出来,人微言轻,这时候也阻止不了陈谦参加新老交流了,都要生米煮成熟饭了,这一点声音也坏不了大局,令狐宇根本就不在意。

  他要的只是”陈谦被打残”这个结局,那时候他就能名正言顺的找理由申请挑战赛,要求转换宿舍。

  所以说他有私心,此计太狠辣。

  然而。

  坐在场边,陈谦依然是不动声色,脸上看不出有任何情绪变化。

  反而是他旁边的叶辰和李青蝶,两人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眉头紧锁,神色担忧。

  “你,你怎么应对?”李青蝶颤声问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谦品了口温酒。

  “你,笨蛋,你还有心情喝酒。”李青蝶气急。

  闻言,陈谦侧头,轻声笑着:“哈哈,此时不喝,更待何时。”

  “你……”李青蝶俏脸粉煞,话声却是被陈谦打断。

  “不说了,我去了。”

  说完把酒杯放在桌上,人便默默的起身,在众人的目光之下,陈谦如轻风般淡然的走进电子结界。

  身影潇洒,风轻云淡的就像是轻鸽,不管不顾别人的眼光,陈谦目光始终平静如水,水又是那种没有波纹的水井,深邃却又有平和。

  “你便是陈谦?”

  熊剑天皱着眉头,飞瞥了陈谦一眼,他对眼前之人的印象极其不好,任谁对一个放言要把自己当垫脚石的人都会不爽的。

  而在同时他又发现这居然是一个熟人。

  “我知道你。”熊剑天眼睛微微一瞇:“你是竞技场上二十连胜的人,你很有名。”

  陈谦点了点头:“嗯。”

  “不过,年轻人太自信不好。”熊剑天转了语气,听起来像是苛责。

  “嗯。”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熊剑天解开了背上的古剑,大手轻轻摩擦着白布。

  “嗯,这样很好。”陈谦淡笑着。

  “我也不希望你手下留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