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卡牌入侵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卡战

卡牌入侵异世界 寂寞的眼光 2624 2020.03.08 20:00

  陈谦与熊剑天抱拳敬礼,几分钟之后便是实打实的卡牌战斗了,他不紧不缓的走到结界的角落,熊剑天也做了相同的事。

  一进入战斗状态,陈谦的神情就变得认真专注。

  他单手飞快把卡轮盘装在左手上,检查有无出错,另一手在卡槽里滑过,熟悉着卡牌的质感。

  一切就绪,陈谦开口:“我好了。”

  场外顿时寂静无声,许多人都凝着气看着战斗。

  大部分新生对于陈谦的实力一无所知。

  熊剑天在另一头轻轻抚着他的古剑,白布已经被他解了下来,古朴的剑意如同火光盎然,这是一位卡牌剑修。

  “我也好了。”他一板一眼的鞠了个躬,接着轻声道:“根据规定,我会把实力压制在七成,你必须接我二十招才算结束。”

  陈谦点头:“那便开始……”

  熊剑天颔首。

  他的身影开始模糊,显然已经用上隐身卡牌。

  忽然,他就如同出弦之箭冲了过来,暴风之势,手上古剑劈砍,一瞬间,就是三四道银光飞射出来!

  【银河九天】卡牌,在战斗的同时熊剑天就已经召唤出来,恐怖的操作,只是一瞬间的事。

  面对激烈的攻击,陈谦眼神淡然,他也丢出一张卡牌,卡牌在细指上旋转飞舞。弹指之间,熊剑天眼前就出现一道白色的光墙,圆弧状的包围住他。

  熊剑天不管不顾,单靠着强大的肉身之力就撞开了光墙。

  然而这时候,陈谦掏出了一根法杖,熟练的就指挥着光墙再次包围,又限制住了熊剑天的冲势。

  熊剑天纵然肉身之力恐怖,被光墙这么一纠缠,却也觉得无比麻烦。他召唤出一张攻击卡牌,在场外的某一个地方顿时就出现了一个模糊身影。

  【剑士的厉啸】。

  身影的面貌朦胧不清,却可以看到嘴巴张开来,一股恐怖的音波就炸了过来,而且是如海浪般滔滔不绝。等到卡牌能力用尽,陈谦的光墙手段也被攻破。

  但这不是陈谦唯一的卡牌,再次扔出一张天蓝色的卡牌,卡牌在卡轮盘里悄悄旋转,突然就化作了水流从四面八方涌向熊剑天。

  【基础水流术‧束缚】。

  那些水流带起了破碎的光墙,化为满天的波浪,银色的如同天上银河下凡,再次包围住熊剑天。

  熊剑天面无表情,原本的剑光和冲势被水墙挡住,他只能再扔出一张卡牌,此卡似乎能够增加他的剑力,用力一劈,手握古剑把陈谦的水墙劈开。

  这一劈开,熊剑天再次迅速的拿出卡牌,卡牌爆开,他手上的剑影莫名的分成九道,光芒暴涨,从九个方向斩向依旧在边界的陈谦。

  每一剑都像是破天之剑,苍茫的气息从剑上散出,熊剑天眼神冷凛冰寒,这一击他用出了三星卡,陈谦没有任何方法挡住,情况一时间极其危险。

  “嘶……”场外的学员倒吸一口气。

  熊剑天的攻击实在凌厉,如同穿云箭般挡无可挡,从场外看着,他们就不禁把自己给代入进去,心里虽然不想承认,但他们还真的没有办法解决困境。

  那一剑的恐怖,还是在于熊剑天的卡牌【分剑】,一下子要挡的剑势就从一道便到九道,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卡徒能去抵挡的。

  令狐宇在场边轻尝了一口酒,眼睛微瞇。

  而站在场下,一直看着战斗的叶辰替陈谦暗自捏了把冷汗,他知道陈谦的恐怖技术。

  这一点他比别人了解的都还多,他也知道熊剑天不可能一招就让陈谦败阵,但他却认为这一招分剑之术瞬间就会让陈谦陷入困局。

  分剑之术不好解,因为这些不是幻影,而是必须要挡的剑气。陈谦可没有那种能够大范围挡住攻击的卡牌,那些都是三星的,他被限制在了境界之上。

  在台上,熊剑天的神色冰冷,他做为当事人,非常清楚这一剑陈谦挡不住的,纵然他只用了七成力。

  在刚才短暂的交锋中,他摸清了一件事情,陈谦的卡师境界居然只是普通卡徒,所用的皆是低等阶的一星卡。

  这代表着他绝对挡不住!

  这时候,不像众人所想的,陈谦退了一步。

  他又出卡了,只见陈谦面前蓦然出现无数道五锥晶体,如同冰绫一样挡在剑光之前,然而却都化为粉碎。熊剑天的神色依然冷冽,心中冷笑,这样的小手段在他的剑势之下根本无济于事。

  却没想到,陈谦的身影一晃,就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的身旁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洞,他一脚跨了进去,就此消失。

  居然是【二次元理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出来的。转瞬间,陈谦已入了异空间。

  而这还没完。

  熊剑天古剑劈在空处后,他立时转身,却是看到眼前飘来九只灰暗的蝴蝶,翅膀飘飘着,香风扑鼻,飞来的势头居然隐隐成了阵形。

  “妖了……”熊剑天心中一愣,忽然不敢正面接触这些怪东西。

  刚才他的分剑之术陈谦是怎么化解的,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哪敢再碰这些诡异的东西?

  而不只是他,场外的令狐宇也是深深蹙眉。

  他想不懂为什么陈谦的打法让他觉得无比怪异,他知道陈谦是铠士系的,但在战斗上的表现根本看不出来,反而处处透露着一股黑魔系的邪异难测。

  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感觉事情的走向好像慢慢不是掌握在手中了。

  而一直目不转睛的叶辰眨了眨眼,说实在话,看到陈谦居然诡异的逃脱了,他心中既是惊讶又是觉得似乎也该如此。

  惊讶是在于陈谦的实力又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面对星光大卡师居然能够还手。

  理所当然则是因为他好像已经预料到了陈谦的恐怖,仔细想一想,发现这整样的战斗发生在陈谦身上似乎莫名的合理。

  他跟陈谦战斗过,那种诡异鬼魅的战法正是难缠的地方,炉火纯青的技术总让他感到被束缚在蜘蛛网上,怎么也挣脱不开来。现在熊剑天似乎也慢慢走入了这样的局中……

  熊剑天往后退了一步,却是觉得自己身后撞到什么东西,他这时不禁浑然变色,转头一看,陈谦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了。

  如此短的距离,他的长剑失去了作用,熊剑天临危反应也真是强,左手握拳往陈谦胸膛轰去,一触之下却是发现手感坚硬如石,彷佛打在了山壁之上。

  “防御增幅卡牌,他居然是铠士系的!”

  还由不得熊剑天大惊失色,陈谦的双手却是已经覆盖在敌人的额头上,手掌中夹着一张卡牌,上头是一个神色狰狞的巨神顶着天,宛若罚跪。

  【折磨卡,泰坦巨神的罪刑】。

  这一张折磨卡也只是一星,召唤条件更是苛刻的离谱,居然要把卡牌按在敌人的额头上才能发挥作用。

  然而此时,陈谦居然莫名其妙地做到了。

  “天网恢恢,对我,你不能留手。”他轻声说着,这时身前的九只蝴蝶猛然互相撞在一起,奇妙的变出了一条锁链,缠绕在熊剑天身上。

  胜负已分。

  陈谦的锁链招术有锁住对方卡能的效果,没有了抵抗的能力,熊剑天在折磨卡的精神攻击下,保护力量飞快下降。

  很快,不过十息,熊剑天的保护力量便下降到被踢出比斗,还不到二十招。

  纵然他是星光大卡师,卡能海量,保护力量也很多,但到最后依然是被陈谦给击败下场。

  哐哗一声……

  场外,令狐宇面色难看,拿起酒杯就暴怒摔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他忍不住怒吼。

  好好安排的计怎么就这么被毁了!

  而在结界最近处,李青蝶却是笑靥如花。

  她凝眸望着陈谦,清澈的桃花眼秋波盈盈,既是庆幸又是惊喜。

  “好厉害……”眼睛一眨一眨的,像天上的小星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