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卡牌入侵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无畏之心

卡牌入侵异世界 寂寞的眼光 2828 2020.03.07 16:03

  “为何要怕?”陈谦侧头,悠悠的说着。

  话一说完,他便没再停留了,提起脚步,往通体琉银的2号大楼走去。而一直到大楼的玻璃门悄悄关上,叶辰却还忘不了陈谦最后的那个眼神。

  那个眼神,意味不明,他解释不清楚,也看不明白。

  只是他原本一颗慌乱焦急、快速跳动的心,此时却是慢慢的镇定下来。

  陈谦,这个名字,似乎正缓缓代表着一股所向披靡。

  离一切成熟,也快了。

  ……

  早晨的上课没什么有趣的,作为铠士系,自然是在锻炼体魄,捶打肉身之力。

  铠士系所要培养的是如狼似虎的战士,铁血般的冲锋陷阵,气魄冲天,肉身之力自然也要强大,这指的不是肌肉,而是内敛的人体力量。

  然而陈谦早就立志做一个不一样的铠士,他一如既往地在偷懒,偷工减料的事情似乎随手拈来,几位同门的学员看得都暗自摇头。

  “身在铠士系,锻炼肉身却不认真,他完了……”

  陈谦也不是这么混过早上的,他在眼睛也时时刻刻观察着学员和讲师,观察着他们的卡牌之道,他们运用卡牌的思维,这些对陈谦来说才是真正该学习的。

  肉身就算了,他已经想好要把黑魔系结合在铠士打法中,具体的理论和方法是要靠自己去摸索,顿悟的。

  下午的课基本上是卡牌理论,陈谦这时候才发现卡师对于卡牌的操控力强弱,居然是看对于卡牌的了解认知。

  他得知后不禁晒然,难怪他对于卡牌的掌控力总是几乎完美,原来是因为这个啊,也是,他对于卡牌的认知超出了这个世界不知道多少层级。

  这也让陈谦发现这些卡师也是很认真在学习每一张卡牌,任何特性都要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完美掌控卡牌。

  回到宿舍后,他跟李青蝶之间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摩擦了,相反的,已经如同普通朋友般平静对待。

  在厨房里,陈谦包办着伙食,不经意的道:“新生晚会快到了。”

  “嗯。”

  “你觉得谁会代表新生跟上一届的人论武?”

  李青蝶雪颈轻侧,迟疑道:”通常是派最强的,所以,应该是我吧……”

  陈谦晒然一笑。

  “她居然不知道她背后的那些龌龊事……”

  通过简单的试探,他发现李青蝶居然不知道她背后已经有人开始谋算自己。

  这也让陈谦松了口气,他可没有大度到跟一个想害自己的人住同一间宿舍,就算是很娇艳的美女。

  另一边,让陈谦很是讶异的是这个李青蝶的性格,没接触之下只以为她高冷如天上星河,距离遥远,不带烟火气。接触之后虽也是一副冷冰冰的姿态,却让陈谦感受到一股纯真。

  转眼间,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马上就是新生大会了。

  新生大会在六栋教学大楼的中央,也就是那个标志性的琉璃半圆建筑物,水蓝色的,就像是宁静的大海。

  外面的骄阳依旧,天气已经慢慢地转冷,连带着的是气氛,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剑拔弩张。

  索尔卡牌学院内可不是外面想象中的伊甸园,这一园可深藏着无数浑水,稍沾便有可能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一场大戏终将到来,陈谦走在路上,面色轻松,他清楚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换做是其他人恐怕已经找机会换宿舍了。然而他依旧是风轻云淡,不紧不慢的走进圆形晶体建筑物。

  来到广场内,陈谦一边走着一边环顾,这里是个四方形的空间,非常大,周围堆砌的是烧红的玉竹,增添暖意,看起来也煞是好看,这里还有分上下两楼,二楼的墙壁上赫然刻着好几个栩栩如生的雕像,各有百态,那些都是诞生在索尔卡牌学院的天才

  这时已经聚集了许多学员,可不只新生,前两届的学员也都在这里,场面看起来温和温馨的。

  “陈哥你到了?”叶辰注意到陈谦来了,他却笑不出来,今天的这场戏他也知道。

  陈谦反倒是笑了:“是到了。”

  “今天不让我给你看卡牌啊。”他难得说了句玩笑话。

  叶辰却笑不出来,他心中还是有担忧,反倒是陈谦这个被谋算的人,在他眼里属明白人里最轻松自在的。

  “陈哥,还说笑啊……”叶辰手上握着酒杯,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喏,那就是熊剑天。”

  他指向的是一位虎背熊腰的男子,背上用白布覆盖着一把古剑,一双眼睛如凶熊般残暴,一看就不好惹。

  陈谦淡然一笑,手指指向另一方:“熊剑天不用在意,不过,那些人……就是那些人吧。”

  陈谦话里有深意,早在走进会场他就注意到一股视线正看向自己,眼神说不清是好是坏,不过那种玩味,陈谦一下子就知道是什么人了。

  “是的,领首令狐宇,弘扬卡业的少主。”叶辰这时候也不闭在隐瞒。

  “他追求李青蝶这件事是公开的。”他暗示着这件事里可能还藏着私仇。

  陈谦点了点头,眼神不经意的一瞥,看见李青蝶赫然也坐在那群人之中,气质就像是绿叶中的一朵千山雪莲。

  他微笑,笑里的意思似乎是老早就猜到了。

  叶辰仔细瞧着陈谦许久,这一次依然没有看出慌张的神情,他叹了口气,只因为他心中居然也信了陈谦的那一股自信,纵然他从小所学皆告诉他卡徒横跨两个境界战大卡师是不可能的。

  “喔,对了,陈哥可知你的游戏号已经换号了。”叶辰岔开了话题。

  陈谦也确实觉得这更有趣,他挑眉:“换号,怎么了?”

  心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花费一天打下来的经验值不会被搞没了吧,虽然说没太认真练级过,但好歹也花过我的时间。

  或许是知道陈谦的想法,叶辰心有灵犀的道:“经验值不会变的,只不过是卡牌公司把我们的号提升了一下,从普号变成白金号而已。”

  “补偿?”

  “对。”

  陈谦淡淡道:“有差吗?能打就行。”

  他管什么普号和白金号,在卡神世界他就没遇过敌手,有趣的是,当初陈谦和李青蝶说好十级后共同闯荡栏桥城。不过之后因为妖兽大乱,李青蝶先莫名其妙死了,现在陈谦要换号,李青蝶可不见得认得这新号呢。

  就在陈谦这边与叶辰聊得如火如荼之时,另一个圈子可不是如此,那里每个学员都静谧的吓人,似都在盘算下一步。

  约莫有六人,皆是卡牌奇才,身家背景也甚是不凡,可以看作是高端圈子,原本叶辰也该在里面的。

  此时,令狐宇坐在主位,他冷眼旁观着,忽然道:“叶辰与他说着话,说着我们的话。”

  言下之意,就是明说叶辰背叛了。

  最左边的少女嫣然一笑:“你站我们这一边,不也揣着不一样的心思。”

  她的意思更直白了,令狐宇在这段时间做了很多事,表面上是背后力量默许的,但实际上也参杂了很多他个人的意思,这意思在圈子里也早就挑明了。

  “我的心思就是海亭,一心一念自然都是她。”

  “怎么?纳兰,你有意见?”

  令狐宇后背靠在椅上,邪魅狂狷的样子,带着一股潇洒的气味,的确很有吸引力。

  他的面容本就丰神俊朗,令狐宇就也有着天生洒脱的气质,好似草原上是自由也疯狂的天鹰,他给人平时的感觉是强烈的距离感,但当他接近的时候却又隐隐生迫,这是种天生的霸道。

  李青蝶抿着嘴唇,眼神飘向他方,似乎只是在听一句普通的句子。

  纳兰倒是回了一句:“我可有舍友的,怎有意见?”

  这句的暗讽倒是要狠狠戳了令狐宇一下,就是在暗示他,你看李青蝶也有舍友的,谁知道人家宿舍中发生过什么。

  不过令狐宇也不在意,大笑了几声,便随口拉开了话题。

  然而在谈话间,没过多久,他忽然伸手招了身后的仆人过来,眼睛微瞇,附耳轻声道:

  “叶家的叶辰,找一个刺客,去把他家给他送资源的人给弄消失。”

  语气中不带恨意,不带私仇,似乎像是为大局谋画。

  而仆人也点头,这种事他看多了,跟了这样的主子就经常发生。

  不过接着他的眼神看向陈谦,似乎在等令狐宇示意。

  令狐宇何等的聪明人,顿时笑道:“不用理会,好好捧着他,我们等会看他从云端摔下来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