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卡牌入侵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杀妖 (求票呀 好餓)

卡牌入侵异世界 寂寞的眼光 2784 2020.03.26 12:00

  如果被其它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被说是陈谦在乱来。

  他从石壁上下来后,双脚踩在地上,拳头上的伤口更加严重了,这在别人眼里更是疯狂的行为,何必冒这个险去下山,如果拳骨废了那真是得不偿失。

  陈谦当然不是莽撞的人。

  他其实在想一种新的练拳方式,单纯对石壁轰击只能磨练到【护体真气】,对于拳法没有帮助。

  反而是这样落下山虽然惊险,对于反应力、战斗本能,还有身体素质都是飞跃性的刺激。

  他要能一瞬间判断哪一块石壁有突起的地方可以借力,同时更是要把拳速催到极限,跟雨滴打下来一样,减缓降落的冲击力。

  眼力要敏锐,步法要精确,拳头要硬要快,这些都是铠士系要训练的东西,未来陈谦近战的时候都会成为关键的秘密武器。

  喔不,不是未来,现在可不就要准备去妖兽场捕猎。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陈谦扭头一看李青蝶还在天梯上,顿时说着,同时他再次把拳头拢进袖中。

  他身上有一部分卡能还在支撑着【天梯】运行,自然能够让青石梯轻易降下来,不过这容易暴露手上的伤口,想想便不做了。

  闻言,李青蝶脸色微微黯然,回了个”嗯”便从天梯上走了下来。

  刚才她还沉浸在一种情绪中,然而此刻已经醒了回来,不只醒了,而且还像是被戳破的梦境,噗一声,不见了。

  她挺直了薄弱的腰脊,洁白的裙子柔弱无依,一双清澈的眼睛很坚定,她看了陈谦一眼,没说什么就走了。

  或许有些事情先要沉淀吧……

  “而且父亲的病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陈谦没有看到李青蝶转过身低声呢喃的一面,那是脆弱又柔软的表情,就好像一直坚强的心裂了一条缝。

  等到她离去,陈谦也大步往学院妖兽场走去。

  浑阳蛇据传血多,刚好让他来放放……

  ……

  与此同时,学院A区9街,一处宿舍中。

  “公子,李小姐自从刚开始进入凌式三号计划实力垫底,如今在新一轮的排名之中,往上了两名。”一位侍者低着头汇报。

  “嗯,我知道了。”令狐青城点点头:“很正常的事,青蝶是李家未来的继承人,李家之前都只是在锻炼她基础而已,很快就会一飞冲天。”

  “我不也是如此。”

  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令狐宇摆摆手让侍者离开,在他面前坐着一个人,跪着一个人。

  学院按入学时长计算辈分的,这位坐着的叫作吴长生,三年级生,大卡师,平常不显灵,擅长的是木工方面的锻造。

  跪着的呢,是他弟弟,新生锋头很盛的令狐宇,此时正垂眉低眼,甚至隐隐表情有些惊惧。

  “学弟,我的木偶人好了?”令狐青城给吴长生倒了杯茶,态度说不上是恭敬,但能人感受到尊重。

  “好了。”吴长生笑着接过茶:“没想到学长怎么早就要锻炼自己的体质,比我当年强多了。”

  吴长生也有一些背景,不过他在令狐青城面前不敢托大,眼前之人是学院最神秘的弟子,手段通天,这一点他很清楚。

  当年令狐青城拒绝凌式三号计划的事情震动整个索尔学院,连老院长都出面了。

  根据一些内幕消息,令狐青城已经觉醒了辅助系中万年难遇的”百魂体质”,这体质能让他分魂而出,同时驾驭不同卡牌对象。

  “学弟谦虚了,学弟的木工之术可是独冠学院,前几日不是还开了一家木院。”令狐青城温和笑道。

  相比起弟弟的阴沉阴鹭,他显得温暖如阳,说话如春风吐息,待人平易近人。

  他最厉害的本事或许还没有人发现,他总是能让人如沐春风的说话,而且总是能完美的调控情绪。

  “想用用吗?学长的木偶就在那。”

  吴长生的确很厉害,他制造的木偶就在旁边,栩栩如真的就像真人,连学院的服饰都穿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学员,毫无破绽。

  令狐青城大了他一届,两人都是辅助系的学员,而这个职业……可不是名字听起来那么温和,平平无奇。

  要知道某种程度上,辅助系比全能系还要包罗万象,比黑魔系还要诡异莫测,手段之多难以想象,不只杂而且神秘,很多都是远古传下的秘术。

  他们多以操控秘器出现,奇技淫巧,各式各样的学问和技术层出不穷,而且每个人修练的可能都不一样。

  据说曾经有一个卡宗想要杀掉一位天才卡王,然而那卡王站着不动给他杀了整整十年才杀死,当时轰动这个世界。

  因为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天才卡王是辅助系的,毕生都在修练”吃卡道”,进食卡牌之力使他体型厚重肥胖,一用了巨山之术,整个人如大山般砍也砍不动。

  所以说任何一个辅助系学问都不可小瞧,吴长生的木工之术有一天也可能惊天地、泣鬼神。

  “不了,我一会儿带着学弟的成果去妖兽场练手。”令狐青城哈哈大笑,神情洒脱,让人把吴长生的木偶给收进来。

  看着那木偶,一旁跪着的令狐宇明显身子颤了一下。

  辅助系的博大精深,也侧面说明了令狐青城的”分魂体质”有多么恐怖,毕竟此体质能让他一次精通了好几门学问。

  或许半甲子年能让普通辅助系卡师学会木工,他却可能已经掌握了操纵之术、御人之术、巫偶之术、魂语之术。

  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令狐青城到底会什么,只知道他会操纵木偶,而且操纵的技术如臂使指,木偶在他的操控下就如分身。

  虽然只露出了一点手段,然而所有知情的人都知道他很强,强的诡异,具体有多强没人知道,因为自从三年前,木偶便开始代替他出手了。

  有时候甚至木偶不出手,他也能杀人。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付清了制作木偶的报酬,令狐青城便把吴长生请了出去。

  待吴长生离开后,他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没有说话,收了笑容,目光幽幽的渗人。

  “冷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这里,璇冰回来了也叫她在外面待着。”他忽然冷冷说着。

  一个侍者微微点头,走了出去。

  紧接着,就见到令狐青城的身子好似鬼魂,轻飘飘的站了起来,他示意亲身侍卫在门外站着,自己则是把门给关上。

  不只是把门关上,他把窗户也阖上了,窗帘拉起来,仔细不露出半点光,灯全部关掉,直到宿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寂静的好像九幽地府。

  无灯,无光。

  现在唯一的光只出现他的眼睛上,只见那是一双妖异的重瞳。

  关上了灯后,才发现一只是淡蓝色的,另一只则是幽绿色的,好像鬼火跳动着,直看得令人心中发渗。

  四周也寂静的恐怖,连蚂蚁走在地板上的声音都能听到,彷佛与世隔绝了,在这里,一瞬间,五感全部消失。

  你看不到东西,听不来声音,摸不着事物,嗅不出味道,你,好像也不是你了。

  绝对的黑暗。

  “呵呵……呵呵……呵呵……”坐在漆黑的椅子上,他一个人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不大,但在密闭空间里不断回绕,彷佛来自魔鬼的声音。

  “弟弟,你知错吗?”

  令狐宇跪服在地上,手心后背都是冷汗,表情忍不住扭曲颤抖。

  “我错了。”

  “我让你去杀一个人,给你了那么多资源,结果陈谦还是没死,呵呵,你去木偶房吧!”令狐青城不再是温润如玉的模样,他就像个阎罗魔鬼,一拍桌子。

  莫名的,四周地板、墙壁也不断传来诡异的震动。

  转头一看,一个房间的门咯吱一声,摇摇坠坠的打了开来,里面满满都是面无表情的木偶。

  绿色的眼睛,腥红的嘴唇,一滴血从眼角流下。

  在令狐青城的注视下,令狐宇纵然头皮发麻,也像条虫子般慢慢爬进了漆黑的房间里,门关上。

  “哈哈哈哈……”

  在歇斯底里的笑声回荡下,这些木偶人看到令狐宇找他们坐半了,一个个彷佛也开心笑了起来,眼睛闪闪发光,正不断挥手、振奋。

  ……

  不久后。

  这间宿舍走出一只新出炉的木偶,宛若真人。

  摇摇晃晃的,往妖兽场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