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卡牌入侵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遁卡

卡牌入侵异世界 寂寞的眼光 2109 2020.03.31 12:00

  源自于上古传说,这个世界里也曾有过天道混沌,无尽黑暗。而在天之下也曾有一位父神,力拔山兮,名约盘古。

  盘古毕生奔走于天下,开天辟地,孕育了河川,植种了百草树木,化身为巍峨巨山,甚至创造了给予散发温暖的太阳。

  一花一草,一土一沙,甚至是最毫不起眼的小石子,都是他亲手留下的,牺牲了数百万年的时间,

  西海,南荒,北漠,东山,任何一角都存留着他的踪迹。

  可以如此说,有他,才会有这么一个灿烂的世界。

  然而,就算是神也该会有衰弱的一天,慢慢的盘古逐渐老去,孤独终老,寂寞寥寥。

  在晚年时他忽然发现这片土地还缺了点什么,是他年轻时不曾发现的,就像少了火焰的凤凰,如今的这个世界还并不完整。

  然而他想不通究竟缺的是什么。

  终于,在有一日发觉炽热的火焰也需有木柴在旁时,他想明白了,这个世间缺的是陪伴,缺的是欢言笑语,缺的是那么一点点生气,没有万物生命的世界,总是死气沉沉的。

  所以盘古创造了人类。

  而后他虽然又创造了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神兽,千奇百怪的动物。然而到头来盘古最钟爱的还是人,所以他赐予了人类两件最宝贵的东西,智慧和力量。

  有了智慧的人类就像长了翅膀的老虎,开始迅速发展,蓬勃的扩展势力,尽全力让全世界都染遍他们的足迹。

  有了力量之后更是让他们所向披靡,这个世间已经再也没有人能阻挡下他们的脚步,吹起号角,他们一路凯旋高歌,浩浩荡荡的江山都被攥在手里。

  与此同时,随着慢慢变强,人类却也开始有了喜怒哀乐,有了怨恨憎恶,有了争执,有了杀气冲天。

  在智慧之下他们变得骄纵,持宠而骄,寻欢作乐,终日以屠杀着善良的妖兽为喜,拿他们的躯体当作食物,占领着他们的土地来纵酒高歌。

  妖兽苦于敌不过人类的智慧和力量,终于有一日再也忍受不了人类残虐的暴行,便找上父神盘古求救。

  那也都是自己的孩子,盘古于心不忍,遂下令让人类终生不得入妖境,更是剥夺了他们强悍的力量,削弱了人类的体型,唯独留下了智慧。

  人类愤怒,他们开始厌恶起这位创造自己族群的父神,最钟爱他们的父神,厌恶化成了恨意,恨意又成了滔天怒海。

  最后人类找了一个机会,倾全族之力弒了这位父神。

  而在这场被称为最终战役的一战中,盘古,从未出手,他任由着渺小的人类攀上自己的双腿、胸膛、头颅,看着他们拿起长矛硬生生捅破自己的心脏。

  于是,盘古死去了。

  临死的最后一刻,他依然满怀歉疚的看着人类,似乎对剥夺了他们的力量而感到耿耿于怀。

  也就是这个眼神,让人类在卑劣的本性中,忽然生出了一股善良,于淤泥之中盛开了一朵慈悲莲花。

  死后,盘古的身体没有留存下来,而是化为点点星辰,成为了满天的卡牌。

  从此,这个世界少了父神,多了至高无上的卡道。

  ……

  这就是卡牌世界的由来啊。

  陈谦阖起了一本名唤”上古传说”的古籍,低头微微沉思着,没想到这是一个如此宏大的故事。

  父神看似拿走了人类的力量,削弱了人类,实则上却像是保护了他们。所谓物极必反,纵然在兼有力量和智慧的情况下,人类若是继续实施暴行终有一天会被万族群起攻之,那时候就是灭亡。

  然而当人类没了力量,而还存有着智慧,这就形成了各方的平衡。

  而在最后为什么留下的是智慧?而不是力量,这又是一个很有趣的点。

  陈谦觉得这是一本很引人深思的书,情节看似平淡无味,其实中间却是隐藏着不少发人深省的道理,每一个故事似乎都有着更深一层的内涵。

  如今,看到的可能只是表面的面纱。

  但陈谦如今要注意的可不是这个点,而是那无穷天道,也就是诞生了父神盘古的天道。

  大道由五十道鸿蒙紫气构成,天道衍化四九,遁去其一。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月满盈亏,太圆满的东西往往都不能永恒,方知万事不能十全十美,所以有四十九道。

  而这遁去的”一”,陈谦深刻的怀疑便是自己手上的这半张紫卡!

  源卡便就可算是是天道的一部份,卡皇境界之上或多或少都开始接触了天道的隐密,而天命抽卡便是最直接的一个方式,与天与卡道本源连接出一道关系。

  当【紫霞霜氮】卡牌爆裂的那时候,数不清有多少碎片,但最终却只有一片遁去了,其余皆是以天道的感悟角度化为卡牌,重新归回吴阁主身上。

  这不禁让陈谦越来越觉得这就是传说中的”遁卡”,而在这缕紫光从自己识海消失,化为了半张卡牌,他更加确定了。

  “遁卡”,与字面上的意思来说便是天道逃离的那一部分,它不受任何规则控制,不拘不束,我行我素,寻常任何一个永恒的卡牌定理在它身上都会失效。

  它能炼化吗?

  不知道。

  但陈谦觉得很有可能这张”遁卡”并不能以境界上的硬性规则看之,它的前身是五星卡牌,照理说是只有卡皇才有资格炼化。

  然而因为它是遁卡,一切都不能以常理渡之。

  就算是小小卡徒,也可能有机会掌握遁卡的力量。

  这就是遁卡的魅力所在,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他没有办法预测,没有办法想象,没有办法用规则缚之。

  甚至,它只有半张,外型就已经有了超脱之意。

  “让我看看你……”捧着半张紫卡,陈谦眼神闪烁着,他眼中有一股虔诚,是对研究的一股痴迷。

  仔细抚摸着紫卡上的纹路,陈谦眼睛明亮而通透,看着半张卡忽明忽暗的,有时手指头还莫名其妙的就穿了过去,彷佛这张遁卡只是幻影。

  你要让我炼化你吗?

  他轻声低喃着,话音迷茫沧桑,比之遁卡本身还要虚无飘渺,彷佛不在它旁边说着,而是从一个天涯角落而来。

  好啊。

  诡异的是,半张紫卡没动,却是有股陌生、软糯婉转的声音在陈谦心里,横空出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