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卡牌入侵异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玉佩有个俗称叫作”通讯器”

卡牌入侵异世界 寂寞的眼光 3085 2020.03.15 12:00

  五彩山,深处。

  夜幕覆盖住了万里晴空,就如同乌云遮住了光彩阳光,这五彩山深处的青葱树木逐渐被白雾垄罩,水气凝凝的雾霭在空气中漂泊。

  些微的雨,拍打在树梢、泥泞、落花瓣上,在隐雾之中,藏着万丈杀机,杀意浓浓。

  “等一下,听我指令。”在一群迷雾当中,白蒙蒙的一片,一位身穿着乌黑斗篷,面貌看不清的青年冷声说着。

  “擅动者,杀!”声音冷咧。

  “王,有何对策?”

  其中一个枯老的身影撑着拐杖飘了过来,身影鬼魅,语态恭敬,看着他浑身淡淡散发出来的气势,赫然是巅峰的星光大卡师。

  “等一下,虫瞳卡全部出手,结【千鬼虫瞳】阵法,先灭杀那群诱饵。”被称为”王”的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说着。

  他的话声天生似的带着股丝丝寒意,连他的属下都不自禁打了颤。

  “诺!”

  要想结【千鬼虫瞳】阵法,好像是需要先提前部属卡牌,七位黑袍蒙面卡师鬼魂一样轻飘飘的身子往外散开,穿越层层雾霭,脚踩定位,步伐似是很讲究。

  仔细一看,他们的站位踩在天地灵气的结点,身影迷乱,一时竟有些身影重迭的感觉。

  若是定睛一看,这七人便好似七根钉子封印住层层灵气,杂乱了天地布局。

  袖口轻轻一甩,这七位斗篷人的手掌滑落出一张黑铁卡牌,暗沉如星光,漆黑如墨汁,带有一股邪异的气息。

  “阵已布好!”

  “王”点了点头,淡漠说道:“很好。”

  若是陈谦此时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感到诧异,这些卡牌每一张都属于【埃及虫瞳‧索卡班斯】卡组。

  有灵能卡,有怪兽卡,有黑魔法卡,有陷阱卡,却全都是【埃及虫瞳】的系列。

  此卡可是魔道之卡,卡牌无法自然生成,却可以由上千个普通人的眼瞳作为引子,诱来千眼虫,夺其虫瞳融在千位盲人的冤魂里才得以成形。

  此时大阵布下,黑铁邪异卡牌亮着诡异的幽光,宛若鬼火在雾里一闪一闪,朦胧不清。

  说实话,在正道之中可没有卡牌阵法的说法,陈谦自然也没有听说过。

  他若是听说过,或是亲眼看到这一幕,或许会感到无比的熟悉。

  这样的魔道阵法比起正道直来直去的打法,竟然更像他的技术流!

  “王,布置完毕,等待号令!”那七位黑袍人沙哑的嗓音彷佛来自地狱,于大雾中悠悠出声。

  “王”年轻人嘴角勾起,则是露出一抹满意笑容。他意味不明的看向前方,狭长的双眸在陈谦等人身上扫视着,就像吐着引信的毒蛇,冷血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他自己手握着一颗红色的电球,电弧在上劈哩瓜拉的闪烁,快如奔雷,彷佛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这也是一张恐怖的卡牌。

  与其说是电球,这更像是一颗眼珠子。

  红色如鲜血般的表面流淌着湿滑液体,恶臭逸散,血腥的气味浓重,仔细一看,那颗手上的巨大眼珠子还在跳动,似乎活着一样。

  他的眼神穿过层层浓雾,血星又残忍的目光在巨石阵中穿梭,落在了陈谦等人背脊上,”王”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笑容,阴冷的令人发抖。

  “宝贝虫瞳,等会儿~~~”

  “我们大开杀戒。”

  ……

  与此同时,被王关注的一方,陈谦等人已经全部进入巨石阵中了。

  “需不需要提前升一下境界?”

  叶辰微凝重走到陈谦旁,递出一张二星卡牌。

  在卡师世界,想要提升境界便要尝试炼化高阶卡牌,卡徒需炼化二星卡牌才能晋级,卡师需炼化三星卡牌,以此类推。

  通常炼化这一关便会难倒大部分卡师,要想炼化高阶卡牌需要的是实力和手段,有时还需要一些运气才能获得卡牌的认可。

  当然最难的地方还是高阶卡牌的价格,比起一星卡,市场价全部都是翻十倍。

  叶辰却是不觉得陈谦会有问题,他心中隐隐觉得,炼化高阶卡牌只是看陈谦想不想做,只要做了基本上都是水到渠成,不费吹灰之力。

  他认为现在提升一下境界,对于陈谦来说就是多一分实力的保障。

  不过陈谦却是拒绝了:“我暂时不须。”

  他心想着,如今这点提升的实力只是锦上添花,而且炼化也要花上许多时间和精力,现在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怎有时间去做这些。

  他瞇着眼睛,与其他人一样,也忘不了身后那些阴森森,冷冷立着的背影。

  这群魔道,想做什么呢?

  他仔细思考着。

  陈谦换位思考着,假如他是魔道等人,他的目的何在。

  陈谦默然了,他心中已有了些想法,这些魔道无非就是想夺得源卡之灵,这时候想必是把他们当成了诱饵,所作所为,不像预谋应该是临时起意。

  想过了无数可能性,陈谦慢慢推演整个过程。

  如果他没猜错,真实的情况应该是五彩阁的确有派人来出秘境搜索,只不过在外遭遇了谋杀。

  随后更被魔道之人给冒了身分,他们估计是想要自己诈开桃花秘境。

  不过这时候自己等人刚好撞了上来,比起其他人,自己等人居然有着叶家凤凰机构的身分,便被那群魔道当作了诱饵,以此诈开秘境之门。

  而后又发生了许多许多事。

  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这运气真的是不好呢……”

  陈谦整理事情过后,不禁无奈的笑了笑。

  “不过将计就计……”

  “也是个个办法。”

  ……

  片刻后。

  他加快了脚步,悄悄走到叶辰的旁边,在他耳旁低语了几句,声音如蚊声般极小。

  具体说了什么不知道,只看到叶辰张大了眼睛,面色梢刻严肃起来,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也转头附耳了几句。

  似乎是在谋划什么计谋。

  众人走着,在巨石阵里穿梭,老卡师和叶辰时不时就尝试跟秘境里的人的沟通。

  盏茶时光后,巨石阵果然有了变化。

  陈谦眼睛微微一瞇,巨石阵中徐徐引出许多大雾,这些雾霭就像屏障一样垄罩住了巨石阵,一瞬间外处变得朦胧不清,看不穿。

  霎时,那是外面看不清内里,内里也看不到外边儿。

  而到此时,才有声音出现。

  “你们,你们是何处机构?”

  那个声音有些稚嫩,有些胆颤,也有些愤恨,陈谦还听出一丝少年人强打着镇定的坚强。

  除此之外,话音空灵灵的,就彷佛这五彩山处于红尘之外,带着一股山里味儿的清静。

  这应该才是五彩阁余留的弟子,说话也有一种道士味儿,陈谦想着。

  他同时也在想如何跟这年轻弟子沟通,看得出来这些人情绪很不稳定,显然是很敏感。

  他想了想道:

  “别紧张,我们是凤凰机构叶家前来观礼的人,你可以叫我陈谦,这位则叫作叶辰。”陈谦面色平和的说着。

  他想着,在秘境之内,这些五彩阁之人不知道看不看得到他们的长相。

  “叶家?”似是五彩阁年轻弟子的声音迟疑着,随后颤声道:“谁告诉你们过来的?”

  “贵宗门主。”

  五彩阁弟子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谁带你们来到秘境的?”

  “出外的两位贵宗弟子。”陈谦心平气和。

  “所以,你,你们看到外面了”

  他的声音带着哭腔,又带着丝自欺欺人的祈求。

  陈谦猜到了他在祈求什么,心中顿时无奈的笑了笑。

  他这是在祈求自己能够告诉他一切平安无事,不过是大梦一场。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啊……

  “嗯,都看到了……”陈谦神色复杂的说着:“贵宗还请节哀。”

  “五彩山……”年轻弟子忍不住颤声问道。

  “只剩这一片净土,其余地方都是满地尸骨,人间炼狱。”陈谦有些不忍的道。

  “师兄等可还安然?”

  “若是入土为安是安然,那是安然吧。”

  就像断了弦的琴瞬间无声。

  对面不再说话了。

  陈谦静静在等,他能隐约听到远方传来了”呜呜”的啜泣声。

  此时的他能谅解,对于那位年轻弟子来说,死得都是他的师兄弟,覆灭的是他的家园。

  这年轻弟子能不崩溃,镇定着情绪跟他说话已属难得。

  陈谦等着,后头的人也等着,叶辰脸上也是凄凄然的,老卡师看淡了生死,眼神却也有些怜悯。

  良久,那空灵声音才再次出现:“贵客请先稍等,我先禀报阁主,这事重大,小道无法定夺。”

  听得出来语气里的麻木,显然心都碎了。

  若是能看到这年轻弟子的面貌,想必是眼角噙着泪水,指尖紧紧刺在掌心里,倔着嘴唇,都咬出了血丝。

  陈谦问:“阁主还安然吗?”

  “阁主只受了些轻伤,贵客无须担忧。”年轻弟子的声音被空气渲染的很清冷。

  “里头,还剩下多少人。”

  “不多了,都死光了,五千多人的宗门,只剩不到一百人苟延残喘!”年轻弟子声音愤恨至极。

  陈谦沉默了一下。

  他忽然道:

  “等等。”

  陈谦嘴角露出了一丝淡笑:“入秘境事小,送礼事大。”

  他把一个包装着红色锦缎的盒子放在地上,退后几步。

  “这份礼物先送给阁主,这是叶家特别准备的,一份小小的心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