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末世从炼气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大麻烦(下)

末世从炼气期开始 不讲武德靠骗 5151 2020.11.23 05:16

  第二天,令程晨感到意外的是,那叶胡竟然又回来了!也是,毕竟是城主孙子,就是郭老再吊儿郎当也得给个面子。

  不过郭老在早会上就“夜壶”欺凌同学一事,慎重其事地进行批判。

  那“夜壶”本人更是上台当众检讨过错,请求原谅,并保证不会再犯,然而其丑陋的嘴脸上却是没有半点改过自新的样子。

  末了,郭老还表彰了李铁仁见义勇为,那憨子笑眯眯地上台发表感言。

  李铁仁清了清嗓子,情绪高昂地说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是郭校长诲人不倦、德才兼备、循循善诱、和蔼可亲,才会有我李铁仁。”

  这一波彩虹屁,郭老在一旁那是听得美汁汁,满脸写着“继续,别停。”

  早会结束后,学生井然有序地回到自己的班级,程晨正准备去给学生上课,却见一名扎着双马尾的可爱女学生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那双马尾女孩递过来一封信函,就满脸害羞地跑掉了。

  程晨正看着信封疑惑着,李铁仁和麦子俩人就已经坏笑地挤了过来。

  “哟呵!是情书吧!”

  李铁仁故意惊呼一声,麦子也是十分配合地沉声道:“年轻教师暗地里与学子搞师生恋,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闭嘴吧你们!”

  程晨气急败坏地踢了俩人一脚。

  李铁仁拍了拍屁股上的脚印,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闹了,来让我们看下都写了啥。”

  麦子也是满脸好奇地点头,这女孩子给自己的好哥们写情书,他自然也想看看里面写了啥。

  “有毛病!”

  程晨没好气地骂了句便不再理会二人,自顾自地拿起信函打量了起来。

  信封外观很精致,上面写着“感谢信”,打开后能闻到信纸上有淡淡的香水味。

  程晨粗略地看了眼,其字体工整清秀,内容大致就是感谢救命之恩,家中长辈希望能邀请程晨来自己家吃晚餐以示感谢,落款上写着“叶诺”二字。

  看到名字,程晨这才想起这名双马尾女孩不就是自己班上的女学生么,他还曾经问过名字来着。

  前几日金喙雀袭击学子,自己救下的女孩正是这叶诺。

  麦子看完后一脸遗憾:“哎!竟然不是情书。”

  李铁仁笑骂:“你遗憾什么,又不是给你写的。”

  说着,李铁仁看向程晨:“话说程晨,我听说宝儿是你收留的吧?我也算是为了宝儿才受伤的,你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

  情到深处,李铁仁更是撩起衣服露出浑身淤青,龇牙咧嘴地卖起了惨,麦子见状也连忙跟着瞎起哄。

  对于俩人的声情并茂,程晨是又好气又好笑,摆手道:“行行行!改天请你们搓一顿!”

  俩人闻言欢呼雀跃,而程晨则是有些感慨。

  一晃眼,已经在学府过了大半个月了,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已经开始慢慢习惯这里的生活。

  程晨看了眼手中的信函,露出了微笑,人家要感谢自己,没理由不去,搞不好还有酬谢金什么的他不香么?

  到了傍晚,程晨和郭老交代了一声,便提前结束了修炼。

  为了赴约,这名从来不知讲究为何物的少年特地洗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看来是把郭老那句为人师表,注意形象落实在心里了。

  叶诺家离学校并不远,程晨按照信封上的地址也就走了十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栋独立的别墅,整体装修朴实无华,从外表看不太出主人的家境,但毕竟是别墅,因该不会穷,程晨没有多想便按下了门铃。

  没一会儿,便有一名佣人打扮的老妪前来应门。

  程晨说明了来历后,老佣人表示稍等片刻,要去禀报一下东家。

  很快,就见叶诺扶着一名穿着花衬衫的老者前来开门迎接。

  “程老师您真的来了!”

  叶诺面露欣喜,小脸蛋红扑扑的。

  老者上下打量着程晨,惊叹道:“这就是诺诺的恩人呀,了不得!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程晨看向老者,总感觉有些眼熟,却也是想不出来哪里见过,心想因该是错觉,当下谦虚道:“您过誉了,举手之劳而已。”

  老者目光灼灼:“小伙子别谦虚了,能轻易击杀金喙雀,哪里会是简单的人物。

  叶诺悄悄用手指地戳了几下老者的背,老者这才不好意思地拍了下头:“抱歉抱歉,我失态了。”

  老者说着伸出手同程晨握了握,随即自我介绍道:“我是叶诺的爷爷,恩人你唤我老叶就行。”

  “今天邀请你来我家做客,是为了感谢你对我家诺诺的仗义相救。”

  “来,咱进屋聊。”

  于是程晨便在老者的带领下,进了正厅。

  这屋里头和外面的风格没什么区别,还是那种古朴简约的味道。

  厅内有大圆桌,老者让程晨坐在右侧主客位,自己和叶诺则在左右边陪坐,其中细节,让程晨受宠若惊。

  老者示意佣人开始上菜,答谢宴算是正是开始了。

  偌大的厅房,然而就三个人吃饭,程晨忽然感到说不上来的冷清,下意识问道:“没其他人了么?”

  叶诺闻言神情有些落寞,程晨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倒是老者满不在意地说道:“走咯!现在就咱爷孙俩人了。”

  “诺诺这孩子苦命,那年刚学能走路,还只会咿咿呀呀呢,他那死鬼老爹就走了。”

  “她娘亲也是心狠的娘们,第一年就扔下诺诺改嫁了,没办法,只好由我这个老骨头带大了。”

  “不过诺诺这孩子懂事,我倒是省心,哎,不说这些了,让你见笑了。”

  “是我要说抱歉才对。”

  程晨这样说着,内心却是苦笑,叶诺再可怜那也不及他阿,起码人家还有个爷爷,而且家境还不错,他程晨那才是正真的孤苦伶仃,孑然一身。

  虽然心里很苦,但是程晨并没有把这些拿出来说。

  此时佣人已经开始上菜,老者招呼着程晨用餐,虽然只有三个人,但还是摆满了整整一桌好菜,程晨不禁感到有些铺张浪费,这哪吃得完,心想早知道就叫上麦子和李铁仁了。

  这些菜肴比学府食堂可要色香味俱全得多,程晨那是半点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毫不客气地动起了筷子。

  叶姓老者笑了笑,问道:“恩人,能饮酒否?”

  程晨啃着鸡腿说道:“能!男人不能说不能!”

  于是这一老一少就这样喝上了,程晨没喝过酒,一口囫囵下去,嗓子眼一阵辛辣,但这家伙好面子,面不改色地道了句:“好酒!”。

  “哟,恩人够豪爽,再来一杯!”,老者说着又给满上。

  “老叶,别喊我恩人了,叫我小程就好。”

  程晨接过酒,内心却是非议,这酒那么难喝为毛成年人都好这一口?橙汁它不香么?

  叶诺此时满眼小星星地看着程晨,好奇地问道:“老师,你为什么老是背着一把剑,你是剑客吗?还是有什么深意?”

  程晨风轻云淡地说道:“怕丢!这把剑老贵了。”

  是的,仅仅只是怕弄丢而已!并没有其它意识。

  叶诺听到这忍不住“噗呲”笑出了声,学府里的同学为这事可是大开脑洞,说什么都有,最夸张的是有人煞有其事地说程晨乃传说中的修真者,并且是剑修,会御剑飞行的那种。

  叶姓老者闻言也看了过去,惊呼道:“龙吟剑!此剑不是被欧阳家买去了么?”

  程晨有些惊讶,老者竟然也认得这把剑,而且连谁买的都知道,看来这把剑有些来头,于是问道:“这把剑很值钱吗?”

  老者笑道:“当然!这顾家梅花庄要么十年不出剑,一出必定是精品。”

  “你手上这把龙吟剑很特殊,无坚不摧那是基础,据说还有灵性。”

  “灵性?”

  程晨有些不太相信,有灵性的剑那就是灵宝了,现在这个世界都没有修真者了,哪能打造出灵宝。

  郭老点头继续说道:“传闻是这么说的,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究竟如何你得自己去发掘了。”

  “话说,我记得这把龙吟剑被欧阳家是以一块优质的上品完整源石的价格拍下来的。”

  “什么!完整源石!”

  程晨惊呼,这欧阳家真的是腰缠万贯,随便送出去就是价值连城的宝剑!

  程晨感觉自己有些无法理解有钱人的世界了,心想改天有时间得把上次偷来的地板砖拿去卖了,说不定也值好多钱!

  老者继续说道:“这梅花庄出品的宝剑可以用血液来验证,是真品的话,剑身沾染血液后会出现梅花图案。”

  “那么神奇的么?”

  程晨不假思索地取下龙吟剑,随即咬破手指在剑身上滴了一滴鲜红的血液。

  此时,剑身上龙鳞般的纹路在沾染血液后栩栩如生了起来,隐约间,有龙吟缭绕,很快剑柄处有一朵闪烁光芒的梅花悄然绽放,艳丽绝伦。

  一旁的叶诺看呆了,她哪里见过这种宝剑,程晨此时亦是如此。

  老者啧啧称奇,没想到眼前少年所持宝剑竟然是真品,他此时再看程晨,眼里多了几分重视。

  程晨见老者眼神怪异地看自己,急忙解释道:“不是偷的,这是欧阳烈空老先生送给我的,说是为了感谢我帮他们击杀了金喙雀,不然的话他家这只孽畜就得惹大麻烦了。”

  “噗~”

  老者刚抿了一口小酒直接喷了出来。

  击杀了欧阳家的金喙雀,结果人家还要感谢你?说出来谁信啊!

  “话说这完整源石值多少钱?”程晨好奇地问道。

  老者尴尬地抹去衣物上的酒水,笑着摆了摆手:“换不了,完全没有可比性。”

  “在壁垒,这源石除了是超科技机械的主要动力能源以外,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货币。”

  “在壁垒,很多珍贵的东西是只换源石的,所以我们使用的钞票对于他们来说和纸没什么区别。”

  “拥有源石的人哪里会缺钱,所以这源石压根没法用钱买到,除非运气好遇到小白,或者是从那些意外获得源石的穷人那里收购。

  “而且这源石还要看色泽以及体积来确定品质,很难估值。”

  听了老叶的一席话,程晨算是大开眼界,话说这源石怎么感觉和前世世界的灵石听着有些像。

  此时程晨不禁想起了酒鬼老李,这家伙真是祖坟冒青烟,竟然能在废墟山老坑挖到块源石。

  不过当时程晨挺羡慕的,然而此刻听了老者的一番话后却是有点同情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成为土豪的机会就这样与酒鬼大叔失之交臂,那家伙只是换了五万块钱还沾沾自喜。

  这一切都在诠释,比无能更可怕的是无知,他李酒鬼但凡有点见识,就可以告别拾荒者的宿命了。

  程晨收起龙吟剑,内心那是喜不胜收,不过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仰仗郭老。

  如果没有这条大腿,人家十王之一的欧阳烈空哪会搭理自己这无名小辈,没让自己赔金喙雀都算天大的恩惠了。

  话说拿到龙吟剑之后郭老似乎也没有要教剑法的样子,是不是给忘了?可能这人老了记忆不好,看来改天得提醒一下才行。

  酒足饭饱,程晨见这老叶似乎并没有要送答谢礼的样子,于是决定再坐一小会儿就起身告辞。

  这时,正对面墙壁上挂着的全家福引起了程晨的注意,这不看不打紧,一看程晨直接吓得站了起来。

  只见那全家福里,老叶仍旧是花衬衫,站右侧的叶诺看上去还很小。

  然而让程晨震惊的是,老叶后侧的那名俊美男子!那人程晨刚见过,正是昨天拜访学府的城卫部部长李罡!

  只见那李罡怀里抱着丑不拉几的婴儿,其身侧则是一名长得与叶诺有些相似的美妇,脸上洋溢着幸福。

  至于高颜值父母如何生出丑娃程晨并没有在意,他此时再看老叶,内心豁然开朗,怪不得先前会这般熟悉,原来昨天在报纸里看到的叶城主不就是眼前这人么!

  卧槽!完蛋!今晚哪是答谢宴,分明是鸿门宴阿!这是请君入瓮阿!老家伙不会在菜里下毒了吧?

  想到这些,程晨浑身开始冒冷汗,内心更是警惕万分,他打定主意,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马唤出千机护腕逃遁。

  “老师,您怎么了?”

  叶若疑惑地问道,她不理解程晨为何看到全家福以后会出现这般神情。

  程晨没有理会叶若,他直勾勾地看着老叶,开口问道:“多谢叶城主款待,时辰不早,我该告辞了。”

  叶城主惋惜道:“不再坐一会儿么?家里难得来客人,我都还没好好招待呢。”

  程晨委婉道:“能来府上做客已是荣幸之至,我也想和您老多聊一会儿,但是很抱歉,明天还得上班,不能呆太迟。”

  叶城主闻言点了点头,便没有多加挽留。

  叶诺则是积极地说道:“老师,我送送您吧。”

  “不用不用,你们也早些休息吧!那什么,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程晨逃也似的离开了此地,留下一脸懵逼的爷孙二人。

  叶诺疑惑地问道:“爷爷,程老师他怎么突然很怕你?”

  叶青城苦笑地说道:“这小子好像刚认出我来,大概是以为我会追究胡儿的事情吧。”

  “话说是我太低调了吗?不应该啊,报纸上全是我的负面新闻。”

  叶诺却是满脸警告地对叶青城说道:“爷爷!叶胡那事程老师处理地没有错,您可不能暗地里搞小动作!”

  叶青城轻轻敲了下叶诺的头,笑骂道:“你把爷爷当什么人了,城里事务那么多,我能为了这种小事情操劳吗?”

  另一边,程晨马不停蹄地地跑回郭府才略感心安,他此刻感觉自己刚才那是去了鬼门关走了一遭。

  不过等冷静下来后却慢慢想明白了,这叶城主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开除他孙子的那件事,感谢宴好像也是真心实意的,如果真计较,哪能完整地让自己回来。

  “人心隔肚皮,还是得小心为妙!”程晨暗自警醒自己。

  往宿舍的路上,程晨想起了那张全家福,叶青城说叶诺的父亲英年早逝,母亲改嫁,由此看来李罡身旁的美妇不可能是叶诺的母亲,排除这一身份,那么是其父亲的同胞姐妹的可能则更大一些。

  再从照片与李罡的亲密程度来看,那女子因该是李罡的妻子,也就是“夜壶”的母亲。

  想到这,程晨不禁吐槽,这家子颜值都在线,为何生的儿子如此寒碜?就“夜壶”这长相能对得起他叶家的基因?

  也怪不得他家老爷子都不管“夜壶”,不仅不管,还厚此薄彼地就叶诺的事邀请程晨来家里吃晚饭以示感谢,从这里不难看出,这叶家的老爷子似乎更亲近叶诺那丫头。

  内心八卦完叶家家世,程晨已经回到了宿舍,他取来一卷麻布料小心翼翼将龙纹剑包裹了起来。

  这可是有钱都买不来的宝物,先前低估了价值,还好没有识货的人心生觊觎,此番知道真相的程晨自然不会再随意拿出来显摆了。

  做完这些,程晨才安心地睡下,随即便在清明梦中开始了精神力战法以及精神物磨合的修炼。

  然而一晚上下来,程晨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没能解开星辰的秘密,看着一脸不愿意搭理自己的星辰,心那叫一个累啊。

  这精神物就像叛逆期的儿子,你让它如何,它偏偏和你作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