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末世从炼气期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大麻烦(上)

末世从炼气期开始 不讲武德靠骗 6085 2020.11.22 04:51

  程晨到了书房之后,不出意外地见着了郭老,不过今天郭老没在看书,而是捂着腰一脸痛苦地瘫坐在靠椅上。

  程晨大惊失色:“师父!您这是旧疾复发,要不行了么?您还有什么未完成的临终夙愿或者后事要交代徒儿?”

  郭老摆手:“别玩了,为师腰闪了,赶紧去把为师的药酒拿来。”

  程晨撇嘴:“一把年纪了,自己几斤几两没个数么?还背着那么大个剑,瞧把你能的!瞎胡闹呢不是,这下好了,腰闪了吧”

  程晨罗里吧嗦地埋怨了几句才去给郭老找药酒。

  郭老没好气道:“要你管!你在教我做事?”

  给郭老抹完药酒后,程晨这才想起正事:“师父,刚才有学子带外校人员欺凌本校学子,被我开除了。”

  “那么严重?”

  郭老皱眉:“怎么不先跟我支会一声?”

  程晨挠着后脑勺疑惑道:“府规不是说欺凌同学直接开除的么?况且那家伙还带府外人员来了,罪加一等阿。”

  郭老点头:“嗯,是这样没错,但是怎么也要通知下家长讲明情况吧?”

  “这样啊。”程晨恍然大悟。

  郭老问道:“是哪个班的学子,叫什么名字?”

  “名字?”

  程晨挠头,名字不知道啊,开除的时候只顾着装逼忘了问了

  “喔!对了!他说他老爹叫什么李菊花来着。”

  “李菊花?”

  郭老思索半晌,疑惑道:“男人叫这样的名字?你确定不是他妈妈的名字?”

  程晨不确定地说道:“因该就是这个名字吧?不奇怪,有怎么样奇葩的娃就要怎么样奇葩的爹。”

  郭老摆手:“嗯,我知道了,等下让徐教授处理好了。”

  说完郭老便摆手赶人:“今天为师有些累,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程晨也没想逗留,他现在也是累得一匹,只想回宿舍补觉。

  然而刚从书房出来没多久,就被路过的徐教师喊住了。

  “程晨,我正找你呢!赶紧随我去教导处一趟!”

  程晨疑惑道:“去教导处做什么?”

  徐教师气喘吁吁地解释道:“你刚才开除了一名学生,那学生的家长找来了!”

  “哟呵!还敢叫家长!”

  程晨撩起袖子气势汹汹地往教导处走去,边走边说道:“今天这事谁来都没用,我已经得到郭老的特许!这丑娃!我开定了!”

  徐教师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了,哪里跟得上程晨的脚步,只见他焦急万分,欲言又止,想要喊住程晨,然而程晨却早已不见踪影。

  很快,气急败坏的程晨就来到了教导处门口!

  老子好不容易快要解开星辰的奥秘,就这样被那龟儿子搅黄了。

  奶奶的熊!开除你,你还敢叫家长!欺负了我的人,没揍你丫的就算不错了!

  反正郭老那边的意思也是开除!谁来也没用,如果讲理,我就跟他讲!如果不讲理,哼哼!连家长一起揍!

  想到这里,程晨已经唤出了千机之臂,气势汹汹地踹开了教导处的门。

  此时一名长相俊美阴柔,有些许女人相的男子一脸惊愕地看向程晨,程晨也怒目而视,只见那丑娃就坐在男子身侧。

  “老爸!就是他!”

  丑娃指着程晨说道:“就是这家伙开除我的!”

  丑娃有了仰仗,满脸得意,似乎等着程晨出糗。

  然而中年男子的目光却是有些忌惮地停留在程晨的千机之臂上。

  半晌后男子压下丑娃,声音柔和地对程晨说道:“想必这位就是程教师吧!我听胡儿说,学府来了一名年轻有为的教师,却是没想到竟如此年轻。”

  “喔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叶胡的父亲,李罡。”

  程晨皱眉,李罡?不是李菊花吗?难道是我记错了?还有“夜壶”,这名字关听着就有一股恶臭了,倒是形象,怪不得那么惹人厌。

  不过最让程晨震惊的还是这李罡,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怎么能够生出“夜壶”这样的丑娃子?

  程晨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他朝李罡问道:“找我何事?”

  男子抱拳歉声道:“我家小子给你们学府添麻烦了。”

  “但是开除是不是有些严重了?我希望程教师能再给叶胡一个机会,如果他有哪里不对!你尽管揍,不用给我面子。”

  程晨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如果他还惹事,我一定会揍得他六亲不认!”

  那人闻言有些语塞,心想会不会聊天了,没听出来我是客套吗,哪能让你真揍我家小子。

  程晨学着郭老背手踱步,徐徐说道:“校园霸凌,这个情节很严重的,而且还是勾结校外人员欺凌本校学子,我们校长表示不想在我的学府继续发生这种事情。”

  “郭校长老人家说了,对于你家夜壶,那是肯定要开除的?不然如何服众。”

  李罡闻言脸色沉了下去,眼神带有威胁的味道,声音低沉地说道:“没有商量的余地?”

  程晨目光与其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刚才和郭校长商量后的结果,反正学府这边不能退步的。”

  听到这,李罡阴沉地对程晨说道:“小子,好久没人不买我的账了,也请你跟校长转达一下,不买我的账,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我后悔个毛线!”

  程晨的暴脾气直接上来了:“你特么还威胁我!你以为你是谁啊!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你家娃丑成这样我们学府收留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不感恩戴德就算了,还特么惹事!”

  “你瞪个毛线!你就没怀疑过这孩子不是你亲生的么!我建议你去隔壁王姓邻居那求证一下!趁早做个亲子鉴定!”

  李罡的脸绿了,而叶胡更是被程晨气哭了,连连吼道:“我家没有王姓邻居!!”

  李罡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哼道:“不识抬举,得罪我李罡!有你好受的!”

  说完,李罡便拉着叶胡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这对父子落荒而逃,程晨嘴角翘起,对于刚才自己的表现,他很满意,论骂术,麦子只是青铜,我程晨才是王者!

  这边李罡前脚刚踏出学府,徐教师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了教导处。

  “谈⋯⋯谈得怎么样了?”

  徐教师气喘吁吁地问道。

  程晨毫不在意地说道:“什么怎么样?就开除呗!郭老是这么说的,叫家长了不起啊,照样安排!”

  徐教师听到这里脸色苍白了起来,尖着嗓子问道:“谈崩了?”

  程晨皱眉道:“怎么了!那丑娃不能开除么?”

  “你啊你!惹大麻烦了!”

  徐教师拍着大腿说道:“那李罡是城卫部部长!!!”

  “卧槽!”

  程晨从椅子上摔下来,惊呼:“捅篓子了!”

  刚来外城就把城卫部部长的儿子给开除了!程晨五官都快皱成一朵菊花了,他埋怨地看向徐教师:“你怎么不早说啊!”

  “我也想早说啊!你跑得那么快我怎么早说!”

  徐教授满脸忧虑道:“这李罡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不光你要麻烦!估计整个学府都要鸡犬不宁了!”

  程晨内心咯噔,头皮也跟着发麻:“完了完了!我要完了!”

  他想到了最坏的结果是,郭老为了平息李部长的怒火,把他程晨给卖了,

  这边程晨还在愁眉不展中,又有一名老者推着一个“木乃伊”气势汹汹地往教导处走去。

  老者朝“木乃伊”问道:“小龙,还记得那人的模样吗!”

  坐在轮椅上的“木乃伊”带着哭腔说道:“记得,化成灰也记得,爷爷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放心!这件事爷爷一定为你讨个说法!”

  老者冷哼,在外城活了一大把岁数,何时被人骑到头上过,就是那叶城主见了自己,也得给几分薄面,现在竟然有人敢揍他的孙子!真的是活腻了!

  自己身为狂人为什么不去壁垒而待在外城,不就是不想被人骑头上么!

  他甘愿做一只井底之蛙,因为这井底的月亮属于他,在这!没人敢惹自己!

  然而现在这份美好被打破了!他的孙子被人揍了!都快被揍得六亲不认了!

  老者怒气冲冲地推门而入,见到徐教师刚要破口大骂,却发现对面有一张熟悉的脸看了过来,老者当场愣住了。

  那只木乃伊此时十分激动,指着程晨连连向老者叫道:“爷爷,就是这个混蛋!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子的!”

  老者闻言咬牙切齿,而这边程晨看到老者后,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这老者他哪里会不认识,正是之前觊觎千机之臂然后被打脸的老头!

  这个自称“老龙”的老头,是目前程晨最不想见到的人!

  孙振伟的死虽然不是程晨下的手,但是也有间接关系,他不想遇到老者!也不希望被那件事情破坏自己目前的生活。

  徐教师不知道俩人在想什么,皱着眉头说道:“老先生,请问有何贵干?”

  老者瞪着眼睛大声说道:“没事!走错地方了!”

  说着便推着木乃伊火急火燎地逃离现场,他还记得那个约定!遇到程晨,他老龙必须原地消失!

  “爷爷!你怎么不帮我报仇!”

  熊孩子见状都快哭了,说好的帮自己报仇,明明仇人就在跟前,结果爷爷却是没看见似的!这仇还把报不报了!

  老者骂道:“我报!报你奶奶个头!以后少特么给我惹事!”

  “给我记住了!以后不准找那人麻烦!不小心碰见着了,你都给我离他远远的!”

  徐教师这边看着老者落荒而逃,一脸懵逼地看向程晨:“什么情况?”

  程晨耸肩:“估计是来找厕所吧!”

  麻烦事接踵而来,在这和徐教师干瞪眼也不是事!

  “现在能帮自己的只有郭老这根救命稻草了!”

  想到这,忧心忡忡的程晨连忙又向书房跑去!

  徐教师看着火急火燎的程晨满脸无奈:“不管了,事已如此我也没办法了,该咋滴就咋滴吧!”

  程晨一脚踹开了书房的门,哭丧着脸朝郭老扑去。

  “我去!什么情况!”

  郭老惊醒,连忙推开痛哭流涕的程晨,嫌弃地吼道:“你丫的鼻涕别沾我衣服上!我有洁癖的!”

  程晨决定先发制人,当下嚎啕大哭道:“师父哇!徒儿不孝,给您惹大麻烦了!”

  郭老皱眉:“你又怎么了?我这才打了一个盹!你就把天捅破了?”

  程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哽咽道:“差不多了,刚才我不是说开除了一个学子么?”

  “原来那丑娃是城卫部部长的儿子!”

  “什么!”

  郭老坐直了身子,瞪着眼睛说道:“你不是说李菊花么!怎么是李罡?所以!你把李罡的儿子叶胡开除了?”

  程晨缩着脖子点了点头,弱弱地说道:“我都是按章程来的啊!”

  “刚才那李罡找上门来了,我心想就算是部长儿子也不能徇私舞弊阿!于是就这事把那李罡骂了一顿,师父,那家伙出言不逊,威胁我!让我出门小心点!”

  “我为了捍卫学府尊严,不畏强权!但是如果那李罡真来报复我,您可以的一定要帮我阿!”

  郭老摆手道:“这个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的地盘由不得李罡乱来。”

  “只不过是有些为难罢了,为师与其岳父私交甚好,开设学府的时候,那老家伙帮了不少忙。”

  “现在一言不合就把人家孙子开除了,多少有点说不过去啊。”

  程晨闻言这才恍然大悟,也是,郭老连十王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一个城卫部部长。

  郭老摆手:“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就好。”

  程晨感恩地点了点头,郭老能处理,那再好不过了。

  “对了,那李罡姓李,为什么他儿子姓叶?是捡来了的么?”

  郭老看傻子似的瞟了一眼程晨:“笨蛋,人家李罡就不可以入赘吗?”

  “入赘?”

  程晨震惊,能让李部长入赘,那夜壶的外公来头指定不小啊!

  郭老轻笑:“李罡岳父叶青城你都不知道吗?有空多看看报纸吧!那李罡如果没有叶青城帮衬,哪轮得到他当部长。”

  郭老说着便丢过来一卷报纸,程晨接过后很快就看到了主封面上的猥琐老者,其右侧还配有几个大字,“城墙偷工减料,百姓怨天尤人,叶青城城主地位或不保。”

  “⋯⋯”

  “城!城主⋯⋯”

  程晨此时心态崩了,自己随手收拾了个恶心的小鬼,是部长儿子就算了,竟然还是外城城主的宝贝孙子,他还想不想在外城混了。

  “怎么都没人告诉我那玩意是城主孙子哇!”

  郭老见程晨满脸担惊受怕,笑道:“整个学府大概也就我知道吧!那叶青城是贪图我这学费便宜才把宝贝孙子送来这里读书的。”

  “我怕这城主孙子身份让那孩子恃宠而骄,所以便和他家约法三章,想要在我府上读书,那就得像其它学生一样,不能搞特殊,也不能那身份卖弄。”

  “你也别想太多了,人叶青城虽然是个没正行的老狐狸,但也不会跟小辈一般见识的。”

  “真的么⋯⋯”

  虽然郭老这么说,但程晨心里还是没底。

  他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维谷,不仅有丑娃这个麻烦,还有一件命案缠身,那老龙一旦败露,一定会连累到自己!

  以前在废墟山那三不管地段倒是没事,然而现在不一样了,他程晨想呆在外城!他不想再回废墟山了!

  程晨抬头看了几眼郭老,沉思半晌后,眼神露出果决之色,遂唤出千机之臂开口说道:“师父,你看这件宝物如何?”

  郭老新奇地接过千机之臂,粗略地看了几眼后,赞叹道:“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功能,但看得出是件科技宝物!”

  说着郭老恍然大悟道:“啧啧啧,我说你小子怎么能够击杀金喙雀,原来身上有好家伙。”

  程晨此时神情却是很严肃,他十分认真的和郭老交代道:“这是我在废墟山捡到的。”

  郭老闻言略微有些惊讶:“现在就是禁区都很少出好货了,你竟能在那种地方竟然捡到件完整赤品,走狗屎运了吧?”

  程晨继续说道:“这件东西放在我上身怕遭人觊觎了,所以我想放在您那保管。”

  郭老眯着眼睛凝视程晨,程晨被看得都有些难为情了,只见郭老笑着说道:“你这小家伙,太看不起为师了,东西还是你自己拿着吧。”

  “为师就一句话,只要我还活着,这外城乃至壁垒,谁也动不得你的东西,大大方方地拿出来使就对了!就算真有人动了,为师也给你抢回来!”

  程晨闻言心情很复杂,感动之余更多的却是惭愧。

  他刚才那句让郭老代为保管的话,其中是有小心思的。

  老龙的出现让程晨很是不安,所以程晨才会想出把千机之臂放到郭老那里保管的主意。

  “代为保管”这个说辞颇有深意,它并没有期限,需要的时候能随时要回来。

  若是有人冲着千机之臂而来,程晨大可交代东西在郭老那,那人要有本事从郭老那拿走,程晨也无话可说。

  然而千机之臂若是没有千机珠,那就只是一件拥有自动防御功能的铁疙瘩而已。

  即便郭老起了贪念想要占为己有,程晨也有办法拿回来,因为近距离内千机珠是可以利用空间系统强制收容千机护腕的。

  由此,千机护腕放在郭老那里是最安全的方案。

  然而让程晨没想到的是,郭老对千机护腕并没有多大兴趣,他还是太小看这位师父了。

  既然郭老都这么说了,程晨便不再多想,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另一边,从学府离开后,老龙的宝贝孙子王小龙那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非吵着要让老头子给他报仇,如若不然就断绝爷孙关系。

  老龙也是很无奈啊!能报还不报吗!主要问题是老爷子他也打不过程晨啊!

  当然,关于自己是程晨手下败将的事,老龙自然没有告诉宝贝孙子,否则还如何保持伟岸形象!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哄好孙子后,老龙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遇到程晨让他感到很意外,而且爷孙二人竟然都栽在了他的手里,如何不愤慨。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此生不踏入废墟山就不会和那家伙有交集了,然儿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面。

  “这小子!看样子是要在外城定居了!”

  老龙脸色难看地嘀咕道:“这郭氏学府的校长什么毛病!竟然请一个废墟山的拾荒者来做老师,怕是个智障吧!”

  “希望这小子别把孙政伟的事情抖出来!”

  “孙政伟的死虽然瞒天过海了,但是不小心东窗事发的话,那贾家人报复起来就惨了!”

  想到这些,这名老人面目狰狞了起来:“不行,要未雨绸缪,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就在这时候,老龙的手机突然响起。

  老龙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眉头皱起,随即接通了电话:“哟,李部长,你怎么给我来电话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李罡的声音:“呵,老龙,我给你打电话很稀罕吗?”

  “话说,你今天怎么没动静?我还等着看好戏呢,孙子让人打了,结果那郭氏学府毛发未伤,不像你的作风,着实让我有些失望。”

  老龙闻言脸上隐有愠怒,但仍旧笑着说道:“瞧李部长说的,好像我多坏似的。”

  “这件事呢!是我家小龙招惹别人在先,我王大龙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所以就不追究了。”

  李罡闻言语气满是惊讶:“真的不追究?”

  老龙点头:“没啥好追究的,你也知道我家小龙是狂人,一点伤算不了什么。”

  “倒是李部长您,人家竟然开除你的儿子!这完全不给你一点面子啊!”

  “啧啧啧啧,堂堂城卫部部长家的少爷让人学院扫地出门,这事儿因该用不了几天就会传出去,到时候就闹笑话了。”

  李罡冷哼:“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老龙鄙夷道:“什么玩意!一个吃软饭的不男不女,也来我这嘲讽。”

  “不过⋯⋯”

  老龙眼神冷厉了起来,

  “或许这李罡可以利用一下!!”

  “不论如何,那小鬼必须死!他活着一天,我就得担惊受怕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