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章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3208 2020.09.28 07:02

  “施特劳斯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李康平送上问候。

  “我也是。”施特劳斯先生与李康平握手,算是认识了。

  客厅的落地窗面朝43街,李康平站在窗边,观察剧院区的景色。

  楼下的街巷里停满了出租车,车子里的人们依偎在一起,他们唱歌,他们欢笑,他们抽烟,他们喝酒,他们挥霍一切,他们享受当下。一群黑人小孩在巷口的泥泞水坑里尽情玩耍,白人们绕道而过,不愿沾上泥水。

  穷困的小职员们在橱窗前徘徊,直等到独自去小饭馆吃顿饭,打发掉夜晚和生活中最难熬的时光。花花公子们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挑出几位风流女子,纸醉金迷的男男女女旋即消失在暮色中。

  剧院区活色生香,华光璀璨,高雅与通俗齐飞,上流与下流共存。

  “这就是纽约。”施特劳斯先生踱步到李康平身边。

  李康平道:“是的,这就是纽约,美国梦开始的地方。”

  “呵。”施特劳斯先生表情复杂的笑了笑,他问:“在剧院区看过戏吗?”

  李康平指着窗外大街上各色各样的男女老少,他说:“这不就是戏吗?”

  “呵,没错,这就是戏。李,你要杜松子?还是威士忌?”

  “威士忌,谢谢。”

  这套剧院区的高档公寓其实不是周府,而是施特劳斯府,施特劳斯以极低的价格将这套公寓租给周先生居住。

  纽约中国同学会的成员们陆续抵达公寓,他们多为哥大的留学生,也有少量纽约大学及其他小规模学院的留学生。

  纽约中国同学会定期举行聚会,这是李康平首次参加聚会。

  “德榜兄!”

  “康平。”

  李康平见到了德榜兄,遂与德榜兄攀谈。

  “若要在美国化学会的期刊上发表文章,须是该会会员,或者得到该会会员的推荐?”李康平问。

  “确实如此。”德榜兄已加入美国化学会,他在美国化学界颇有名气。

  李康平又问:“美国科学促进会的《科学》,美国物理学会的《物理评论》,亦是同样规定?”

  德榜兄道:“据我所知,是的。”

  这时,有一人抵达公寓,此人英姿勃发,神采奕奕,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德榜兄与此君握手,随即将此君介绍给李康平认识:“此君乃长沙金岳霖,岳霖与我同一年考入清华学校,现攻读哥大政治学博士。这位贤弟是广州李康平,清华官费生,现就读哥伦比亚学院。”

  李康平与岳霖兄握手:“岳霖兄,久仰!康平得见岳霖兄,甚幸。”

  “贤弟不必多礼,你我既已相识,今后便是兄弟。”岳霖兄爽朗道。

  过了会儿,又有一位体面人物光临公寓。

  岳霖兄与这位体面人物寒暄几句,遂向李康平介绍体面人物:“此乃海宁徐章垿。”

  “原来是章垿兄,幸会。”

  李康平与章垿兄握手,他忽然觉得章垿兄有些眼熟。

  儒雅斯文的容貌,中分的发型,戴着眼镜,浙江海宁人,章垿兄他就是志摩兄呀!

  徐章垿并非清华帮,他是北大毕业的,现攻读哥大经济学博士。

  “康平预备主修物理?甚好。”

  徐章垿跟李康平闲聊起来,未言及太过深奥的学术理论,吹吹水而已。

  闲聊了两分钟,徐章垿移步至周先生旁边,一番耳语之后,两人神神秘秘的进入卧室。

  其余众人三三两两的交谈,类似小型派对。公寓的客厅足够大,二十几位中国人与一位美国人相聚于此,他们喝着洋酒,吃着洋餐,谈论的是万里之外的中国。

  周先生、徐章垿从卧室出来,众人围坐一圈,周先生立于中央。

  周先生是这个同学会的核心人物,他以不紧不慢的语速说:“自大者,保守心太重,以为我中国有四千年之文化,为外国所不及,外国之法制皆不足取。及屡经战败,则转而崇拜外国,凡事以外国为标准,有欲行之事,则曰是某某国所有也。遇不敢行之事,则曰某某等国尚未行之,我国又何能行?此等几为议事者之口头禅,是由自大而变为自弃也……”

  周先生轻言细语,竟生振聋发聩之功效。

  众人神色凝重,派对气氛顿时压抑。

  周先生、徐章垿诸君皆属于资产阶级民主派,主张自上而下的改革。

  这个议题极为复杂,李康平只是聆听,不便多言。

  李康平离开43街公寓之时已是纽约中国同学会的正式会员,他结识了多位仁兄,今后理应互通有无,肝胆相照。

  鉴于当前的实验环境,李康平觉得他应以理论物理为主攻方向。

  去图书馆借了些文献,李康平开始起草一篇具有创造性思想的物理论文。

  【顾及相对论力学公式,光原子的质量取为hv/c^2,即能量对光速平方的商。它的动量为hv/c=W/c……位于体积元d^3x中的能量为W,动量分量介于p和p+dp之间的光原子数,可由如下公式得到:dnw=Cexp(-W/kT)d^3xd^3p……】

  这篇论文一共六页纸,李康平利用休息日从清晨写到午后,完成了手稿。

  “这篇论文我取名为《黑体辐射和光量子》,德布罗意公爵,祝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下午,李康平来到曼哈顿商业区的梅西百货商店,他准备入手一台打字机。

  Underwood牌打字机是美国名牌,Underwood普通打字机售价220美元,若要打出∫、≡等数学符号,则需购买学术版的特制打字机。

  Underwood学术版打字机看上去无可挑剔,它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了,售价达550美元。

  从另一个角度考量,贵并非打字机的缺点,而是消费者的缺点。

  李康平不存在这个缺点,他支付550美元,购得一台学术版打字机。

  花了几个小时,李康平弄明白了打字机的使用方法,遂打字。

  【F=-kTln{[∫∫∫∫∫∫exp(-W/kT)d^3xd^3p/g]^N·1/N!}。】

  【我让F=-NkT,且它非常数,因为光原子的固有质量为0。】

  【为使表式相等,我继续做出如下计算……】

  咔哒咔哒。

  “Yes!”

  李康平大功告成,《黑体辐射和光量子》完稿,作者署名K.P.Lee,通讯地址是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学院。

  周一上午,李康平听完了罗斯伯格教授的原子论课程之后,带着他的稿件来到罗斯伯格教授面前。

  “李,又有什么作品?”罗斯伯格教授笑眯眯的问。

  李康平呈递论文:“教授,我写了一篇我认为具有创造性的论文,想给你看看。”

  罗斯伯格教授接过论文瞅了眼:“这次不是手稿,而是打字稿,你要发表它吗?”

  “是的,教授,我想发表在《物理评论》上,所以我必须得到你的推荐。”

  罗斯伯格教授是美国物理学会(APS)的会员,《物理评论》是APS的期刊,罗斯伯格教授有资格在《物理评论》上发文或推荐非会员发文。

  “《黑体辐射和光量子》?”

  罗斯伯格教授快速审阅论文,他这次并没有说你中午或下午来办公室找我,而是眉头紧锁的说了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写这个,我也无法在很短的时间内看懂你写的是什么,李,你先回去吧,我看懂了之后会来找你的。”

  离开教室后,李康平买了份报纸,坐在树下读报。

  麦迪逊广场每天都有集会游行,民众们抗议工资太低、税收太高,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生活艰难,无视法律的私酒贩子却大发横财。

  威尔逊总统被人们谴责为一个独裁者,美国民众希望亨利·福特先生竞选并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

  “汽车公司的老板当选美国总统,美国人民的生活会更幸福?”李康平持怀疑态度。

  但不得不承认,百万富翁被认为是成功的象征,成功则受到整个美国的尊敬和崇拜。

  “不会。”

  忽然,一位男子在李康平身边坐下。

  “章垿兄,中午好。”

  “康平须知,资本家治下的美国充斥罪恶与剥削。”徐章垿仰天长叹,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

  李康平虚心讨教:“敢问章垿兄,如何解决社会化大生产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呢?”

  徐章垿愣住了,他反复琢磨这个问题,良久,他愁眉不展的说:“我原先推崇的是改良西化,是实业救国,故而赴美学习经济学,然我在美国亲眼所见,孩童冒死爬入工厂烟囱,劳工的血汗换来不相等的微薄酬劳,我扪心自问,西方之法制、之模式果真能救国惠民?康平之问,深入骨髓命脉,触及哲学本质,愚兄才疏学浅,难以回答贤弟之问,因此我欲赴英,寻求答案。”

  “章垿兄何时赴英?”

  “这月之内。”

  “章垿兄这是要放弃哥大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哼,要之何用?”

  李康平质疑道:“英吉利岛不也是西方世界吗,该岛真有救世良方?”

  徐章垿笃定道:“我欲拜在罗素先生门下,不敢妄言救世,唯自救耳。”

  李康平初见章垿兄那次并未聊多久,而这次两人畅谈许久。

  章垿兄的思想境界已至第五层,李康平没那么高的境界,他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做点事情。

  徐章垿家境殷实,他去英国求学是自费行为。

  马上就要去英国了,徐章垿说他租的房子里有诸多物件带不走,康平贤弟这几日得闲便来我屋,看中什么就拿走什么。

  次日,李康平去书店买了本美国畅销书《四骑士血洒自由魂》。

  翻至扉页,李康平提笔用中文写了段祝福语: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康平赠章垿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