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1章 照亮物理学的光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033 2020.10.25 07:01

  今天,正在加工实验装置的李康平收到了一封信,寄信人是威廉皇帝物理研究所的所长艾尔伯特·爱因斯坦。

  我何德何能,居然让爱因斯坦爱所长亲自给我写信?

  李康平拿着信件,心情有点激动。

  “我的天呐,李,爱因斯坦给你写信了!”艾伦兴奋的大喊大叫,仿佛收信人是他。

  “我还真有点期待爱因斯坦说了些什么。”马克好奇的说。

  艾伦问道:“我想这肯定不是爱因斯坦写的情书吧?李,如果有可能,你会将这封信的内容念给我们听吗?”

  “如果这封信是纯粹的学术,我会和你们分享。如果它是情书,噢,那就对不起了,我想我拥有隐私权。”李康平笑眯眯的拆开了信封。

  伍德盖特教授去西电监工了,李康平、艾伦、马克三人驻守实验室。拆开信封之后,李康平发现这封信是用德文写的。

  德文是世界性的科学语言,爱因斯坦当然以德文写信。

  很多人学外语,口语挺溜的,但是阅读和书写不行。李康平恰恰相反,他学习德文一年多了,他的德文书面水平高于口语。

  爱因斯坦的书面口吻一向是温和且礼貌的,这封信亦是如此。

  李康平以德译英的方式朗读这封信:“李先生,我看完了你写的《物质波》,我的整体感受是吃惊。”

  “你是伍德盖特-李实验的设计者、操作者之一,我原以为你是一位实验物理学家,没想到你和我一样,是一位理论物理学家。”

  “或许,我应该称呼你为‘实验理论物理学家’。”

  读至此处,李康平作了停顿。

  “‘实验理论物理学家’,噢,我喜欢这个头衔,你们看看,这是物理皇帝爱因斯坦封赐的头衔。”李康平乐呵呵的说道。

  “你的德语显然没有我好,还是我来读吧!”艾伦夺过信件,这位德裔犹太人快速浏览此信,他说:“没错,爱因斯坦封赐你为‘实验理论物理学家’!李,恭喜你,如果爱因斯坦是皇帝,那么你就是美因茨选候。”

  “让我们看看后面的内容。李先生,你应该知道,去年的索尔维会议上,我对伍德盖特-李实验提出了几点疑问。”

  “伍德盖特-李实验本身没有问题,它是一项有意义的、杰出的实验。我所质疑的是伍德盖特-李实验所衍生的双折射问题、定态跃迁速度问题。”

  “在我看来,《物质波》并没有直接解释双折射问题、定态跃迁速度问题。”

  “我们来聊聊物质波吧。”

  “《物质波》以相对论为基础进行推演、计算,提出了新的概念思想和定理规律。为此我表示感激。”

  “我试图站在你的角度去解读《物质波》,我是这么做的,做完之后,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第一,我们考虑有n个物体,等概率的任意放置在m个‘状态’或‘相格’中。那么我们该怎样计算其热力学概率?”

  “第二,既然你在论文中频繁提及相对论,就让我们以相对论观点来讨论电子的动力学问题……”

  “……以上是我对《物质波》的看法。”

  “李先生,我期待晶体被电子衍射实验的结果。祝你们成功。”

  截止目前,李康平尚未看到美国的杂志报刊刊登关于《物质波》的公开性评论文章。只有亚瑟·康普顿给他写了一封学术性质的私人信件。

  李康平亦未看到欧洲的杂志报刊上有关于《物质波》的评论文章。

  欧洲物理学家最先做出行动的是爱因斯坦,他同样以学术性质私人信件的方式与李康平取得联系。

  总的来说,爱因斯坦支持《物质波》。

  爱因斯坦当然会支持《物质波》,因为《物质波》的前置设定是相对论。

  然而,李康平的感受是,伟大的爱因斯坦貌似也没有完完全全的理解《物质波》啊?

  在李康平的记忆中,爱因斯坦于1925年的夏季,以“照亮物理学的光”来形容物质波理论。

  李康平认为,1925年夏季的爱因斯坦彻底理解了物质波,并积极推广物质波。

  此时,1922年,爱因斯坦并没有将《物质波》形容为一束带来希望的绿光。

  我们都知道,1922~1925年这三年是爱因斯坦学术生涯中极其重要的一段时间,玻色-爱因斯坦统计就是在这个时期诞生的。

  这说明爱因斯坦的学术水平仍具提升空间。

  我们有理由相信,1925年的爱因斯坦比1922年的爱因斯坦更为强大。

  现在,就有点尴尬了,《物质波》之深奥复杂,之革命性、颠覆性,竟连爱因斯坦亦未完全悟透。

  “李,我觉得爱因斯坦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艾伦说道,“既然爱因斯坦也期待我们的实验结果,那我们还等什么?”

  “没错,让我们加快实验装置的加工进度吧。”李康平收好爱因斯坦的信件。这封信是珍贵的史料,凑齐几十封就能出一本书了。

  “六点了,我该走了,明天见。”马克有着严格的时刻表,朝八晚六,不迟到一分钟,不早退一分钟,也不晚退一分钟。

  “明天见,马克。”

  “李,我们也走吧。”

  艾伦说我俩好久没去东哈林犹太人开的那家餐厅了,今晚一起吃饭?

  “我怀念那里的牛排,我想我们应该去那里。”

  李康平开车载着艾伦离开哥大校园。

  这一路上,艾伦的话很多:“你知道的,年轻的犹太女孩刚刚大学毕业,甚至刚刚高中毕业,就迫不及待的涌入犹太男女社交圈,她们期盼的约会对象是有前途的经纪人和珠宝商。爱尔兰女孩好不容易获得家庭的允许后,就立即把她们的媚眼抛向坦慕尼厅的民主党员、虔诚的丧葬业者和早熟的唱诗班少年。是的,李,你知道的,你知道一切。”

  李康平能感觉到,数不清的荷尔蒙分子以不规则的热力学运动方式扩散于车内每一寸空间。

  荷尔蒙分子的传播者宛如交配季节的野兽,噢,没错,春天来了,这该死的交配季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