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章 面临困境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188 2020.09.29 07:00

  徐章垿将于几天后登船赴英,临行之前,他收到了康平贤弟相赠的《四骑士血洒自由魂》。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读至此处,徐章垿不禁动容。他联想起他的家庭,他名义上的女人,他也说不清是幸福还是悲剧的这桩包办婚姻。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徐章垿竭力嘶吼,其声激昂,其态张扬。

  悲哀,寂寞,不被理解的特立独行,满怀憧憬的雄心被残酷的现实撕碎,碎裂的残骸并未化作灰烬,而是重新组合为更加磅礴的壮志。

  五味杂陈,各种情绪交织,徐章垿潸然泪下,他喃喃道:“康平,你译的极妙,愚兄收下了。”

  博览群书的徐章垿当然读过裴多菲的原诗,而康平贤弟的国文妙译更胜原诗,直击徐章垿万中挑一的灵魂。

  民国时代的知识分子不乏人格与性格皆复杂的人物,徐章垿即将远赴英国,他欲寻一剂良药,亦或是追觅他所幻构的理想乐园。

  哥大的博士研究生全部住在校外,徐章垿租住于晨边街的一间公寓内,李康平抱走徐章垿价值180美元的美酒一箱,道一声多谢章垿兄,章垿兄一路平安。

  周五,原子论课程结束后,罗斯伯格教授让李康平来他的办公室。

  “李,你很聪明,你在物理学上体现了极高的天赋,是的,我喜欢你,我一向喜欢聪明的学生。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斯伯格教授将李康平的《黑体辐射和光量子》论文六页纸一字排开,他说:“我用了整整四天时间,白天和黑夜,我终于看懂了你写的是什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康平朗朗道:“借助光的量子理论以及相关的统计力学和热力学方法,我得到了辐射热力学和普朗克-维恩定律的全部结果。我认为我做的工作具有创造性,也具备学术价值。”

  “我说的不是学术,而是企图。李,你的企图是什么?”

  “我……我想发表论文。”

  “然后呢?”

  “我想成为一名物理学家。”

  “很好,你渴望成为物理学家。”罗斯伯格教授满意这个回答,他继续说:“那么我们可以开始讨论学术了,但我不跟你讨论你论文里的学术理论细节,我只想问,你将通过怎样的实验来证明你的理论假想成立?”

  李康平感觉到了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他壮着胆子说:“我认为可以设计这么一个实验,让X射线被一质量为m的电子散射。当然了,也可以使用γ射线来进行对比。”

  “那就去做!做完了再来找我要推荐!”罗斯伯格教授大喊道。

  李康平据理力争:“教授,你懂的,理论总是走在实验前面,我想我应该先发表理论性的论文!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早就发表了相对论,他预言光线会在太阳引力作用下产生弯曲,而他的预言一直到了去年,才被爱丁顿的日全食观测团队验证成立!”

  罗斯伯格教授咆哮起来了:“他可是爱因斯坦啊!而你是谁?”

  “我……”李康平一时语塞,是啊,我是谁,我只是个无名小卒。

  爱因斯坦发表狭义相对论时并非什么大科学家,那时的他是籍籍无名的专利局技术员。

  然而欧洲的学术风气与美国不同,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几乎全在欧洲,其中包括慧眼识英才的普朗克。人们常说,普朗克有两大发现,一是作用量子,二是爱因斯坦。

  美国的物理学家基本上都属于实验物理学派,实验物理学家亦懂理论物理,但他们更重视实验。

  先做实验,通过实验结论来证明某种理论成立,或者推翻某种理论,或者提出某种全新理论。这是美国物理界的主流学术思想。

  罗斯伯格教授确实喜欢李康平,喜欢是有底线的。

  李康平直接抛出一个新理论,却拿不出任何实验证据。罗斯伯格教授无法接受这种“只猜不证”的学术表达方式。

  郁闷的李康平带着他的论文稿离开了赫特莱楼,他过不了罗斯伯格教授这关,没办法投稿至《物理评论》编辑部。

  做实验也是OK的,李康平的实验技能呱呱叫。

  关键是实验场地和实验经费。罗斯伯格教授有实验室,有他自己的科研项目。但李康平的这六页纸不足以打动罗斯伯格教授,从而让罗斯伯格教授暂停正在进行的实验项目,将实验室借给李康平,并提供充足的实验经费。

  困难重重哦。

  这可怎么办呢?

  如果我不能尽快发表《黑体辐射和光量子》,德布罗意公爵就要出手了。

  法国学术界的传统是“先猜再证”、“我猜你证”,代表人物有费马、拉普拉斯、庞加莱……

  我太高估美国物理学家的接受能力了。

  他们连《黑体辐射和光量子》都接受不了,又岂能接受后续的理论?

  李康平拿着他的论文稿,边走边看。

  可惜啊,哥大的名誉教授普朗克先生已经回欧洲了。

  我是否应该聘请一位德文翻译,将这篇论文译为德文,然后寄给普朗克、维恩或者爱因斯坦?

  普朗克懂英文的吧?

  那就普朗克了,直接寄送英文论文给普朗克。

  砰!

  思绪飞往德国的李康平撞上了一个壮汉!

  “噢,该死!”

  论文稿散落一地,心情不佳的李康平抱怨一句,俯身拾起稿子。

  “男孩,是你不看路,撞到了我!”

  被撞翻的壮汉坐在地上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表情。

  “抱歉,先生,十分抱歉。”李康平意识到了错误,遂道歉。

  论文的首页飘落在壮汉的身边,壮汉随手捡起瞅了眼,他身子一抖,原地站起,问了句:“《黑体辐射和光量子》,谁写的?”

  李康平答道:“我写的。”

  “哥伦比亚学院,K.P.李,所以你是K.P.李?”

  “是的,我是K.P.李。”

  壮汉观察着李康平,李康平也在打量壮汉。

  这位白人壮汉的身高在六英尺两英寸左右,他穿着大衣,蓄着小胡子,鼻子坚挺,眼神锐利,体格健硕,威风凛凛。

  壮汉伸出手作握手状:“我是康普顿教授,来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

  李康平惊讶道:“抱歉,先生,你是谁?”

  “我是亚瑟·康普顿,一位物理学家。”

  “康普顿教授,很高兴见到你!”

  “李先生,其余的论文稿,可以给我看看吗?”

  “当然。”

  两人坐在长凳上交谈,李康平问:“康普顿教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