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章 全世界资本主义的核心地带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335 2020.10.01 07:00

  李康平驾车驶离晨边高地,开往曼哈顿商业区。

  詹妮弗问了句:“我不是太懂汽车,但我猜测你这辆车的价格,应该不便宜吧?”

  “不算太贵。”

  “再怎么便宜,也要好几百美元呢!”

  李康平开车到曼哈顿商业区的某家电影院,停车,下车。

  电影院对面竖立着一座塔门与棕榈树构成的建筑,那是战亡英雄纪念馆。

  李康平、詹妮弗每次光顾曼哈顿最热闹的地段,总能见到游行。

  战亡英雄纪念馆前,有一群人裹着白色头巾,身披白色长袍,正在游行。

  一位高大的白巾白袍者狂热的吼叫:“联合美国所有的白人成年男子和土生土长的非犹太人,为了一个可以实行善行的表率作用!为了保护家庭的圣洁和女性的纯洁!为了纯粹美国精神的理想主义!燃烧吧,燃烧吧,邪恶在火焰中毁灭,我们在火焰中永生!白人至上!”

  “白人至上!”

  “为了美国!”

  其余的白巾白袍者高举血色十字架和熊熊燃烧的火把,以显示他们不是闹着玩的。

  “他们闹到纽约来了?纽约政府不管管吗?”李康平冷冷注视着不远处那群游行的白色人士。

  “别招惹这群人,离他们越远越好。”詹妮弗神色紧张的拽着李康平往电影院里拖。

  “詹……”

  “快进去,别啰嗦,别盯着他们看!”

  进入电影院之后,詹妮弗轻松了不少,她说:“众所周知,美国是自由民主之邦,他们有权在美国任何地方发表任何言论。”

  李康平惊讶的合不拢嘴巴:“你们的政府给予白色旗帜自由与民主的权利,但同时又不允许悬挂红色旗帜,这是为什么呢?”

  詹妮弗摊手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国会议员!”

  “华盛顿的政策,还真是令人费解。”

  “李,拜托你能不能别这样,为什么我们每次出来玩,都要谈论政治!”

  “詹妮弗,我们活在这个咆哮的时代,我们无处可躲!”

  “李,你不是立志研究物理吗?你安安心心当你的物理学家不好吗?我是和一位未来的物理学家来这里看电影的,而不是参加民主党、共和党或者什么党的政治会议!”詹妮弗激动的直哆嗦,甚至还有点委屈。

  “这该死的政治!”詹妮弗咒骂道。

  逐渐冷静下来的李康平深感歉意:“詹妮弗,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为我的粗鲁态度道歉。到时间了,进入放映厅吧,我的女士。”

  想要寻找欢乐,卓别林乃不二之选。

  无声电影时代,笑声来自观众。

  詹妮弗捧腹大笑,她笑到面部不适,由此可见她的开心程度。亦可见卓别林的搞笑功力。

  李康平偶尔笑笑,假笑。

  他心中琢磨着,有声电影和彩色电影是几几年诞生的?

  “你心不在焉。”观影结束后的晚餐餐桌上,詹妮弗如是说。

  “是吗,没有吧?”李康平切下一块牛排,用叉子送入口中。

  詹妮弗做着同样的刀叉动作,她说:“一个女大学生多少有点智商的吧,你骗不了我,你就是心不在焉,你还在想着刚才的那件事情。”

  “我真没想刚才那件事,我在想技术。”

  “技术?”

  “科学技术。”

  “科学技术?”

  “噢,音乐响了,跳支舞吧詹妮弗。”

  餐厅里的五人乐队开始吹拉,女士们、先生们纷纷步入舞池。

  李康平邀请詹妮弗跳舞,詹妮弗五尺八寸的个子抵达李康平的耳根。

  李康平的呼吸吹在詹妮弗的额头上,他敏捷而精准的从一个舞步换到另一个舞步,詹妮弗迅速而准确的跟上节拍。

  “你跳的真好!”

  “你也是。”

  李康平、詹妮弗相互赞美一番,好的舞伴会令彼此感到愉悦。

  在此美好时刻,几句不太和谐的话语传入李康平的耳朵。

  “约翰,你看,那位白人小姐正在和有色人种跳舞。”

  “对,他跳的不错。”

  “约翰,你明白我这句话的重点吗?白人小姐,有色人种!”

  “这里是纽约,全世界资本主义的核心地带,在这座城里,上帝解决不了的事情,金钱可以解决。”

  “约翰,这可是道德底线的问题啊!”

  “看看爱抚晚会吧,看看无处不在的S-E-X交易吧,看看我这位天主教徒吧,我这位天主教徒已经离婚了,所以你为什么跟我谈底线?你不是应该烧死我吗?可你在和我跳舞。海伦,别跟我扯这些无聊的话题,你要做的是尽情的找乐子,OK?”

  “约翰……哎,这是什么世道啊!”

  李康平望向那对男女,是我听力太好,还是你俩嗓门太大?由此看来,即便白袍人士不鼓吹白人至上的极端主义思想,美国的白人尤其是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白人新教徒亦存在或深或浅的优越感。

  次日,李康平收到了中国发来的电文。

  “日货倾销,生意艰难,资金短缺,周转不便,吾儿康平,理应节俭,专注学业,好自为之。父李善林。”

  李康平心中一紧,父亲不给钱了?

  给不了五千美金,给五百也行呀。

  一分钱都不给,说明家里的财务极为紧张。

  李康平巴不得他爹把生意做大做强,若干年后,老子的资产由亲儿子继承,天经地义。

  “日货倾销?生意难做?”

  李康平的心情非常沉重,从任何角度考量,他都希望广州李家的事业能够尽快走出困境,重整旗鼓。

  学费和住宿费皆由基金会支付,正常情况下,4300美金足够一位官费留美生在纽约生活至少三年。

  李康平买这买那,忙于交际,短短几个月花了2000美金,他手里只剩2300美金了。

  普通人会省吃俭用,慢慢的消耗这2300美金,能撑多久撑多久。李康平不是普通人,他首先想到的是利用这2300美金赚钱。

  李康平开车至曼哈顿下城,来到布罗德街。

  华尔街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个席位价格为6万~12万美元,李康平根本买不起席位。

  多数股民选择场外交易,场外证券市场位于布罗德街。

  布罗德街的股票经纪们手里拿着电话听筒,从楼房的窗户缝中探出脑袋,在一片嘈杂声中通过大喊大叫、面部表情与各种手势,与那些挤在楼下大街上的股民们进行沟通。

  “嘿,老兄,你确定买入100股通用汽车?”

  “是的先生,请快一点吧!”

  “通用汽车,102!”

  “上帝啊!昨天还是99而已!”

  “你到底买不买?我很忙,没时间跟你耗着!”

  “买!”

  若非逼入绝境,谁他妈敢炒股?

  李康平甩动一沓厚厚的美金,他仰头大喝:“先生,我买100股美国电话电报!”

  二楼的股票经纪报出股价:“美国电话电报,21!”

  李康平果断回复:“买!就现在!”

  过了会儿,一位黑西装白人大汉来到李康平面前,他说:“算上手续费,一共2115美元。”

  李康平如数付钱,白人大汉给了他一张收据,说明天来这里换取股权凭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