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章 安全第一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038 2020.10.15 07:00

  伍德盖特教授春风得意、喜气洋洋的说:“噢,李,我应该说欢迎你吗?是的,欢迎你!”

  《银原子束方法验证空间量子化理论》为李康平赢得了良好的学术声誉,作为李康平的导师及空间量子化实验的发起者、合作者,伍德盖特教授的学术口碑亦在美国学术界大幅提升。

  在此欢天喜地的背景下,伍德盖特教授与李康平之间的相处愈发和谐融洽。

  “这个学期,我将承担哥伦比亚学院经典力学的授课任务,这当然会占据一部分我的精力和时间。李,我不会硬塞给你一个或几个博士课题,你拥有绝对的学术自由,你可以主动选择你想做的博士课题,然后去完成它。”伍德盖特教授和颜悦色的说。

  绝对的学术自由、随心所欲自行选择博士课题,这正是李康平想要的结果。

  李康平说:“教授,具体做哪个课题,我还没考虑好,等我有了初步计划,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不用着急,多想想,认真的想。我们都知道,获得博士学位可没那么容易做到。”

  伍德盖特教授是务实而客观的人,也是论功行赏的人。

  学术界的规矩是,如果你凭一己之力完成了某项研究成果,那么研究成果理应属于你一人。

  比如说狭义相对论,这项伟大的科学成果是爱因斯坦独自完成的,且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论文里不存在任何一条引用。

  狭义相对论诞生之前,洛伦兹、庞加莱等物理学家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很大的学术贡献,尤其是庞加莱,他几乎完成了法国版的相对论,并做了多次公开演讲,发表了论文。

  爱因斯坦写的狭义相对论,一条引用都不作,这是值得商榷的操作。

  但不可否认,狭义相对论的成果由爱因斯坦独享,并没有太大问题。

  研究理论物理,队友太多了有可能影响你的发挥。

  理论物理学家注定孤独。

  实验物理则不然,很少有实验物理学家能够独自完成一项杰出的实验。

  伍德盖特、李康平、艾伦三人共同参与了空间量子化实验,伍德盖特教授认为,他和李康平对此项实验的贡献度为99%,剩下的1%贡献度属于艾伦。

  1%的贡献度不足以使艾伦的名字出现在《银原子束方法验证空间量子化理论》论文中,且不足以让艾伦获得硕士学位证书。

  所以艾伦继续攻读硕士学位。没有哪个圈子比学术圈子更加公平。

  今天是纽约中国同学会的聚会日,李康平离开实验室,朝宿舍楼走去。

  据悉,新一批中国留美生已抵纽约,作为纽约中国同学会的老会员、哥大的老学生,李康平应该认识一下新同学。

  返回宿舍楼的途中,李康平遇见了一位中国同学赵昌瑞。

  “昌瑞兄,同往43街?

  “甚好。”

  二人结伴而行,李康平开车载着赵昌瑞驶离哥大校园。

  赵昌瑞在今年3月因参加非法活动被捕,幸得周先生、施特劳斯斡旋营救,最终有惊无险,安全脱身。

  现如今的美国一年吹几季风,上半年吹“红色警戒风”,下半年吹“黑色威胁风”。

  关于红色旗帜的警惕,对于布尔什维克的排斥、打压,在上半年的美国闹得沸沸扬扬。

  日历翻至1921年下半年,美国人发现,布尔什维克起源于欧洲、建立政权于欧洲,但欧洲并没有全面赤化,欧洲的主流社会该是什么样子始终是什么样子,欧洲未发生本质性的改变。

  既然欧洲主流社会还是老样子,那么美国也不必太过担忧。

  美国对于布尔什维克的态度演变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些布尔什维克活动在半公开半隐蔽的形式下开展,最近两个月,纽约市、纽约州好像也没传出布尔什维克者被捕的消息。

  倒是频繁爆发的黑人人权运动,引发了美国白人的高度警惕与担心。

  在美国白人看来,黑人对于西方文明造成的冲击远胜布尔什维克。

  车子刚刚开出哥大校园,没有任何征兆,赵昌瑞忽然神情激动的呼喊:“我所不满意的,是在这外侮日深和民生日益惨苦的关头,轰轰烈烈领导过五四运动的斗士们,不继续猛进抨击使我们痛苦的主要原因,祗拘在那些无足轻重的对象上较量,把可集中广大民众的意识,散来成沙般无从胶合的努力,避开了军阀和外国列强交相毁灭中国的那些逼人对象,把头钻进较斤计两的主义之争!康平,这实是我等应当为之痛哭的趋向!”

  嘎吱!

  李康平十分意外,他把持方向盘的手一歪,险些撞到行人。

  “噢,该死!对不起!先生,你没事吧!”

  李康平急刹车,他的脑袋探出窗外,忐忑的询问这位路人先生。

  “我的天啊,你差点撞死我!告诉我,你究竟会不会开车!”

  路人先生恼火的骂骂咧咧,他应该生气,他有理由骂人。

  “抱歉,非常抱歉!这10美元,你拿去买件新衣服吧,就当是我对你的衣服和心理健康的赔偿!”

  “看看,你们看看,这个东方人当我是乞丐!他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词语,心理健康?是的,我的心理健康受到了伤害!”

  衣衫褴褛的路人先生不能算是乞丐,他可能是一位流浪者、失业者、药物滥用者或者醉汉。

  极其不爽的路人先生理所当然的拿走了李康平的10美元钞票。

  李康平启动车子,赶紧开溜。

  驶离事故多发区,李康平疑惑的问:“昌瑞兄,你何出此言呐?”

  “救亡!民族独立!不打倒军阀,不推翻帝国主义以及作为帝国主义墙脚和基础的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联合统治,则一切建设无从谈起,启蒙、发展文化教育也只能是空谈!”赵昌瑞仍然激动,他的眼里燃烧斗志。

  硕士研究生赵昌瑞学的是教育学,现阶段的他不是教育家,但也算是教育家预备役。

  李康平放慢车速,一方面是保证安全行驶,另一方面他想和昌瑞兄单独多聊会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