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4章 期待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016 2020.10.22 07:00

  李康平说道:“本栋刚来美国,对国内形势最为了解,不如由本栋讲讲国内物理之现状?”

  本栋毕业于清华学校,他今年8月赴美,就读斯坦福大学,他忧心忡忡的说:“从外国进口苹果,难以解决根本问题,需以中国之土壤培育中国之苹果,然目前之中国,并无肥沃土壤。”

  本栋年纪轻轻,却能用朴素的话语描述真实而深刻的道理。

  大清朝咱就不提了,民元以来,中国没有培养现代物理学家、现代科学家的土壤环境,故而派遣学生赴海外学习。

  在国外学习物理的中国人非常少,少量的中国物理学生学成归国,又面临一系列问题,中国的大学里没有物理研究所,物理系可能只是一个名称而已,没有人,没有经费,也没有本土学生可以跟着成长。

  说到底,还是土壤的问题。归国的“洋苹果”尝试以自身为种子在中国的土壤里播种,培育出土生土长的中国苹果。但是很可惜,“洋苹果”们失望的发现,这是难以达成的目标。

  李康平感慨万千,他说道:“不论是依托国内土壤,还是借用国外土壤,当务之急是为中国培养大量物理人才、科学人才。”

  康平此话有“废话”之嫌,此般道理,谁不知?

  细节呢?具体方案呢?

  说来说去,还不是把中国学生往国外送,他们回国后又重复前辈的遭遇。

  有些话,康平不方便在这个时候讲的太直白。

  康平认为,中国迟早有稳定和谐的一天,到了那个时候,我们需要大量专业人才来建设祖国。

  培养专业人才需要漫长的时间,我们不能等到中国稳定和谐了再来培养人才,而是从现在起就要开始布局了。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也有可能有派别。

  我们培育出一万个苹果,不敢奢望全部为我所用,能用到八千个、五千个,也是可以接受的。

  宴席之中,李康平该讲的讲,不该讲的当然也不会讲。

  这个假期,李康平与六君朝夕相处。1922年元旦之后,六君告辞离去,返回各自的大学。

  1922年1月,曼哈顿宙斯麻将厂开始施工建设。李康平看着工地上的施工,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希望麻将生意能带来第一桶金。

  李康平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说1921年美国收音机市场的销售额达4000万美金。

  4000万美金,这是极其庞大的市场。

  李康平心里有数,美国的麻将生意很难做到一年4000万美金的规模。

  那你为啥做麻将?

  你不是物理学家吗,无线电跟你专业对口啊,你为啥不做市场容量更大的收音机?

  我的麻将厂已经开工建设了,我能怎么办?

  洛菲斯主编说话算数,《物理评论》改为了月刊,每月出版一期。

  1922年1月的《物理评论》,刊登了李康平的《物质波》。

  “喔!喔!喔!”

  李康平翻看最新一期的《物理评论》,客观的说,他的心情是激动的。

  在李康平的记忆中,德布罗意公爵于1923年9月~1924年11月发表了四篇论文,这四篇论文提出了物质波(德布罗意波)的概念,并且描绘了波动力学的雏形。

  物质波是量子力学极其重要的前置理论,物质波为量子力学扫清了障碍,量子力学得以迅速发展壮大。德布罗意公爵因此获得1929年的诺物奖。

  德布罗意公爵的物质波理论刚发表的时候,并没有受到太多重视。

  一直到了1925年的夏季,爱因斯坦在报纸上公开提及物质波,他在报纸上写到:“德布罗意公爵的研究成果,是照亮我们最难解开的物理学之谜的第一束微弱的光。”

  1925年11月~1926年2月,海森堡、费米、狄拉克、泡利、薛定谔五人独自发表了五篇量子力学的重要论文。

  五位大佬为量子力学奠定基础的同时,美国贝尔实验室名不见经传的研究员戴维森,他尝试利用电子被晶体衍射的实验来证明物质波理论。

  戴维森的实验成功了,他的论文发表在1927年4月16日的《自然》上。

  两个月之后,J.J.汤姆逊的儿子G.P.汤姆逊发表了类似的论文。

  美国、英国的研究团队皆证明了物质波,德布罗意公爵此时方才真正的声名大噪。

  因为电子被晶体衍射的实验,戴维森、G.P.汤姆逊共同荣获1937年诺物奖。

  由此可见,量子力学并非一个人的量子力学,而是全世界许多物理学家一起努力的结果。

  这一世,李康平版的《物质波》在1922年1月发表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康平很自觉,他不准备麻烦戴维森、G.P.汤姆逊来做实验,他决定自己完成电子被晶体衍射的实验,自猜自证,自力更生。

  李康平忽然萌生了一个大胆但是合理的想法。

  电子被晶体衍射的实验,与企孙兄、毓泰兄、有训兄、啸仙兄这四兄所学的专业或多或少对口呀!

  企孙兄是衍射实验方面的高手,新版的普朗克常数是企孙兄利用X射线衍射方法测出来的。

  企孙兄通过普朗克常数论文获得了哈佛硕士学位,他目前跟着哈佛大学P.W.布里奇曼教授从事高压物理方面的研究。

  并不是说高压物理没有前途,P.W.布里奇曼一生致力于高压物理研究,他因此获得1946年的诺物奖。

  然而企孙兄一生并未在P.W.布里奇曼身上沾到光,P.W.布里奇曼将企孙兄带到博士毕业后也没怎么提携企孙兄。

  当然了,企孙兄博士毕业后毅然决然的回国,他在中国很难享受到杜安或者布里奇曼的提携。

  李康平给企孙兄写信,他在信中写到,我的新论文《物质波》发表于新一期《物理评论》上,企孙兄获得哈佛大学的PhD之后,可否助我完成物质波的验证实验?

  李康平将信件寄往哈佛大学,他期待企孙兄的答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