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8章 在思想上要求进步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114 2020.10.24 07:00

  “李,你说晶体被电子衍射的实验可以证明物质波,而我设计了另外一个实验,试图从新的方向寻找证据。亚瑟·康普顿。”

  亚瑟·康普顿在信中表达了他在主观意愿上接受《物质波》,虽然存在诸多疑惑,但他仍愿意去接受《物质波》。

  一方面,亚瑟·康普顿希望李康平能在纸面文章上回答他的问题。另一方面,亚瑟·康普顿尝试自己做实验来解答自己的疑惑。

  亚瑟·康普顿此时仍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工作。李康平在纸面文章上答复了康普顿的六个问题,关于康普顿的实验,康普顿并未描述细节,所以李康平也不问康普顿实验的具体情况。

  亚瑟·康普顿之问不是评审者考问论文作者,这更像是学者与学者之间的平等学术交流。

  李康平将信件寄往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他希望康普顿先生能在纯理论性内容方面受到一定的启发。

  这日,伍德盖特教授对他的助教和学生说:“约翰·莫里斯先生,他是西电公司工程技术部的主管,他邀请我去西电公司做演讲,现在,你们跟我一起去西电公司。”

  西电公司赞助伍德盖特团队这事儿看上去靠谱,伍德盖特团队四人这便前往西电公司。

  西电公司总部办公楼位于纽约市西街,在格林尼治村的西侧,是一栋用黄砖建造的13层高楼,它像城堡般俯瞰纽约港船来舶往,气势恢宏,很有派头。

  约翰·莫里斯先生热情接待伍德盖特团队,并带领他们参观西电公司主楼及工程技术部的厂区。

  在西电公司,科学家和工程师没有严格的区别,每个人都被看作是工程师,都要承担项目任务。

  西电公司的工程师们在宽敞的开放式房间工作,大楼里不少宽阔的房间被用来制图。工程师们穿着挺括的白衬衣,袖子卷到肘部以上,在一排排制图桌前忙个不停。

  西电公司工程技术部的厂区占地50多万平方英尺,厂区内到处是电话、电缆、交换器、电源线、线圈以及各种重要部件的测试实验室。

  这里还有测试新材料,比如用于电线的合金和电缆的包覆材料性能的化学实验室。以及堆满电线、拨号盘、电池的小型车间,大量员工在这里测试电流效果,研究不同电路组合的情况。

  真空管车间看起来是最杂乱的一个车间,虽然杂乱,却也没有影响工程师、技师们的工作。

  工程技术部是西电公司的研发部门,是该司最重要的部门之一。

  位于西街的工程技术部厂区由许多实验室及小型车间组成,工程技术部不单单是做样品研发,该部亦能小规模生产各种电子产品,工程技术部其实就是研发部+试制车间的结合体。

  参观过程中,李康平感慨良多。

  西电公司是这个时代的高科技公司,他们每年投入超过100万美元的研发费用,平均每个礼拜产生一项新专利。

  工程技术部拥有最先进的设备和最聪明的专业人才,工程师们看上去都是制图狗或者电路狗、测试狗,但他们中的不少人具有学术研究背景。

  有些人以前做纯粹的学术研究,来到西电工程技术部之后,他们转型为学术应用型或纯粹应用型的工程师。

  具备理科背景、在学术机构做过学术研究的工程师,与纯粹工科背景的工程师是不一样的。

  总而言之,在李康平看来,这些领着高薪的工程师是西电公司最为宝贵的财富。

  参观结束之后,伍德盖特团队四人随约翰·莫里斯来到主楼的会议室。

  毫无疑问,来自哥大的四人是纯粹的学术研究型学者。

  哥大与西电的合作,大概属于产学研相结合的合作,当然了,也有一定的商业因素在里面。

  根据约翰·莫里斯主管的说法,工程技术部具有学术研究背景的工程师全都坐在了这间会议室里。

  接下来,有请深受我们爱戴的威廉·伍德盖特博士为我们演讲。

  “谢谢,每个人,谢谢你们。”

  早已做好准备的伍德盖特教授从容不迫的开始了他的学术演讲。

  我们都知道,伍德盖特教授主要研究原子论、量子论等学术性极强的课题,他的学术演讲当然是讲这方面的内容。

  并没有出现尴尬的冷场,工程师们津津有味的聆听伍德盖特教授讲的原子论、量子论。

  一个愿意讲,一群人愿意听,伍德盖特教授的学术演讲以圆满的方式收尾。

  众人散去,会议室里仅剩约翰·莫里斯和哥大四人组。

  “完美的演讲,十分完美!”约翰·莫里斯一副兴致勃勃、意犹未尽的模样,他说:“我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我读大学时学的是物理学----研究各种射线的物理学,是的,那是令我终生难忘的一段美好时光。现在,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脱不开身,我一定会去世界上最好的研究院进修几年---没准我会成为物理学家!”

  约翰·莫里斯这话说的很虚伪,所有人都看出来了,约翰·莫里斯恐怕没机会在工作上脱开身。

  “《物质波》,没错,我看过这篇论文,我喜欢这篇论文---虽然我没看懂,但我喜欢。你们知道的,没有几个美国人能够彻底理解爱因斯坦的那套理论,而这并不妨碍美国人民热爱爱因斯坦。凡是爱因斯坦写的文章,或是关于爱因斯坦的文章,总能出现在美国报纸的头版上。”

  约翰·莫里斯是个健谈的人,他对李康平说:“李先生,你写了一篇了不起的文章……不,不不,你写了两篇了不起的文章,还有一篇是空间量子化实验。我订阅了每一期的《物理评论》,算上《科学》、《桥》、《美国工程报》、《美国专利报》,我花了大量时间阅读这些期刊杂志。有些论文我能看懂,有些看不懂,有些半懂不懂。不管我懂不懂,我必须这么做,我的思想不可以落后于这个时代。”

  一家研发、生产电话设备的企业的高管,他能在第一时间关注物质波和空间量子化,这是值得称赞的。

  李康平笑道:“莫里斯先生,所以我们将在这个美妙的夜晚,深入讨论物质波和空间量子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