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9章 如何是好?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221 2020.10.05 07:00

  2月底,纽约中国同学会的聚会。

  第一个好消息,德榜兄通过了博士毕业答辩,他已获得PhD。

  德榜兄打算回国,为中国的化学事业贡献力量。

  德榜兄的博士论文提交给了美国化学会的期刊,这篇化学论文一旦发表,德榜兄就会立即启程归国。

  这年头的PhD在中国是宝贝般的存在,PhD在美国同样吃香。

  德榜兄于1913年赴美留学,他苦学八年,终得PhD。众人送上贺词,为德榜兄感到高兴。

  第二个好消息,李康平不声不响的在《物理评论》上发了篇论文,且李康平即将获得哥大学士学位、哥大研究院入院资格,这令众人惊喜。

  “康平去年九月抵美,半年而已,便获研究院入学资格,我甚欣喜。”周先生赞扬一番,虽言欣喜,却不见笑容。

  为何?

  盖因此次同学聚会少了一人,此君姓赵,浙江诸暨人,1919级官费留美生,现就读哥大教育学院的硕士研究生。

  赵君既非转学,也非忙于其他事务,而是被纽约警察逮捕,关进了警局。

  中国留美生大多遵纪守法、不惹事端,赵君亦然。

  各位看官又问,那么赵君为何被捕?

  你且听我道来。

  昨日,赵君参加了第七大道的某个宣讲会。

  宣讲会进行到一半,冲进来一群警察,将宣讲者及听讲者尽数逮捕,共计五十八人。

  周先生神情凝重的说:“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则任其自由发展,有何不可?学习某种主义,不一定加入某种主义,赵君学习而已,并未加入,纽约警员不分青红皂白将他逮捕,实在无理。”

  诸君极为担忧赵君的人身安全,他们问道,周先生,这可如何是好?

  周先生走到施特劳斯先生身边,他用英语说:“施特劳斯先生,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最迟明天中午,赵先生会出现在这里。”施特劳斯先生说完这句,戴上帽子,离开了43街的公寓。

  次日中午,李康平再赴43街公寓。

  施特劳斯先生说到做到,赵君果然被保释出来,坐在了公寓里。

  赵君惊魂未定的说:“那日我闲逛至第七大道,有人派发传单,我出于好奇,便进去听听宣讲会,不料警员突袭,我身陷监仓,惊恐之际,幸得周先生、施特劳斯先生营救,多谢二位先生!”

  “留美之首要原则,是遵守美国法律及社会风俗、道德标准,有些事情在美国介于合法与不合法之间,此等争议性的活动,你莫要再次参与。”周先生一向温文尔雅、友善随和,他并未严厉批评赵君,但他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算是一种警告。

  “周先生请放心,绝无下次!”赵君信誓旦旦的说。

  周先生又道:“康平专注学业,奋发上进,所修课程皆为A以上,且在美国最著名的物理刊物上发表文章。康平只用半年便获哥大研究院入院资格,他不滋事端、不起争端,与美国教员、同学和睦相处,实乃留美生之典范。望你以康平为榜样,安心于校园之内,莫再使我操心。”

  赵君惭愧的说:“周先生所言极是,从今日起,我绝不踏出哥大校园半步。”

  “倒也不至于如此极端。”周先生点到为止,不再多言这个事件。

  赵君本科毕业于北大,国立北京大学的前身是京师大学堂,其归口管理部门为北京政府教育部。

  庚款基金会只资助清华的学生。赵君于1919年获得浙江官费留美名额,他的留美费用由浙江当局承担。

  甭管是清华背景还是北大背景,中国留学生拥有共同的身份---中国人,他们带着救亡图存的共同使命赴海外求学,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紧密相关。

  周先生不单单关照清华留美生,凡是中国留美生,周先生能帮则帮。

  浙江不愧为学人之省,该省盛产知识分子。

  周先生亦是浙江人,他的老家与诸暨赵君的老家很近。

  周先生早年留学美国,获教育学硕士学位,他在教育学领域对赵君进行开导,赵君虚心聆听。

  李康平了解到,施特劳斯先生是德裔犹太人。施特劳斯先生的父母在19世纪从德国移民到美国,施特劳斯先生出生于美国,他的第一个名字很美国化---查尔斯,全名是查尔斯·阿尔弗雷德·施特劳斯。

  施特劳斯先生提供中国同学会聚会场所,帮助中国同学会捞人,协助中国同学会处理其他事务。

  施特劳斯先生如此维护中国人,他图个啥?

  李康平与施特劳斯先生单独聊了一会儿,施特劳斯先生究竟图个啥,暂且不知。

  有一点可以肯定,施特劳斯先生挺有钱的,他的车是几万美金的帕卡德,配置了专门的司机。

  司机开车载着施特劳斯先生离去,李康平也离开了43街,去往50街的怀特兄弟麻将俱乐部。

  “嘿,李!”

  “嘿,吉姆叔叔!”

  吉姆叔叔每天都在俱乐部,他兴致勃勃的说:“我们补充了一条新的计分规则,李,坐下来玩几局!”

  “为什么不呢?”

  李康平入座麻将桌,与麻友们打起麻将。

  李康平设置的基础分×自摸/同花翻倍系数的计分规则延续了下来,得到了美国麻友们的一致认可。

  在此计分规则的基础上,俱乐部新增一条规则:风字门的同花,享受4倍的加成。

  “胡了,风字门七个对子!”

  李康平运气不错,他自摸东南西北风、红中、发财、白板的七对,获得112分。

  此时的麻将在美国是纯粹的游戏,尚未进入赌博的阶段。

  你公然在此赌博,纽约政府也不允许呀。

  李康平连赢五局,大杀四方,他让出位置,一位白人麻友立即补位。

  来俱乐部学习麻将、体验麻将的人越来越多,李康平很容易就打听到了具体的消息,俱乐部2月底的会员数量较1月底翻了三倍。

  “麻将已开始在纽约的社交圈流行。”吉姆叔叔洋洋得意的说。

  学会麻将技艺的俱乐部会员回到他们的社交圈子,至少可以培养三个新麻友。也就是说纽约的潜在麻友数量提升到了一个可观的数字,并且这个数字还将继续增长。

  吉姆叔叔的初心非常纯洁,他从上海带回麻将,想要在美国推广这项有趣的游戏,没有太多的利益欲望在里面。

  感谢吉姆叔叔的推广,麻将在纽约的社交圈子里迅速流行。

  怀特兄弟麻将俱乐部就这么大块地儿,随着正式会员、潜在麻友的数量持续增多,怀特兄弟敏锐的意识到,应该让麻将走出俱乐部,扩散至整个纽约乃至全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