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章 几十年之后,一切都会改变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002 2020.10.18 07:00

  《物质波》的第一部分“波和量子”的篇幅其实很短,李康平一共写了4页。

  咔哒,咔哒。

  【第二部分:光量子、衍射和干涉。】

  【正如在衍射现象中所显示的那样,光量子—我们认为它是存在的,并非总是沿着直线传播的。】①

  (①,K.P.Lee,Phys.Rev.,51(1921)124。)

  【我将物质波看成是引领着能量转移的,这样就可以将波和量子进行可能的缔合……自由质点的新动力学之于经典动力学(包括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动力学),正如波动光学之于几何光学……】

  【我现在来解释干涉条纹。我认为,原子吸收或辐射光原子的概率,是由一个与原子缔合在一起的物质波的波矢所决定的……无论入射光的强度小到什么程度,都将出现明暗相间的条纹……这种借用波动理论原则并引进量子的解释体系,可推广应用于所有干涉和衍射现象。】

  第二部分“光量子、衍射和干涉”的篇幅更短,李康平写了3页。

  他也想多水点字数,但确实水不出来了。

  纯粹研究的基础理论往往高屋建瓴,在学术思想上开创方向性的道路。你要是太啰嗦,反而显得low。

  在第一部分中,李康平提出了“物质波”的概念。

  在第二部分中,李康平引入了波动理论与量子相结合的解释体系。

  咔哒,咔哒。

  【第三部分:量子、气体运动和费马原理。】

  【费马积分的被积函数为频率和时间的积,只有当有了能量和频率的比例关系后,作用量子才有可能被引进……我计算出,单位体积中频率在ν和ν+dν之间的连续驻波数目是nνdν=4π/UV^2ν^2 dν=4π/c^3βν^2dν……】

  第三部分的篇幅略长,李康平通过复杂且精妙的数学处理来完善他的物理理论。

  听昕风知梧桐叶片片飘落,李康平写完第三部分,已是1921年10月1日的凌晨。

  李康平出生于庚子年闰八月初八。21年前的庚子年,对中国人民而言是苦难的一年。

  中国人过农历生日,然而闰八月几十年出现一次,即李康平等待几十年才能过一次农历生日。

  21年前的庚子年闰八月初八,对应公元1900年10月1日。

  按照公历纪年法,李康平的公历生日为10月1日,今天是他的21岁生日。

  学术和事业虽忙,但公历生日一年只有一次,李康平宴请周先生、刘绍文及中国同学会其余同学,热热闹闹的欢度二十一周岁生日。

  10月2日,李康平收获了一份迟来的生日礼物。

  美国专利局批准了李康平的超再生电路专利申请,超再生电路被专利局归类为“产品专利”,专利号为:US-1571233。

  US-1571233这个产品专利,李康平不会再允许别人无偿使用。

  其他人若想获得超再生电路的专利使用权,须向李康平支付专利使用费。

  总的来说,李康平希望躺着收钱,一直收到US-1571233的十七年专利保护期到期。

  如果别人不付费而强行使用US-1571233专利,那咱们就打官司。

  李康平不愿打也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

  10月初,索尔维会议如期召开,这个会议其实就是具有最高权威性质---甚至是具有一定学阀专制性质的物理学首脑会议。

  你可以这么认为,索尔维会议的参与者,皆为物理界的帝王、诸侯、封疆大吏、御林军统领、太监总管。

  伍德盖特教授于9月底已抵达布鲁塞尔,他在哥大的实验室暂时由他的实验助理李康平负责。

  既是实验室临时负责人,李康平每隔几日便来实验室巡查一番。

  立下显赫功勋的空间量子化全套设备完好无损的保存于实验室内,时不时有人前来参观学习。伍德盖特实验室似乎有了点儿哥伦比亚大学科研示范基地的雏形。

  我们在世界范围内首创原子分子束稳态分离技术,且首次获得空间量子化的实验证据。那么后续的科研方向是怎样的?

  我们都知道,伍德盖特教授最近忙于索尔维会议,忙着向全世界宣传他们团队的辉煌战果,所以他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去研究原子分子束稳态分离技术之后的科研项目。

  真正潜心于学术研究而不问凡尘俗务的学者极少。

  许多学者产出了学术成果,收获了学术声望,便陷入会务、演讲、拉赞助、开公司、出版自传的泥潭中不可自拔。

  我们也知道,李康平的博士课题偏向于理论物理。

  并不是说理论物理研究不需要做实验,只不过是现阶段的李康平尚在起草基础理论的稿子,还没到做实验的时候。

  艾伦正在构思他的硕士课题设计,他的课题项目与X射线衍射相关,他的设计稿仍在修订,亦未进入实验阶段。

  导师出国之后,学生们的学业全靠自觉。

  李康平来到伍德盖特实验室,他没见着艾伦在这里,艾伦这小子不太自觉呀。

  巡视了一遍实验室,没啥问题,一切正常。李康平落座桌前,持笔写信。

  “企孙吾兄:

  自纽约州高地庄园一别已有数月,甚是想念。前日收兄来信,得知毓泰兄、啸仙兄、绪宝兄、有训兄、本栋诸君之消息,建议圣诞假期相聚,可在纽约,亦可在坎布里奇或波士顿。请兄定夺。

  此问。

  著安。

  康平拜上。”

  几日之前,李康平收到叶企孙的来信。

  叶企孙在信中说,普林斯顿大学的饶毓泰,明尼苏达大学的查啸仙(查谦),克拉克大学的丁绪宝,芝加哥大学的吴有训,斯坦福大学的萨本栋,加上哈佛大学的叶企孙、哥大的李康平,目前学习物理的中国留美生就这么几位,虽遍布于美国全境,但人数着实稀少,不到两巴掌便数完了。寻他个日子,我们聚聚,康平意下如何?

  康平自然是盼望的,故而回信,约定圣诞假期相聚,聚会城市由企孙兄决断,若定在纽约,则由康平操办一切事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