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章 出来啊!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3003 2020.10.10 07:03

  科学家应该具有流动性,科学家不能老在同一个地方呆着。

  你看,加州的科学家与纽约州的科学家切磋切磋,思想上的火花摩擦摩擦,说不定就能诞生新的科学成果。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得不到银层图案。”伍德盖特苦恼的说,“罗伯特,你是全美最出色的实验物理学家,给我点建议,是的,我需要你的建议。”

  密立根严肃认真的说:“威廉,你真的相信原子取向是物理学中的真实存在?在我看来,那只是用于计算的一种配方---描述电子的时刻表而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仿佛被闪电击中,伍德盖特剧烈的颤抖。

  科学家与科学家之间的学术对话,不需要具体到每一个算符或每一个实验部件。

  伍德盖特完完全全明白了密立根的意思,刚开始他拒绝它,渐渐的,他尝试去接受它,最后,他糊涂了,他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接受。

  伍德盖特激烈的思想斗争,宛如20世纪前半段的近代物理学。

  近代物理史是一部战斗史,各个学派斗争不断,胜利者统一思想、教书育人,我们在20世纪后半段及21世纪学习的物理教科书,都是这些学术胜利者编撰的。

  而学术失败者带着他们被胜利者定义为“荒谬可笑”、“魔鬼怪物”的学术思想,悄然无声消逝于滚滚波涛的历史长河中。

  话说李康平回到实验室,发现他们团队的学术氛围在一夜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或许我们应该考虑新的实验项目,比如说设计这么一个实验,测定较罗伯特·密立根版本更为精确的普朗克常数。”伍德盖特作出了艰难的决定。

  艾伦惊讶的问:“教授,你开玩笑的吧?”

  李康平亦显困惑:“我并不觉得哪里好笑啊。”

  “我有把握测出更精确的普朗克常数,运气好的话,我们会在年内,最迟在明年年初,测出新的普朗克常数。那个时候,你们也将获得硕士学位。”伍德盖特说道,“而空间量子化实验,说真的,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完,我没有办法预估出准确的时间,1921年,1922年,甚至1930年,皆有可能。”

  “李,艾伦,你们知道的,在美国,人人都很现实,离婚率持续攀升,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如果爱情看不到希望,那就放弃它,尽快开始下一段爱情。就连爱情也遭受了这种现实到令人呕吐的冲击,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一件看不到希望的事情上倔强坚守?”

  李康平掷地有声的说:“教授,请你告诉我,爱情能和科学相提并论吗?我不管爱情是廉价的还是无价的,我只管我的科学!”

  艾伦大喊道:“嘿,李,注意你的语气!你怎么能以这种态度跟教授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就你崇尚科学?不,不,你不该这样,请你冷静一点!”

  “是谁发起了空间量子化实验?是教授啊!是谁忙里忙外,筹集资金和设备?也是教授啊!是谁为这个项目付出了最多的心血?还是教授啊!”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教授怎么可能放弃这个项目?放弃了这个项目,谁最伤心?同样是教授啊!”

  “所以,李,请你理解教授的苦衷!我相信教授作出这个艰难决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艾伦情绪激动的大吼大叫,他为无辜的教授鸣不平,似乎也是一种宣泄---他白干了几个月的宣泄。

  美国这个国家通过反抗殖民统治获得独立权,隐忍和含蓄在美国从来不是褒义词,反抗权威的精神深深烙印于美国人的灵魂。

  在美国当领导者挺难的,领导者要是做出了部下认为错误的决定,部下有可能以最直接的方式反抗领导者。

  实验室里的反抗者是李康平,他并非美国公民,但他深谙美国精神。

  教授允许李康平反抗,教授亦坚持他的学术决定。

  “大家休息几天吧,调整一下心情。下个礼拜一,我们将启动普朗克常数项目。”伍德盖特教授说道,“李,你可以跟着我做新项目,也可以转投哥大或者其他大学的导师。如果是第一种选择,我会开心。如果是第二种选择,我会帮你联系其他导师。”

  总的来说,李康平接触的这些美国物理学家,大多是就事论事的人。

  学术上的争论难以避免,对事不对人,这是美国物理学家的基本原则。

  当然了,少数美国物理学家及别的领域的学者,他们对事亦对人,或者不对事只对人。与这种学者打交道,必须采用PlanB---击杀战斗模式,不死不休。

  与伍德盖特教授打交道,李康平依然采取温和的PlanA。

  教授、艾伦离开了实验室,李康平仍留守于此。

  李康平看着这套设备,他充分理解伍德盖特教授为之付出的心血,他甚至同情教授。

  伍德盖特教授早在1919年便意识到,应该尝试证明空间量子化理论。

  然而史上留名的是玻尔、索末菲,以及证明了玻尔、索末菲理论的那些人。

  诸如伍德盖特教授这种物理工作者,大多沦为炮灰。

  不可以当炮灰,绝对不可以。

  李康平再次检查设备,他通宵到次日清晨,他总结出一个看上去令他哭笑不得的结论:“难道是孔径尺寸不对,且间隔太长?”

  我们始终关注Ace、King和Queen,譬如真空系统、磁场系统、银原子束发生系统,这些大牌戏弄了我们几个月,导致教授壮士断臂,艾伦垂头丧气,而我,和他俩吵了一架,面临着重新选择导师的尴尬局面。

  通过我不断的观察、总结,我意外的发现,决定胜负的并不是大牌,却有可能是“方片3”啊!

  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噢,这该死的“方片3”!

  李康平兴奋的睡不着,但他必须好好睡一觉。

  借助半瓶伏特加,李康平强行入眠。

  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傍晚六点,李康平起床,吃饱喝足之后,他飞奔至实验室。

  格挡钢板上开有直径一毫米的圆孔,这个小孔是银原子束的出口孔。理论上来说,银原子束射出这个一毫米的圆孔,就能直接轰击到玻璃板上,从而产生银层图案。

  这块钢板是最不值钱的实验器材之一,之前的几个月里,我们未对这块钢板给予足够的重视。

  李康平选取一块未开孔的新钢板,它很薄,利用普通工具就可以对它进行开孔作业。

  滋滋。

  李康平小心翼翼的在钢板上开孔。

  确切的说,他开出来的玩意并不是孔,而是0.8毫米长、0.04毫米宽的直角缝。

  李康平安装开有0.8毫米长、0.04毫米宽的直角缝的钢板。

  钢板与玻璃板之间的距离维持在2.5厘米不变,两张铂片之间的距离应该调整到……嗯,我想想,先调整到3.3厘米吧。

  李康平拆了真空系统,将内部的两张铂片之间的间隔缩短到3.3厘米,随后重新安装真空系统。

  “伍德盖特团队空间量子化实验第三次调整后的第一次实验,启动。”

  孤军奋战的李康平开启实验设备,他不敢保证这次实验的效果比之前的更好,他能做的是等待16个小时,如果结果不甚理想,那就改到甚是理想为止---在下个礼拜一之前。

  距离下周一没几天了,留给李康平的时间不多了。

  夜已深,李康平专注的操作设备。

  加磁,加磁,再加磁!

  三次加磁之后,不均匀度为每厘米10^4高斯的磁场稳定运行。

  夜更深,单枪匹马的实验注定了单枪匹马的孤独。

  “人们所推崇于真理的必然性,甚至归属于它特殊的确定性,只是一种错觉。”

  孤独的李康平自言自语讲了句德语—这是黎曼的句子。

  朝日永远在固定的时间挂在固定的位置,厚厚的阴云阻挡了阳光。

  正午时分,天空飘落小雨。李康平取下玻璃板,放置于显微镜下。

  出来吧,出来呀,不要再让我失望了。

  李康平深呼吸一轮,随即俯首闭一只眼,睁开的那只眼睛透过目镜,寻找特殊的确定性。

  如果不是李康平眼花,那么就是银原子束低头认罪了。

  李康平观察到,玻璃板上出现了银层图案!

  狡猾的银原子束,它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

  图案比较模糊,模糊的图案由两条带组成,这两条带分布在左右两侧,它们不对称,中间则是一无所有。

  “告诉我,我是不是成功了?”

  “没错,我成功了,我他妈成功了!”

  李康平关闭设备,他离开实验室,在细雨中狂奔。

  “先生,我做到了!”

  “老兄,我真的做到了!”

  李康平将这一喜讯告诉他所遇见的每一个人。

  “年轻人,祝贺你!”

  “先生,恭喜!”

  哥大校园里的路人甲乙丙丁纷纷送上贺词,他们并不了解李康平具体在哪方面成功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他做到了,所以应该祝贺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