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0章 服从内心,释放天性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031 2020.10.25 07:00

  纵观这一屋子的中国同学,不论男女,或多或少已经美国化了—至少表面上如此。

  如果连表面上的美国化也做不到,那么中国同学很难在美国呆下去。

  这是充满矛盾性的论题,李康平不知该如何论述。

  这时,一位秀气斯文的男生走到李康平面前,他的声音尖细,他说:“在下宝山张嘉铸,见过康平兄。”

  李康平打量此君,他问:“你之前不曾来此,你是新赴美国之留学生?”

  嘉铸答道:“我已获克拉克大学之学位,此番转来哥大,继续进修。”

  “原来如此。”李康平说道,他又问:“听闻宝山张家,乃是‘嘉国邦明’之辈分?”

  嘉铸笑道:“父亲偶得一画作,上书‘嘉国邦明’四字,故而我们兄弟姐妹皆为嘉字辈。”

  “幼仪是你姐姐?”

  “正是。”

  幼仪原本没那么出名,她与志摩离婚之后,全世界的华人都知道了她的名字。

  徐章垿赴英求学时改名志摩,他改了名字,也改了职业,志摩现在的职业是一名诗人。

  志摩立志成为中国离婚第一人,他于1922年年初前往柏林,与幼仪签订了离婚协议。

  李康平跟志摩有过一段交情,他难以评价志摩、幼仪之婚姻。

  在中国旧社会,若老婆犯了“七出”之罪,丈夫可休了老婆。

  被休之女人只有三种选择:卖娼、出家、自杀。

  幼仪究竟有没有沾惹“七出”之罪?

  据嘉铸所言,并没有。

  如此看来,那就是志摩太过自我。

  总而言之,幼仪最好在德国住几年再回中国吧。

  嘉铸倒是看得开,他直言不讳的说:“哎,张家痛失志摩,如丧考妣。”

  李康平却是惊讶,兄弟,你怎么能这样讲呢?幼仪可是你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啊!

  从另一方面可以看出,志摩这人是有点本事的,志摩跟张家女儿离了婚,但张家的男人极力维护志摩。

  嘉铸的求学路线与志摩一样,他先去克拉克大学,再来哥大,他学的是文学,他竟是志摩的粉丝。

  在这个复杂的年代,人们的思想也比较复杂。

  周先生虽是曼哈顿宙斯公司第二大股东,他却不怎么管公司的业务。

  周先生关心的是在美国的中国人、在中国的中国人,他关注国民革命军的战绩,以及中山先生的号召。

  众人离去,仅剩余李康平留在公寓。

  “我终将归国,或三年之后,或五年之后,视国内时局而定。”周先生说。

  李康平试探性询问:“周先生莫非在等待国民革命军的消息?”

  周先生笃定道:“能救中国者,唯有中山先生。”

  聚会结束了半个小时,刘绍文方才赶来。

  周先生关心家国天下,刘绍文只关心公司的生意。

  这群中国同学里,刘绍文的言行举止乃至思维方式最像美国人。

  如果刘绍文不够美国化,他岂能在花旗银行工作这么久,结识众多美国银行界的朋友?又岂能以如此高效之方式穿梭于美国各个部门,与各种美国人打交道,帮助公司办理诸多手续?

  “麻将生产执照,业已办妥。”刘绍文兴冲冲的说。

  “好,甚好。”

  李康平、周先生亦感振奋。

  麻将生产执照搞定了,那便尽快开工。

  开工需要工人,工人去哪里找?

  周先生说这个不难,且由我来招人。

  周先生的招聘手段并非在报纸上打广告,他说皇后区有一华人开办的罐头厂破产了,厂里五十余位华工失业了。

  “皇后区罐头厂的老板是马先生,而我与马先生交情尚可。若罐头厂的华工愿意来我司工作,则我司支付不低于罐头厂的薪资,二位觉得如何?”周先生问道。

  李、刘二位认为可行,这便由周先生联络罐头厂的马先生。

  联络之后,周先生告知,罐头厂的有些华工已经寻得新工作,大约有二十至三十人愿赴我司工作。

  华工们在罐头厂的周薪为12美元,他们全都住在皇后区罐头厂附近,不存在交通上的问题。

  然而曼哈顿宙斯麻将厂距华工的居住地较远,华工们须承担一定的交通费用。

  因此,我们支付给华工的周薪定为13美元,可行否?

  “我觉得可行,有劳周先生了。”

  李康平、周先生、刘绍文这三位股东定下人事方面的大方向,具体的招聘事宜由詹妮弗跟进。

  “詹妮弗,你知道吗,皇后区的马氏罐头厂破产了,而我们麻将厂早期的员工,来自马氏罐头厂的失业工人。大概会有二三十人加入曼哈顿宙斯公司,詹妮弗,你有马先生的电话吗,喏,这是马先生的电话。罐头厂的失业工人先来国王大厦报道,而你,詹妮弗,将代表公司和他们签署雇佣协议。现在,你可以开始制作雇佣协议书了,周薪写13美金,有问题吗?”

  “没问题的,总裁。”

  “詹妮弗,他们签订了雇佣协议书之后,你让他们再填写一份简单表格,身高,体重,衣服尺码等等。我们开的是正经工厂,正经工厂的工人当然会穿着统一的工作服。詹妮弗,你获得工人们的基本信息后,立即购买符合他们尺码的工作服,你可以做到吗?”

  “可以的,这看上去并不难。”詹妮弗充满了工作热情,她大声说道:“总裁,我们公司正在推进一项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在消化纽约的失业劳动力!失业,失业,这年头人人都怕失业,但很多人失业了,因为这个,因为那个。现在,我们让劳动力就业,噢,这可太了不起了!”

  “是啊,我们帮州政府解决失业问题,我们提供就业岗位。每个人都需要工作,我们安排工作,虽然安排的岗位不多,但安排了总比没安排要好。”从此时起,李康平正式跨入资本家阶级阵营。

  资本家治下的美国,充斥罪恶与剥削。

  这是志摩离开美国之前对李康平说的话。

  然而志摩也是大资本家的儿子。

  所以李康平不在乎自己属于哪个阶级阵营,康平在意的是服从内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