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逆流之我是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9章 你这个大笨蛋

逆流之我是学霸 术小城 2065 2020.10.24 07:01

  “我们还是聊聊物质波吧。”伍德盖特教授说道,“约翰,你知道的,我们团队拥有一位杰出的理论学家,并且我们团队精通实验。这次,我们的实验将证明我们的理论,是的,我们会设计一种全新的电子衍射实验,从而尝试证明物质波理论。”

  “教授,你在信中说了,希望我们公司帮忙制造你们所需要的实验仪器---类似真空管的特殊玻璃仪器。我认为,只要你给出详细的设计图和技术标准,我们的工程师和技师可以完成这项任务---伟大的物理学任务。”约翰·莫里斯自信的说。

  教授露出笑容:“噢,太好了,十分感谢!”

  “教授,能为你效劳,是我的荣幸。”约翰·莫里斯客气的说,他又道:“分子束方法是一种令人感到兴奋的实验技术,虽然分子束方法的专利属于你们,但你们公开了详实的技术细节,相当于你们将这项技术献给了全世界。你们赢得了我的尊重,我相信你们也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我希望你们的电子衍射实验取得成功,如果你们的电子衍射实验产生了新的技术,我们很有兴趣与你们共同推进这项新技术。”

  你们这家生产电话设备的公司,居然打起了前沿技术的主意?

  贝尔实验室还没成立。固体物理、表面物理连概念性的理论都没产生—因为量子力学尚未诞生。

  约翰·莫里斯,你的超前值为何如此之高?

  李康平心中一紧,莫非历史的车轮不再按照原先的轨迹滚动?

  “等我们的实验成功了再说吧。”伍德盖特教授不置可否的说道。

  “好的,没问题的。教授,以及各位,很开心与你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总的来说,伍德盖特一行人的企业访问之旅收获满满。

  次日,伍德盖特收到了西电公司寄来的一张支票,5500美金的支票。

  资金到位了,物理学家们也就忙碌起来了。

  伍德盖特团队四人各司其职,他们加工实验装置,监工西电的人员加工实验装置,制备晶体,不厌其烦的翻阅技术文献,每个人都很忙,为了共同的学术目标不辞辛劳的忙着。

  李康平的任务是制造加工电子收集器,这是一项极其精细的活儿。李康平可以在四天内组装完成超再生电路板,却无法在四天内做出电子收集器。

  实验装置的加工是这个项目的难点之一,加工完成整套电子衍射实验的装置,大概需要四十天,甚至更久。

  “噢!该死!艾伦,你这个大笨蛋!有你这么研磨腐蚀晶体的吗?停止,立即停止!”

  “噢!该死!马克,你做的是电子枪,不是勃朗宁!”

  “噢!李!我亲爱的李,就连你好像也做错了吧?”

  “教授,我觉得我没做错,这个部位应该是这么安装的,我是根据图纸来做的,不是吗?”

  “让我看看,让我好好看看,是这么安装的吗?先这么做吧,毕竟我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电子收集器。既然你完完全全根据图纸来加工,那就没问题了。”

  所有的实验部件都是全新的,在加工过程中难免出现失误。

  其实大家皆无这方面的实验经验,犯错误很正常。

  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低级失误—谁犯了这种错误,会被教授骂几句。

  “今天的工作,就到这里吧。”

  李康平抡抡疲惫的胳膊,虽然他喜欢做实验,但他肩负重大的历史使命,他不能将一辈子的时间泡在实验室里。

  比较理想的状态是,我提出方向性的学术思路,手下的一群实验狗按照我的思路做实验,实验成果出来之后,再由一群应用狗去做规模化应用。

  重活一世,做狗真的没意思。

  李康平走出实验室,仰望苍穹,你们看,天上的浮云好像一条巨龙。

  今天是纽约中国同学会的聚会日,李康平去往43街公寓参加聚会。

  查尔斯·施特劳斯,这位犹太资本家又来了。

  关于查尔斯·施特劳斯此人,李康平的感情很复杂。

  查尔斯·施特劳斯确实帮助过中国同学,这点值得表扬。

  对李康平个人而言,曼哈顿宙斯公司也是查尔斯·施特劳斯安排他的手下帮忙办理的。

  另一方面,施特劳斯家族彻底断绝了广州李家公司出口麻将到美国的生意,使李家公司损失惨重……更正一下,李家公司在麻将出口生意方面谈不上损失,但失去了一条新的财路。

  所谓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总而言之,李康平对查尔斯·施特劳斯存在很深的戒备心。

  犹太资本家会不求回报的帮助中国人吗?他们肯定有所企图。

  “嘿,李。”查尔斯·施特劳斯坐在椅子上抽雪茄,一副不喜不哀没有表情的模样。

  “嘿,施特劳斯先生。”李康平保持着必要的礼仪。

  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恩怨是恩怨,场面是场面,一码归一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某些人白天是人、夜晚是鬼,则人话鬼话看情况说。

  李康平与查尔斯·施特劳斯寒暄几句,不谈生意,只谈友谊。

  环顾一周,李康平未见刘绍文,绍文兄业务繁忙,可能要晚点过来。

  李康平端着酒杯游弋于客厅,与诸位同学聊天。

  “秀玉,一月不见,你似乎更美了。”李康平诚恳的对一位女同学说。

  “康平哥,谢谢你的夸奖。”秀玉同学咯咯娇笑,她大大方方的跟李康平交流各种新闻、趣闻。

  李康平记得,这几位女同学是去年秋天来纽约的。

  那时的她们全都穿着白夏布中袖大襟上衣、阴丹士林蓝布长裙,她们刚来纽约时素面朝天,长发绾成髻,朴素而矜持,甚至有点唯唯诺诺的姿态。

  再看此时的秀玉同学,她的头发剪得短短的,抹了暗红色的口红,穿一套毛料海军裙装,整个人时髦且性感。她现在的穿着打扮与美国姑娘没什么区别,她现在的言行举止也渐渐的美国化。

  顺着秀玉同学穿着长袜的双腿往下看,是一双没裹过的脚。秀玉同学是中国新式女子,她的父母应该也不保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