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帕诺瓦侯爵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孤云城 2276 2019.07.21 21:50

  会长艾恩瑟并没有找林纳德他们的麻烦,只是嘱咐他们最近留意,便让林纳德她们离开了。

  至于要留意什么,老头子并没有说清楚。只是林纳德他们离开的时候,多看了几眼艾玛挂在腰间的“卡列多”。

  “帕蒂安,等等……”

  “爷爷?”

  帕蒂安看向已经走出门的佩奇和林纳德他们,有些疑惑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回头看向办公桌后的艾恩瑟。

  “我们去下面等你。”

  佩奇知道会长大人估计找自家队长有事,便对帕蒂安点点头致意,笑着跟在林纳德他们身后下去了。

  办公室里便只有帕蒂安和老头子了。

  “艾恩瑟爷爷?”

  “那个棕发的女孩你熟悉吗?”

  帕蒂安摇摇头,“不熟悉,我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见他们。”

  “是吗……”

  艾恩瑟皱起眉头,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那个女孩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只是在她身上见到了‘故友’的物件有些在意罢了……”

  艾恩瑟跳过这个话题,笑着抬头看向门口的帕蒂安说道:“你回去要是被你爷爷说,就来找我,他那个老古董都什么年纪了,还死守着面子过活。”

  帕蒂安苦笑一声,“我会的,艾恩瑟爷爷。那我就先下去了……”

  “去吧,有什么问题就跟我说的。”

  “会的,艾恩瑟爷爷再见。”

  艾恩瑟点点头,看着办公室木门被关上,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卡列多啊……”

  “库里,甘道夫,还有栗露……”

  似乎有叹息声传来,帕蒂安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紧闭的门,眼珠微转,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还是敛起探寻的目光,转身下楼去了。

  而早已来到一楼的林纳德正在和佩奇闲聊,周围不时走过的冒险者都会看他们一眼,悄悄议论着走开。

  林纳德是不把这种事放在心上的,依然和佩奇聊着。

  “你家队长是帝都里的贵族?”

  “是啊,还是有权有钱的那种。”

  “你不会也是贵族吧?”

  林纳德有些诧异地看向身边的佩奇,这个光头大个难道也是帝都里的贵族吗?不然帕蒂安一个有权有势的贵族怎么会和这家伙组成冒险者小队呢?

  佩奇憨笑一声,语出惊人,“啥啊,我就是个平头老百姓。”

  “那你怎么和帕蒂安组队的?……”

  “当冒险者哪有那么多讲究,只要觉得适合,就一起组队,谁还会像结婚一样,还要看门当户对啊。”

  听到佩奇这一番话,林纳德有些羞愧,砸了咂嘴,“说的也是。”

  原本就是一起冒险的伙伴,就像是小时候一起下河摸鱼的玩伴一样,谁会去管对方什么身份,难道他是首富的儿子,我是农民的孩子,我们就不能一起玩,一起下河摸鱼了吗?

  其中的道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你们在聊什么?”

  帕蒂安终于下楼了,看到林纳德抱着莎拉在和佩奇聊天,不由笑着问了一句,“看你们好像聊得很开心。”

  “就随便聊聊。”林纳德笑着说道。

  “队长,没事了吧?”佩奇问道。

  帕蒂安摇头,看了艾玛一眼,目光里藏着好奇,随后看向林纳德说道:“我很抱歉今天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麻烦可不是你带来的,而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反正你们最近注意一下吧,欧里斯估计不会这么轻易让这件事情过去。”

  看到林纳德脸上带着无所谓的态度,帕蒂安还是蹙眉提醒了一声。

  “好的,我们会注意的。”林纳德点点头,算是心领帕蒂安的好意了。

  “真的很抱歉。”帕蒂安脸上依然带着歉意,很是诚恳地说道。

  “没事了,这件事真的不在你。”

  ……

  欧里斯阴沉着脸走进了自家的庄园。宛如公园般的大庄园横卧在帝都最繁华的中心城区,在庄园不远处,就是更加辉煌而高大的帝国宫殿群。

  庄园里的所有仆人在看到少主人阴沉着脸的时候,都是低头跪伏在地,直到欧里斯走过他们,才敢轻轻呼出一口气,从地上站起身。

  “我的孩子,你这是怎么了?”

  正在花园里欣赏花朵的帕诺瓦侯爵看到自家的宝贝儿子阴着脸走进来,脸色一变,赶忙迎了上去,连平日里很爱护的花朵被挂到都不在乎了。

  “父亲。”欧里斯喊了一声,便坐在一边的花椅上不说话了。

  帕诺瓦侯爵对站在旁边的仆人使了个眼色,仆人们便一一退开,让溢满花香的院子里只留下了这个侯爵府上最大的掌权者和他的继承者。

  “是不是阿姆斯特朗家的那个野丫头又欺负你了?”

  帕诺瓦侯爵猜测道。

  欧里斯眼神微闪,缓缓点了点头。

  帕诺瓦侯爵顿时气急败坏地出声:“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个阿姆斯特朗家的女孩就是一个野丫头,好好的贵族不当,竟然要去当什么冒险者!真是将贵族的脸都丢尽了!”

  “父亲,我之前也是冒险者……”

  “……,还不是你母亲,说什么为了培养你和那个野丫头的感情,日后成家也不用天天吵架才让你陪她去当冒险者的?”

  帕诺瓦侯爵听到欧里斯一说,才想起自己孩子在自己夫人的诱骗下,前段时间也去做了冒险者,脸上不由出现了一些愠色。

  但他说着说着,忽然察觉到欧里斯的话,“你是说,你现在不是冒险者了?”

  “嗯。”欧里斯点点头。

  帕诺瓦侯爵大笑起来,“好啊,不当冒险者好啊!你当初就不该听你们母亲的话,去当什么冒险者的!要知道冒险者都是低贱之人才稀罕去当,讨生活的低贱职业!”

  看来这个帕诺瓦侯爵对冒险者偏见很大啊。

  “欧里斯你怎么了?”

  一声如林间莺鸟般清亮而动听的声音传来,就看到一个美艳而高贵的美妇人蹙着好看的柳叶眉,一脸担忧地走过来。

  “母亲。”

  欧里斯坐在花椅上,像瘫痪了的病人一样,见到自己的母亲来了,也不站起来。

  “出了什么事?”

  玛尔琳妮却不在意儿子的怠慢,只是关心地问着。

  “什么事?”

  一边地帕诺瓦侯爵哼了一声,“还不是阿姆斯特朗家的那个野丫头,她欺负你儿子哩~”

  “什么!帕蒂安欺负你?”

  玛尔琳妮没管丈夫的阴阳怪气,只是皱着眉头看向花椅上的儿子。

  欧里斯不敢看母亲探寻的目光,偏过头。

  “父亲,母亲,我要找人决斗。”

  但他这样说道。而帕诺瓦侯爵和侯爵夫人听到儿子的这一句话,皆露出了震惊不已的表情。

  “你要找谁决斗?!”

  帕诺瓦侯爵的惊声响彻了花园,让花园外的仆人们都是一脸疑惑地望了望花园的方向,随即就害怕地低下了脑袋,继续干着手上永远重复和干不完的活。

举报

作者感言

孤云城

孤云城

额……又开始陷入写作倦怠期了……祝大家生活愉快啊……

2019-07-21 21: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