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屋檐下的月之风铃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孤云城 2045 2019.07.23 22:32

  变异老鼠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在现场的大约着有二十来只,个个都有一只成年土狗那么大,眼睛里闪着诡异的红光,身上的皮毛极为坚韧。

  但好在的是,这些变异老鼠除了皮糙肉厚,速度快一点,并没有太过于诡异的攻击手段,都是“吱”“吱”叫着跳跃着撕咬过来。

  攻击方式十分简单。

  即使因为下水道的地形原因,林纳德和艾玛只能弃长剑而用短剑圆盾,搭配着莉娜施展的【圣光屏障】,还是很快便将自己负责的区域清理干净了。

  充满了腐臭和垃圾的下水道里最后堆满了变异老鼠的尸体,一时间,恶臭味更浓重了。

  林纳德只好赶紧带着艾玛她们离开,一路抱着莎拉飞快地出了下水道。

  “呼——”

  一出铁门,闻着外面的清新的空气,林纳德迫不及待地就把脸上的白布扯了下来。

  艾玛她们也是纷纷扯下系在脸上的白布,嘴角带笑地呼吸着外面世界的美好空气。

  “哇,第一次发现空气竟然还是甜味的……”艾玛嗅着鼻子说道,脸上一副愉悦的表情。

  在下水道里一番剧烈运动,可让她难受的够呛。要不是生生忍住了,怕不是打着打着能吐起来。

  莉娜没说话,只是微笑着赞同点头。

  “不过事情还没完呢……”林纳德看着那虚掩起来的铁门,有些苦恼地说道。

  事情的确还没有完结,他还需要带着守着这扇铁门的管理者、垃圾清洁者前往里面看清现场情况,得到对方的证明信,林纳德他们的任务才算是完成。

  不过这最后一步就不用太过麻烦了。

  林纳德去附近的一所小木房找到了此前将铁门钥匙给他的管理者。

  一番说明后,这个瘦瘦弱弱,浑身散发着腐臭气息的管理者随手从门边拿上一块破破烂烂的,似乎拿来擦桌子都叫人嫌弃的抹布,随意系在脸上,便随着林纳德进入了下水道里。

  艾玛、莉娜和小莎拉则在外面等着就好了。

  再次进入下水道里,并没有生出多余的事端,林纳德带着管理者仔细检查了这片区域,确认所有变异老鼠都已杀死干净,便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

  出来后的事情就更简单了。

  林纳德拿出已经写好的证明信,让瘦弱的管理者在上面按了大拇指,等猩红的拇指印在上面,这份证明信闪了闪,便表示它已经生效。

  最后,林纳德几人告别管理者,前往冒险者公会交付任务。走在路上,周围的行人总是捂着鼻子避开他们四人。他们身上的腐臭气息太过浓烈了!

  林纳德苦笑一声,看着莉娜眉头紧皱,脸色通红的样子,让毫不在乎的艾玛带着莉娜和莎拉先回旅馆,他一个人前往公会交付任务。

  莉娜大松了一口气,虽然有些愧疚,但还是被林纳德劝说着先回去了。

  而林纳德一人来到公会后情况并没有好转,公会里的冒险者们依然一见到他便捂着鼻子远远躲开了。

  即使是尽职的前台妹子,在交接任务时,也是一直闭气不说话,最后笑着将四金五十银扔给林纳德后,就赶紧远远退开,抱着垃圾桶干呕起来……

  我去,味真的有这么大吗?

  林纳德一脸黑线,但他也不敢作死,自己闻闻身上的味道,确认是不是味道足够厚重,让这么多人避之不及。

  他怕自己吸了一口,当场晕倒在地,那就丢人了!

  当下也不再耽误,赶紧回了旅店,到洗澡间里狠狠搓了一次澡,几乎将身上搓脱一层皮,才结束了洗澡,穿着浴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洗澡间里赤脚走了出来。

  “下一次死也不接这种任务了!”他有些咬牙切齿地说。

  但坐到床上时,他的眼前蓦地闪现出那个管理者瘦瘦弱弱,衣衫褴褛的样子。

  咂了咂嘴,他颓然叹了口气。

  而在艾玛和莉娜这边,由于她们早就已经回来,所以早已清洗个人卫生完毕,在吃了老板娘送上来的饭菜后,聊了会女孩子的聊天,便各自躺在床上睡去了。

  小莎拉是和莉娜睡在一起的,她虽然喜欢艾玛的活泼和嬉笑,但似乎只有睡在莉娜的胸怀前,她才能睡得安稳。

  缺了一角的月亮缓缓爬了上来,挂在屋檐上做着风吹不响的风铃。

  艾玛睡得迷迷糊糊,却似乎又很清醒,她隐约间感到房间里传来轻微的动静,爬进她的耳朵里,进入她的脑海中,痒痒的,不自在——她一下子睁开了青绿色的眼眸,醒了。

  她看向对床,看到莉娜穿着薄薄的睡裙,将上身轻轻地支起,脸上流淌着窗外流进来的清冷的月光,泛着一抹温柔的母爱的光辉。

  “莎拉又哭了?……”艾玛小声地问道,像是害怕自己的声音会把轻柔如细纱布的月光扰动,又似害怕惊醒那睡着的小小人儿。

  莉娜点点头,轻轻地抚慰着还在熟睡中的莎拉。

  她轻手轻脚地起床,走到莉娜的床前,借着洁白如霜的月光,她看到莎拉精致的小脸蛋上挂着两行泪痕,陷进去的枕头已经被打湿。

  于是白天里天真活泼的艾玛此时显露了寂静的悲悯。

  莎拉这几夜总会在三更半夜时分哭泣,第一天晚上就有坐起来哭了半天,两人安慰了好久,才消停了下去。此后每天晚上便不会坐起来哭泣了,但还是一到半夜时分便会在睡梦中流起眼泪来。

  艾玛和莉娜能做些什么呢?

  身上的伤痛可以用草药和治愈术治疗,但内心的伤痛可没有简单而奏效的治疗手法,只能用心和时间慢慢去把那千疮百孔的小心儿抚平和治愈。

  莎拉的眼泪流着流着,似乎是感觉到了莉娜温柔的抚慰,亦或者是月光的轻柔让她心安,那浸湿了枕头的眼泪终究是止住了。

  艾玛看了一会,在墙上,地上,白霜一般的月光中爬回了自己的床,将身子沉到那软软的床铺里。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似乎听到了莉娜轻轻的,飘渺如烟的呢喃,然后眼睛一闭,陷入了明亮的黑暗中睡去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孤云城

孤云城

晚安,诸位。

2019-07-23 22: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