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拇指上的魔法阵(求收藏和推荐)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孤云城 2195 2019.06.12 18:00

  【库里的铠甲:这是曾经作为剑圣的顶级铠甲,虽然现在看上去有些老旧,但它仍然具有无与伦比的防御能力。】

  【低级火焰卷轴:甘道夫·莱汀的作品,具有普通火焰卷轴不具备的威力。】

  【治疗药剂:栗露·纳瓦斯的作品,能快速恢复伤者的伤势,是打架和战斗的必备之物。】

  ……

  林纳德不断用着“探查”能力探查整个空间里的东西,不过由于使用能力会消耗精力,在他把大部分物品都探查了一遍后,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精力消耗得太快了!

  “探查”能力虽然耗费的精力不多,但由于空间里的东西太多,林纳德没用一会,就感到了些许的疲惫,只能赶紧停下能力的使用。

  他抬起右手揉了揉眉眼。

  就在这时,林纳德注意到自己的右手拇指上印刻着一个魔法阵,样式和此前甘道夫刻在信纸上的魔法阵一模一样,只不过比那个已经很小的魔法阵还要小上一圈。

  林纳德眉头微皱,他记起来当时按下手印时,那一瞬间的热痛……这是那时候印上来的吗?

  他仔细观察拇指上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说是印刻上去的,看起来却像是长在肉里一样,在皮肤表面并没有什么凹凸和异感。

  如果不是突然看到,林纳德都不知道自己拇指上“印刻”了这么一个小小的魔法阵,它隐没在皮肤之下,只有集中注意力才能发觉它。

  这东西……

  【探查】

  林纳德对自己拇指上的魔法阵使用了“探查”。

  【甘道夫的礼物:这是一个可以开启储物空间的魔法阵……】

  卧槽,原来这个不起眼的魔法阵才是甘道夫送给自己的东西吗?!

  林纳德真的被惊讶到了。

  他打量着这个大约有一百五十立方米的空间,空间里的那些卷轴和药剂原来并不是甘道夫留下来的礼物,而是这个可以存放很多物品的储物空间啊。

  厉害了,我的甘道夫……

  林纳德真的被甘道夫的大手笔感动到了,现在就算不看任务给的奖励,就凭着这个储物空间,林纳德都要将艾玛拐……咳,邀请进入自己的冒险小队。

  虽然这个冒险小队还没有成立。

  现在林纳德最想要的就是这么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大型空间,早在穿越前期,林纳德就感慨身上东西太多,找不到地方放。

  每次出去做任务,有了收获都是要背着大大的一个包裹,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冒险者的潇洒,反而像极了为生活而奔波不停的商人。

  看起来实在太蠢了!

  后来他也有去打听过那些小说里说的空间戒指啥的,结果不知道是不是罗格镇太小,还是因为空间戒指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虽然他留意了很多次,但都没有听到其他冒险者提起过这种东西。

  原本他都想放弃,准备哪天运气好,做个任务,刷出这种东西来,没想到现在甘道夫直接就送了一个,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个空间……

  甘道夫他们都是好人啊!

  而艾玛简直是他的幸运女神!

  “剑士先生?”

  不知何时,艾玛走到了林纳德面前,虽然脸上还有着泪痕,但小姑娘似乎已经将心情收拾好了。

  “艾玛?”

  林纳德从地上站了起来,问道:“你没事了吧?”

  艾玛低着脑袋摇摇头,又抬眼看着林纳德问道:“剑士先生,爷爷他们还在信上说了些什么?”

  “没说其他的了,只是希望我可以带你离开这个小村子。”林纳德同样摇了摇头,语气平缓地说道。

  艾玛又低着头沉默了。

  林纳德看着她这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甘道夫他们显然都有些过于理想化,以为只要林纳德这里能答应,艾玛就可以开开心心和他一起去冒险了。

  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没有哪个人会在亲人突然离开后,还能开开心心地和别人一起去冒险,除非那个人是个脑残。

  “剑士先生,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在这里和爷爷他们生活,是爷爷和婆婆,还有库里大叔将我养大的……”

  艾玛轻声说着,泪水一滴一滴地打在储物空间的地面上。林纳德默默听着。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爷爷他们也没有和我说过,我却一点不在意。在我看来,爷爷婆婆还有库里大叔就是我最亲的亲人……”

  “剑士先生,你知道吗?”

  艾玛说着,抬起脑袋,脸上浮现了些许的笑容。

  林纳德看着艾玛那双澄澈的青绿眼瞳,轻声问道:“什么?”

  “其实我小时候有一次差点死掉了……”

  虽然在说着要死掉的恐怖回忆,但艾玛的脸上却带着很是幸福的笑容。或许当时的情况的确很恐怖,但现在她回想起来,也只有美好而幸福的味道吧。

  “那时候我应该才五岁不到吧,有一次,我看库里大叔咳嗽得厉害,我就独自跑到森林里采药……”

  “我采啊采啊,以为只要采得足够多,库里大叔就能痊愈了,但现在想来,那时候我连什么是草药都不知道,或许只是在不断拔着无用的草叶……”

  “反正就在不断‘采药’嘛,然后等我回过神来时,发现天色都黑了……不,不是黑色……我记得当时天空中的月亮好,好像是红色的……世界是红色的……”

  “头顶有恐怖的乌鸦叫唤,它们站在枯萎的树枝上……瞪着可怕的三只眼睛……周围充满了怪异的吼叫……我当时害怕极了,我抱着‘草药’跪在地上大声的哭,使劲的哭……”

  “我拼命地哭着,叫着爷爷和婆婆,然后估计是我声音太大了,一头巨大的怪物冲了过来……它尖锐的牙齿淌着恶心的口水,眼睛像是饿极了的恶狼死命地盯着我……”

  “我当时害怕得不行,整个人连哭泣都忘记了,只知道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恐怖的阴影之下……那怪物巨大的爪子抓向了我……”

  “我以为我要死掉了,再也见不到爷爷,婆婆还有库里大叔了,结果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爷爷和婆婆带着浑身的鲜血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艾玛在略显黑暗的空间里,轻轻对林纳德诉说着她的往日,很多事情早在前天的时候,艾玛就在森林里和林纳德说过,但那次他并没有仔细听……

  而这一次,林纳德选择仔细倾听着女孩的种种过往,不管是伤心的,还是烦恼的,还是过往的……

  虽然他有些不善言辞,但他想,自己应该是个合格的倾听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