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乞儿

我是异世界唯一的游戏玩家 孤云城 2007 2019.07.15 23:06

  “怎么说……”

  老板娘用布擦了擦手,笑道:“库诺大人听说又到法师塔里闭关了,前段时间三公主庆生都没见出来,现在大家都在外面开盘看库诺大人什么时候出来呢。”

  老板娘的话让林纳德眉毛一挑。

  “这个闭关是怎么回事?”

  “闭关就是闭关咯……”

  看到店里的客人也走得差不多了,老板娘索性搬过来一条凳子坐了下来,和林纳德细细说来,“库诺大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法师塔里研究魔法,这段时间里几乎不见任何人,而且也没人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出来……”

  林纳德了然地点点头,“这样啊……”

  “是啊,没有人知道库诺大人闭关后会什么时候出来,有可能是一个星期,也有可能是一个月,最怕的是好几年才出来……”

  “这么恐怖吗……”

  艾玛和莉娜有点被吓到。有人竟然能在一间屋子里几年不出来一次,可怕,可怕……

  林纳德也是有些诧异——这不就是宅男吗?而且还是死宅程度了。

  “这有什么,我们都习惯了……上上次,库诺大人直接在法师塔里待了三年才出来。”

  “可怕,可怕……”

  “库诺大人进去多久了?”

  “好像是……”

  “一个多星期了。”

  看到自己母亲想半天没想起来,帕诺在一旁提醒道。

  “你小子怎么还在这?”

  没想到自己儿子竟然在旁边站了半天,老板娘一巴掌拍了上去,“给老娘去后厨洗碗去。”

  “哦。”帕诺抱着脑袋缩缩脖子回后厨去了。

  老板娘这才笑着看向一脸黑线的林纳德他们,说道:“对,就是我家小子说的,库诺大人已经进去一个多星期了,按照惯例,估计没一个月是不会出来的。”

  “好嘛们。”

  林纳德叹了口气,来得不是时候啊……

  轰隆!

  就在说话的这时,外面突然一闪,随后震颤的巨响传来,让老板娘脸上的肉一崩,随后才一松。艾玛和莉娜也是被吓得缩了缩脖子。

  “……好吓人。”

  随着豆子一般大的雨点哗啦啦地落下,艾玛好半天才拍着胸口轻轻呼了口气。

  哗啦啦……

  天际间像披了雨帘,原本还泛着灰白色的街道已经变得湿漉漉,灰暗。

  “真的是下了大雨。”

  林纳德感慨一下,看向艾玛和莉娜笑道:“今天是没办法了,只能在店里待一天了。”

  “唉,真是讨厌的天气!”

  艾玛皱了皱小琼鼻,哼声道。莉娜倒是不在意,撩了撩耳边的发丝,说道:“刚好昨天走得很累,今天在店里休息也好。”

  啪嗒啪嗒……

  这时,店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回头看去,就见虚掩扇门被轻轻推开,先是一个湿漉漉的小手,然后湿漉漉的半边小身子,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小身子颤抖着慢慢挤了进来。

  她怯生生地看着店里的众人,瑟缩小小的身子。

  “我,我能在这里,躲,躲会儿雨吗?……”

  似乎害怕店里的人不让,她又颤着声音补充道:“我,我不会进店里的,我就在门口这里。”

  她低着脑袋,被淋透的身子滴答滴答地向下滴水,不一会就在店门口的地面上滴了一趟水。

  雨下得哗啦啦的响。

  店外嘈杂无比,店内却有些安静。

  “没到繁华如帝都……”

  林纳德先是皱眉,随即感叹一声,走向了门口的小小身影,蹲下身子,缓和着声音问道:“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先是警惕地抬头看了林纳德一眼,随即就低了下去。

  “莎,莎拉……”

  林纳德没看清女孩满是污垢的脸,却看到了一双纯粹的,宛如星辰的眼睛。

  “莎拉吗……真是好听的名字。”

  “剑士先生……”莉娜跟着艾玛走了过来,蹲到旁边,对林纳德微微一笑,“让我来吧。”

  随后温柔地看向小女孩,伸手摸了摸女孩湿淋淋的红色头发,女孩先是被吓了一般,身子一缩,随即就僵硬住了身子,仍由莉娜温暖的手抚摸着她的脑袋。

  “莎拉是吗……跟姐姐来吧。”

  莎拉抬起头看向莉娜,像是被她温柔的笑容吸引,眼神有些发呆,没说话。

  “可以吧?老板娘?”

  林纳德回头看向站起身微笑的老板娘。

  “当然可以。”老板娘并不在意,毕竟她偶尔看到这些小家伙也会接济一番。

  “走吧,跟姐姐上去。”

  艾玛就要活泼很多了,她露出了明媚的笑容,抓住小女孩裸露在外的脏兮兮的手,“姐姐带你上去洗澡,不然要感冒的!”

  然后小姑娘就不知所措地被莉娜和艾玛带到二楼,她们昨晚睡觉的房间洗澡去了。

  “唉……”

  林纳德叹息一口气,坐回到了原先的位置上。

  倒是一旁的老板娘笑着安慰道:“先生何必如此叹气,这世间本就是如此,不管多么繁华,总是少部分的繁华和富贵,大部分的人和少部分不幸的人,总归要在这世上受苦的。”

  林纳德有些意外地看了老板娘一眼,随即摇头苦笑一声,“老板娘倒是看得开。”

  “哪有什么看得开,看不开。只是在这看得多了,便也逐渐明白了一些道理……”

  老板娘看向店外迅猛无比的大雨。这场大雨似乎在洗净世间的污垢,又似乎想要把躲藏在阴暗角落里的东西冲出到人人都可看到的地方。

  “但明白又有什么用呢?”

  老板娘回转看了林纳德一眼,脸上的肉轻轻荡开,行了一礼便转身回到了后厨。只留下这么一句话,飘散在店里暖暖的灯光中——

  “该怎么生活还不是得怎么生活……”

  店外的雨下得更急了,似乎不想停歇下来……

  林纳德倒了一杯桌上的白开水,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有一股甘甜却有些苦涩的味道在舌头上蔓延,然后化作一口白气,缓缓吐露。

  他听了听楼上的声音。

  隐隐能听到冲水的声音——当然也有可能是店外下雨的声音,不过依稀还能听到艾玛大大咧咧的笑声……

  她好像很高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