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史前太阳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生死契阔

史前太阳系 老刀胡侃 3511 2020.09.17 18:15

  卜藏等专家通过解剖怪物尸体和分析其DNA,发现它们根本就不是外星生物,而是在某种病毒作用下,人类与多种动物相结合的变异体。分析表明,该病毒和T病毒有许多相似特征,而且危害性更大,怀疑它是魅曜黯灵,为避免引发恐慌,以M病毒代称。

  研究发现,该病毒以人为宿主,通过空气传播,可在受精体内快速繁殖,含多种动物基因,能在结构上引发碱基对组成或排列顺序的改变,包括增添、缺失和替换,同时诱导染色体变异,改变基因数目和排序,经由基因突变,诱导人体跨种群变异,将人变成可怕的怪物,并以严密而复杂的链式程序形成多层防护,具自毁能力,目前无法破解。

  专家们检查证物时,发现一个药剂冷冻箱的标签上写有“上帝恩赐”的大写字母缩写,和氏金莫对魅曜黯灵的形容一致,间接佐证该病毒就是魅曜黯灵。药剂本来有五支,但都没了,怀疑已被人带走,须全力查找。否则,人类将面临一场毁灭性灾难。

  经辨认尸体照片和眼镜,卜藏确认白衣死者就是费比奥卢兹,没想到他竟然活着。分析认为,费比奥卢兹狂热地主张人类修改DNA快速成神,应该也是M病毒的研发者。磁盘内有他和玛格俾的对话,能证明玛格俾就是幕后主谋。

  目前,统帅部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各方面紧急行动起来。斗鷇於菟说:“娜娜,华胥王对此高度重视,于百忙中专程从龙星飞来,亲自向你下达任务。我们奉命全力配合你。”

  伏羲向印娜娜下令:“交给你两项任务,一是放下所有工作,全力追查此案。此案由驳魂战队和总参五处共同侦办,你们负责军事行动,重点盯住玛格俾,必要时可将其拿下,但须经我同意。三日前,玛格俾已飞往缇旦星和缇旦女王商讨联盟主席的交接事宜。

  “考虑到你对此案最清楚,所以第二项任务就是代表我前往缇旦,赶在玛格俾之前向女王通报情况。外事部门会说明你特使身份。你安启老伯特意为你调派了艘刚服役的啸龙战舰,归你全权指挥。你带上契和一小队同去。契是普罗好友,容易获得女王信任。

  “目前为止,知道整个案情的一共不超过七人,而你是其中之一,所以你要严格保密。你只对我和斗老将军负责,必要时可直接向我汇报。”

  印娜娜起身敬礼,神情庄重地说:“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伏羲犹豫着再问:“娜娜,你们有没有见到虎妞的作战服和佩枪?”

  印娜娜摇摇头,忽然明白过来,脱口问道:“你是担心虎妞也被……”

  伏羲点点头,说:“我本来心存希望,但看到那些变异体……唉!”

  印娜娜仔细回想了下,才说:“的确没发现。如果有,肯定能认出来,但可再去搜查。那里我们熟悉,用缴获的孛奴潜艇就能悄悄进入。”

  斗鷇於菟说:“军演结束前,我已派部队将洞口炸毁,进不去了。对了,部队连续搜索多日,也未发现那艘失踪的潜艇,估计是顺着大海沟逃去水手大峡谷,这才避开了搜索。”

  一小时后,印娜娜直奔基地旁的军用机场。契、普罗米斯等人等候在一艘云龙重型运输飞船前。契接到任务后,直接去实验室将普罗米斯接来。云龙很快升空,两小时后降落在太空堡垒华胥太空舰队一号停泊口。一艘簇新的战舰静静地等候在侧。众人匆匆登舰。

  战舰指挥官是名中将,见印娜娜不过中校军衔,却要受其指挥,大皱眉头。印娜娜二话不说,直接亮出华胥王手令,他这才不敢怠慢,却仍有些不信,向斗鷇於菟核实后才肯遵命。

  印娜娜请他下令起航。

  啸龙战舰是华胥人最新研制的反物质催化冲压型星际战术打击舰,战斗力虽不及战龙,但速度更快,攻防兼备,特别适合太空特种部队独立作战。

  战舰缓缓脱离停泊口,驶入漆黑的深空,转眼变成一抹光,消失在远方。

  赫娅在花丛中哭泣。

  凄冷的风伤心地吹来,将她吹得比那些簌簌发抖的花儿还可怜。

  “噢,可怜的小公主,美丽的花儿都因你而心碎了。”她啜泣得更厉害了,泪水汇成清清的溪流在小脸上流淌,两支小手儿翻来覆去地擦,也止不住泪花儿如泉涌。“噢,青春多美好啊!爱情多浪漫啊!可我的小公主却让青春随风飘逝,让爱情随花儿凋谢……”诗意的话语加上切芙媞丰富的表达能力,更激烈地拨动赫娅受伤的心弦。

  她心滴血了,呜呜呜地哭成了个泪人儿。“他不理我,好几天不理我了。他在看阿芙洛……”

  “是吗?可我知道阿芙洛根本不喜欢他,而我们美丽的小公主却独自蹲在这儿伤心欲绝。”

  “噢!女王。我美吗?真美吗?我要有你一半的美丽,就心满意足了。”赫娅可怜兮兮地望着切芙媞说,眼角仍挂着伤心的泪,嘴边却绽放出笑。

  切芙媞微笑着将赫娅揽在怀里,轻抚她秀发,柔声安慰,说:“你可不仅仅只有我一半的美丽。你、雅娜、阿芙洛,你们都是我们缇旦王国最美丽、最骄傲、最令人疼爱的小公主。”

  “……可……可他却不理我。”

  “那就用你的美丽去征服他。”

  赫娅抬起头,不解地望着女王,她头一次听到爱情的字眼里有征服这个词,不明白美好的爱情为什么要和这个听起来多么可怕的词连在一起。和无数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她满以为爱情只有甜蜜。“……可要怎样才能……征……征服呢?”她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将征服两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不可闻。一说完就低下头,脸上红扑扑地。

  她听到了一声重重的、幽幽的叹息,含着同情,带着忧伤,还有几许无奈和惆怅,悠远如云,飘渺胜曲,仿佛穿透昏蒙而又沉重的时空,哀婉地飘来,诉说命运千古难解的定数。

  她不解女王怎会发出这样的叹息,是说错了吗?心嗵嗵跳,彷徨中忐忑。

  却听到女王幽幽地低语:“男女间,仅有爱是远远不够的,而女人恰恰满足于爱,在爱中陶醉、失落。你得学会控制,控制他喜欢的、迷恋的,利用他害怕的、畏惧的,慢慢地,一点点地吸引他,要巧妙,要矜持,要温柔地掌控,要优雅地俘获。令他沉醉,引他遐想,惹他癫狂,直至你成为他灵魂,才能把他变成岁月迟暮时的那根拐杖。记住美人和美酒从来都是英雄的天敌。噢!这太复杂了,会操碎你的心呢。”

  “女王,我美丽、高贵的女王,求求你教我吧。我一点儿不怕操碎心。”

  “呵!好吧,我给你个机会。你去告诉他,说我准备提拔他做大队长。”

  “真的吗?”赫娅脸上笑开了花,就好像是她自己马上就要升职当大队长似地,霎那间像小鸟儿一样飞出去,想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好消息告诉给心爱的人儿,却被切芙媞一把拉住。“我的小公主,你真可爱!你这么急急忙忙地跑去,他一点儿都不会珍惜。”

  “可寇斯多想升职啊!常埋怨呢。”她心急地解释,没明白女王意思。

  “我随时都可以给他升职,可得把机会留给我可爱的小公主。你得想想该如何骄傲地让他求你,因而记住你的好。升职对他来说可是太重要了。”

  她咬着嘴唇想,眼中忽然闪出惊喜的光芒,笑开了花,愁云惨雾一扫而光,高贵的气质又闪耀出夺目的光彩,令她美丽的脸庞更娇艳鲜嫩。她情不自禁地在切芙媞脸颊上亲吻了下,兴奋地唱着歌儿蹦蹦跳跳地离去,末了还不忘采摘些美丽的花儿插在头上。

  青春多美好!

  切芙媞望着赫娅的身影欢快地消失在花路尽头,眼里闪过一丝忧郁,轻叹一声,向站在不远处身着仆人装束的瘦长男子招了招手,故意高声说:“给我沏壶茶来,我要在这儿喝茶。”

  茶桌、躺椅很快摆上来。她坐在椅上,端起茶杯却没喝,只是怔怔地瞧着被春风吹得婀娜多姿的花儿,呆呆出神。瘦长男子静静地站在她身后。

  “我尊贵的女王,人不如意十常八九,何苦顾影自怜。”

  她抹去眼角的泪,将杯中茶一口喝完,心潮起伏。瘦长男子再给她斟满,她却没再端杯,已经忘了喝,问他:“你一直心事重重,发生什么事了?”

  “是的,女王。我要向您告别了。”

  她身子一震,泪水哗地流出来。茶杯掉在地上,啪地一声响,头靠在椅背上低声抽泣。瘦长男子捡起杯子,放上茶桌。她捂住脸,双肩抖动得更厉害。

  “你……你太固执,就算只打一针,也不会……不会这么快发作。”

  “我的女王,您比任何人更需要那些宝贵的药剂,又何必浪费?唉,当年先女王若非在雷泽遇害,我族也不会遭受灭顶之灾。我苟活三十三岁,比先父多活两岁,已很长寿了。我相信您必能指导肖赫塞斯他们攻破难关,实现水火交融,令后人不再受时光飞逝之苦。我心已足,夫复何求!剩下的事便留给小塔提了。他十一岁了,也长大了。”

  她听着,眼泪又急涌出来,忙伸手捂住,强忍着不让情绪失控。“女王,请节哀。我们塔提家族的男人,本来就是为女王生,为女王死。”她猛烈地点头,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的女王,小塔提必会如我一样忠于您、保卫您,请您放心。我已带他去看了很多地方,就桑干河不曾去过,只有烦请您了。我……我去了。”

  她忽然把他拉到身前。他明白她意思,有些惊恐地提醒:“这里有人。”

  她摇摇头,说:“我必定要送你最后一程。”他不再说什么,跪她脚下。她手轻按他头,低声祈祷,泪水长流不止,最后说:“……熙熙榛榛,泫露而泣。愿创世主早日度你为人!”

  他站起来,久久地凝望她,末了颤声说:“永别了,我的女王!来生再见……”缓缓离去。

  她孤零零地斜靠在椅上,木然地望着那些在春风中摇曳的鲜亮的花儿,听他脚步声由近至远越来越轻,知他正一步步远去,直至无声无迹,化作飘缈尘烟,消失在漫漫无尽的轮回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起来,听普罗米斯说:“亲爱的,我们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