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竖子成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拾壹章 贾似道的野心

竖子成名 香菜开胃 2198 2019.03.15 23:27

  刚说完此话,齐南丝毫不给林依鸾开口的时间,突然一改方才对会客厅中那只有三分神韵的李清照举首提笔沉思画的批评,转变成大肆赞誉。

  “难怪我总觉得此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是在下真真实实的见过这画中人。”

  “原以为是梦中相见,如今有幸得知府大人引荐,这才让晚辈想起在黄州城依鸾林中初见依鸾小姐时的那份悸动。”

  “三分神韵实乃晚辈泛泛其谈,实则六分神韵绰绰有余,晚辈实在惭愧有辱大人画作,有辱小姐美貌……不知依鸾小姐可否摘下面纱,让在下再次直观那如谪仙般的仙上容颜?”

  齐南表情认真,先对赵葵弯腰行礼,接着对着林依鸾一揖到底。

  贾氏兄弟二人不约而同的翻了个白眼,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一个词

  马屁精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如此懂礼数的笑脸人。

  林依鸾本想借着赵葵让齐南难堪一把,好报几日前的皮肉之耻。不过既然他已经如此有诚意,林依鸾心想自己本就是大度的人,何必为难于他?

  林依鸾轻哼一声,俏脸微红,慢慢摘下面上薄纱。

  一旁的贾氏兄弟同时间咽了咽口水。今日真是沾尽了齐南的光,让他们得见扬州四大美娇娘之一的林家千金真容。

  面纱脱落的那一瞬间,在场除却赵葵,小心肝都不由得怦然心动。似有缕缕霞光映彩霞,从林依鸾的面庞喷然而出,闪耀了贾氏兄弟的眼睛,也激荡了齐南心中的凡心。

  不过齐南在短暂的惊叹之中故作大失所望,摆了摆手捂着眼道:“得得得,还是戴上面纱吧,好歹让我留点遐想!”

  众人皆愣,赵葵是第一个反应过来齐南的话外音,哈哈大笑之余不忘对齐南竖起了大拇指。

  贾氏兄弟也是如此,但反应过来时看向齐南多了几分别样意味。

  林依鸾咀嚼了片刻齐南话语,结合他的表情,结合在场人的反应,最后她下定结论。

  这个坏家伙绝对说的不是好话!

  感觉自己被骗了的林依鸾并非一般女子那般陪笑忍让,而是不明所以的直接来到齐南面前,狠狠的踩向齐南刚买的黑面白底布靴上,还带着螺旋劲来回践踏着。

  因为齐南比林依鸾高了足足一个头有余。齐南面色扭曲痛苦的低头看着林依鸾,而林依鸾则是扬首怒瞪比她高上一个头的坏家伙,恶狠狠的说道:“齐南,你话里到底什么意思!说我不好看吗?”

  齐南哭丧着脸感受着脚面上传来的钻心疼痛,他轻声道:“依鸾,这件事我们过会再……议……别打扰知府大人办公好吗?”

  林依鸾并非不知轻重的大小姐脾气,狠狠的掐了齐南腰际一把之后便松开了脚,走到一侧原来齐南坐过的位置上气鼓鼓的坐下。

  本来她先齐南一步来到府衙就是为了他,结果还是受气。

  林依鸾一时间觉得自己就是个受气包,干嘛要操心那个坏家伙的事。

  赵葵见风波平静,连忙出来打圆场,和蔼可亲的笑着说道:“来来来,都不要客气,入座吧。师宪啊,你先来的就把你的来意说给本官听听……”

  刚说完,赵葵好似意识到了什么,一拍巴掌懊恼道:“你瞧我这记性,忘了给你们二位介绍认识认识了。”

  贾似道轻轻一笑恭敬道:“不必大人麻烦了,我与齐公子已是相识之人。”

  齐南点了点头,默认了贾似道的说法。

  “知府大人,下官此次前来是代地方向大人询问前线粮草事宜。最近下官得知蔡州之战凯旋后,朝廷似乎要有下一步的大动作,正可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下官作为嘉兴司仓理应为朝廷分忧。这一年嘉兴地带粮食丰收,官仓溢满,故下官觉得是否将粮草运入淮东军营,为下一步大动作做准备?”

  贾似道诚诚恳恳的禀告着,但话语一出,赵葵林依鸾二人同时皱了皱眉。

  赵葵疑问道:“师宪,此事应当向临安启奏,即使本官乃淮东制置使,那也无权调动不属辖区范围内的粮草官仓啊。”

  贾似道轻轻一笑:“大人请放心,此乃下官未雨绸缪之计,先与大人商谈清楚,万一朝廷真的如传言所说要有大动作。那么下官的嘉兴地区,军粮可第一时间送达前线。”

  如此积极的为官行径的确让人称道。可赵葵紧皱的眉头更加纠结,他久久未下定论,最终还是试探着问道:“这是令族中长辈意思?”

  贾似道摇了摇头,贾泉接过话语:“回禀大人,此事乃师宪一人提出,非家中长辈插手。之所以提前禀告大人,只是希望若是有大动作,还请大人独断让师宪承担起嘉兴等地运粮大事。”

  一语道破天机,赵葵顿时恍然大悟,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贾氏兄弟二人,然后稍稍提高音量问道:“看来师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此说来你们贾家是否胃口也太大了?”

  面对赵葵的疑问,贾似道并未说话,只是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坐在首位的赵葵,顺带瞟向一旁略有些焦急的林依鸾。

  “还望大人首肯。”

  赵葵摸了摸下巴,笑意不改道:“待本官思量思量,与府衙同僚商议一番后再作定论。”

  贾似道本还想再说什么,贾泉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贾似道只好欲言又止,然后二人便请辞离去。

  只留赵葵齐南林依鸾三人坐于会客厅中。

  赵葵哈哈大笑,看着一旁早就焦躁不安的林依鸾笑道:“怎么?小妮子一见有人抢生意便有些坐不住了?”

  林依鸾矢口否认,然后眼神不经意的就瞟向一侧一直默不作声的齐南。

  赵葵看向齐南,然后询问道:“齐公子可知其意?”

  齐南微微颔首,试探的答道:“莫非是想借为前线运粮的契机为家族谋利?”

  话刚说出口就被林依鸾反驳回去,她气呼呼的说道:“笨蛋,堂堂原淮东制置使贾涉之子会为这点蝇头小利拉下架子求人办事?”

  被林依鸾如此一说,齐南更加的懵圈了,本就为局外人的他,如何能从片言只语当中读懂他们的潜在涵义?

  齐南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赵葵捋了捋胡须,笑意浅淡的说道:“贾小子是向借此契机鲤鱼跳龙门,借本官淮东制置使之名为他提供一道顺水,获得朝廷的重视。而他所言的大动作,恐怕是朝廷有意举兵收回中原腹地了吧。”

  端平入洛!

  难怪!原来智库系统之前所言的契机端平入洛已经快要开始了吗?

作者感言

香菜开胃

香菜开胃

求收藏!

2019-03-15 23: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