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消失的凶手(求月票~)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晢晢 2249 2021.05.03 11:51

    来者并未告诉水蓉和水芙出了什么事,只说:“你们到观音阁就知道了,”

  水蓉和水芙不再多问,跟着来者去往观音阁。

  院子里正在忙活的人们看着急匆匆离去的水蓉等人,心中起了疑惑。

  “你说,是南殿出事了,还是北殿出事了?”

  不知何时,李本儒出现在苏毕文的身旁,悠闲地摇着折扇,扇面上“风流才子”四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

  苏毕文先是看见了扇面上的四个大字,抬头往上看见李本儒的脸,五官虽普通,但凑在一起倒也显得清秀。

  他神情闲适中带着一丝清高,若是忽略那与云晨不相上下的肥胖身材,倒也配得上“风流才子”四个字。

  苏毕文收回目光:“管他是南殿还是北殿出事,只要不是我们出事就行。”

  李本儒“啪嗒”收起折扇,拍在手掌上:“这话我爱听。”

  瞥见苏毕文脚边的箩,又惊讶道:“哎,你这箩怎么变大了?上午见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大。”

  “我也在想,为什么下午的箩比上午的大一倍。”

  苏毕文沉着脸,继续埋头干活,心中却在想:肯定是因为他打了晨光,所以晨光就加重了他的活,想让他干不完就没有饭吃。

  哼,想整他?他就偏不让晨光那小子得逞。

  苏毕文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李本儒瞄了眼怒气冲冲的苏毕文,蹲了下去:“哎,我帮你吧。”

  “你的活干完了?”

  “早就干完了,我的活很轻松的,早饭前扫一次院子,晚饭后扫一次院子,一天的活就干完了。”

  听见这话,苏毕文就来气,瞧瞧别人的活多简单,就他的活又多又细致,干得他每天都想打人。

  “不必了,这点活对于我来说,也很轻松的。”

  第一次主动做好事,却被人拒绝了,李本儒心中不爽,讽刺了一句:“死鸭子嘴硬,这么多的豆子,我看你要拣到什么时候?”

  苏毕文突然站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李本儒:“我倒是很好奇,地藏阁日日都是素菜,连肉味都闻不着,你是如何在每日干活的情况下还能越长越胖?”

  李本儒:“......”

  对哦,他刚来南殿的时候还是一位身材匀称的英俊小郎君,为何几年过去了,他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李本儒站起来,讷讷地问:“为什么?”

  苏毕文肆意打量了李本儒一番,做恍然大悟状:“噢,我知道了。

  “你的活轻松,每天有大把的光阴,吃了就睡,醒了又吃,就跟那猪一样,所以才长得这么胖。”

  苏毕文加重了“猪”和“胖”两个字,听得李本儒脸色铁青。

  “你......”

  居然把他比作猪?

  虽然猪也吃素,但哪能跟他比?

  李本儒怒不可遏,挥拳击向苏毕文,却被苏毕文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你打不过我。”苏毕文轻飘飘地说。

  “......”

  李本儒气得差点吐血,用力挣脱苏毕文的手,冷哼:“好心没好报。”

  “呵,你是好人?”

  听着苏毕文那极尽讽刺的声音,李本儒心中的怒火再次被挑起,他再次挥拳。

  但想到自己打不过苏毕文,李本儒收回拳头,甩了甩袖子:“哼,难道只有好人才有一颗好心吗?”

  苏毕文一时愣住。

  李本儒无声冷笑,转身走到游廊上,看着对面连绵起伏的山峦。

  乌云缓缓移动,黑沉沉的就像是千军万马,朝着云悬寺大举进攻。

  风雨又要来了。

  水蓉和水芙一走进观音阁的偏殿,就看见中间空地上摆着一具尸体,看其袍衫,是自己人。

  又见万年冰块脸的穆风站在穆云身边,两人脸色大变。

  穆风是楚王的护卫统领,也是楚王的心腹,他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楚王很重视这件事。

  “见过穆将军,穆统领。”水蓉和水芙恭敬行礼。

  穆风先开口:“本来楚王下令,命你们两个返回北殿,但现在出了命案,你们就留下来帮忙吧。”

  “是。”水蓉和水芙不敢违抗,诺诺应下。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跟大家说说是怎么回事。”

  穆云站起来,指着尸体道:“这是看守南地窟的一名侍卫,就在一刻钟前,被人发现死在厨房外。

  “他是被人扭断脖子而死,身上有多处淤青,看其痕迹,应该是棍棒所致。”

  “我已命人查看过,厨房内外没有任何可疑的线索,应该是凶手把尸体移到了厨房外......”

  简短地说完事情经过,穆云开始发号施令:“云晨,你负责把地藏阁那些人集中到院子里,逐个审问。

  “晨光带人去搜查地藏阁,水蓉和水芙协助晨光。

  “云林负责文殊阁的搜查。

  “观音阁由赤野负责。”

  安排完之后,穆云扭头问穆风:“你觉得这样安排妥当吗?”

  穆风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楚王只是命我来看看,南殿的事,你做主。”

  穆云朝众人挥了一下手:“去吧。”

  众人散去,穆云忍不住抱怨穆风:“你说你这人,好歹我们也认识二十年了,出生入死不知多少次,在别人面前,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笑一下吗?

  “不要总是板着脸,好像我欠你几万两黄金似的。”

  穆风:“我不会笑。”

  穆云:“......”

  好,当他没说。

  没过多久,赤野先来汇报:“将军,观音阁一切正常。”

  又过了一会儿,云林走了进来:“将军,文殊阁一切正常。”

  穆云吩咐云林:“你去地藏阁帮云晨。”

  “是。”

  云林转身欲走,却见晨光慌慌张张地跑进来:“将军,不好了,崔衡玥不见了......”

  穆云和穆风惊得同时站了起来。

  “地藏阁那么多的侍卫,她怎么可能消失?去查查,她是不是偷偷地去了北殿,或者是去了寺院?”穆云镇定地说。

  晨光禀道:“属下已经问过看守栈道的侍卫,他们没看见崔衡玥去过栈道。

  “属下也问过地藏阁的侍卫,他们说崔衡玥没有靠近大门,而且,大门上的锁完好无损,没有人动过......”

  说到这里,晨光犹豫了一下,又继续道:“将军,今日崔衡玥从大通铺拿走了她以前用的那根烧火棍,还在厨房待了一段时间。”

  云林脸色一变:“将军,你刚才说过,尸体上有棍棒打过的痕迹,凶手会不会是......崔衡玥?”

  闻言,屋内诸人齐齐变了脸色。

  南殿的规矩,杀人者必死,何况死的还是他们自己人,就更不能放过凶手了。

  穆云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到底是不是凶手,抓住了一问便知。

  “既然她没有去北殿,也没有去寺院,那就一定还在南殿。

  “众人听令,重新搜查南殿,任何角落都不能放过,一定要把崔衡玥找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