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还这么狂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晢晢 2260 2021.05.08 22:05

     崔衡玥扭头看向莫名其妙就成为她帮凶的男子,侧脸线条硬朗,鼻子高挺,但不像是北方人。

  她在脑海中搜索起来,却发现没有此人的记忆,小疯子不认识他。

  “帮凶?”

  宋卓行突然大笑了两声,“看你们这个阵仗,命案发生至少应该有两个时辰了吧?

  “半个时辰前,我才进云悬寺的山门;一刻钟前,我才来到这里。

  “那么,请问诸位,我作为帮凶,是如何帮助凶手杀人的?”

  苏毕文:“......”

  李本儒窃笑,用手肘捅了捅苏毕文:“哎,你要冤枉人好歹也事先调查一下,太丢人了。”

  “闭嘴。”苏毕文怒瞪李本儒一眼,再次看着宋卓行道:“既然不是帮凶,那就少在这里掺和,滚一边去,别妨碍穆将军审案。”

  主子被吼,润竹当即站出来,用更大的声音吼回去:“妨碍审案的是你,该滚的也是你。”

  “哪里来的狗崽子?这是南殿,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苏毕文冷冷地回击。

  “你敢骂我?”

  “骂你又怎么了?难道你还想打我不成?那就来啊。”

  “啊......”

  润竹成功被激怒,抡起拳头就冲向苏毕文。

  “住手。”

  穆云站起来,暴喝一声。

  准备暴揍的苏毕文立刻放下拳头,回到原位站好。

  润竹没有理会,继续往前冲,却被宋卓行制止了。

  “站好,不许轻举妄动。”宋卓行严肃地下达命令。

  润竹不甘心地松开拳头,退到宋卓行身后。

  穆云看向云晨,喝问:“他们两个是怎么进来的?”

  糟了,忘记禀报了。

  云晨暗道一声不好,垂着头走到穆云身边,小声禀道:“这位小郎君不是云州人,他是因为母亲病重,才来云悬寺为母祈福的。”

  说到这里,云晨又往前走了一步,倾身靠近穆云,继续禀报:“此人从上山到这里,已经交了两笔不小的香火钱,后面还要请大师做法事,替佛祖重塑金身......

  “您上次不是说咱们军费紧张吗?此人非富即贵,又是心甘情愿进南殿的,应该能帮我们......”

  听完云晨的话,穆云怒气稍减,但还是沉着脸警告了云晨一句:“下不为例。”

  “是。”云晨恭敬应下,退到一旁。

  穆云再次看向宋卓行:“既然进了我南殿,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接着,穆云吩咐道:“晨光,带他们下去安置。”

  “是,将军。”

  晨光走到宋卓行面前,面无表情道:“两位,跟我走吧。”

  “我想在这里站会儿。”宋卓行瞥了眼崔衡玥,脚步不移。

  话音刚落,数名侍卫走了过来。

  润竹低低地喊了声“三郎”,用眼神示意宋卓行看清局势。

  宋卓行扭头看了眼全副武装的侍卫,扯了扯嘴角:“好,我走。”

  离开院子,穿过游廊,宋卓行忽然拉着晨光走到偏僻处,塞了一贯钱给他:“我能不能在这里呆会儿再走?

  “我保证不出声,就在这里看看,行不行?”

  晨光瞄了眼手中的钱,又抬头看向宋卓行,见他目光真诚,确认道:“你真的不会出声?”

  “我保证。”宋卓行回答完就闭紧了嘴巴,表示不再出声。

  见他如此,晨光同意了。

  宋卓行冲润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观察院子里的动向。

  “你说你没有杀人,那你就说说今日未时,你在干什么?”

  穆云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俯视崔衡玥。他神情严肃,周身散发出来的威压令院子里的人不由自主地垂下头,不敢与他直视。

  崔衡玥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瑟缩了一下,她闭上眼睛,驱散心中那不属于自己的恐惧。

  再次睁眼时,崔衡玥无畏无惧地迎上穆云的目光:“那个时候,我在睡觉。”

  “在哪里睡觉?”

  “天地之间。”

  “......”

  穆云忍住怒气,又问:“有谁能为你作证?”

  “无人。”

  “......”

  忍无可忍,穆云怒吼:“崔衡玥,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你被当成杀人凶手处死,也是你咎由自取。”

  崔衡玥心中一动,穆云似乎认为凶手另有其人。

  “玥玥——”

  院子里的人退至两旁,侍卫押着一位妇人走了过来。

  崔衡玥眯了眯眼睛,这些人居然把琼花带来了......

  “玥玥——”

  侍卫一松手,琼花就奔到了崔衡玥身边。

  看见崔衡玥被血染红的袖子,琼花想帮她检查伤口,又怕弄疼她,手顿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玥玥,你怎么受伤了?疼不疼?”

  “小伤而已,不疼。”崔衡玥故作轻松地回答。

  这时,云晨喝道:“崔衡玥,最后问你一遍,今日未时,你在什么地方?都干了什么?”

  琼花被押出来之前,侍卫就跟她说了外面发生的事情,这会儿听见云晨的话,忙劝崔衡玥:

  “玥玥,你不会杀人,你快老实告诉他们,未时在什么地方,干了什么?”

  崔衡玥面无表情:“我说话从不说第二遍。”

  死到临头了,还这么狂,果然是个疯丫头。云晨闭上嘴巴,默默地退回去。

  琼花急红了眼,一把抓住崔衡玥的手:“玥玥,你快说啊,难道你忘记娘子的话了吗?

  “娘子临死之前......”

  见琼花又要念叨王氏跟她说的话,崔衡玥顿觉头疼,连忙阻止琼花:“我知道了,我会的。”

  趁琼花愣神之际,崔衡玥抬头看向穆云:“当年,我进你们南殿的时候尚在襁褓之中,根本就不是自愿进入南殿。

  “所以,我去了什么地方,干了什么事,无需向你们交待。

  “如今你们不过就是想找杀人凶手罢了,那我就帮你们找出杀人凶手。”

  “呵呵!”

  苏毕文发出一声嗤笑:“你自己就是杀人凶手,还找什么杀人凶手?莫不是想趁机嫁祸给别人吧?”

  崔衡玥回眸,轻蔑地看了苏毕文一眼,却没有反驳他的话。

  然而这一眼让苏毕文心中生出了耻辱感,他用力瞪回去,牙齿咬得咔嚓响。

  “好!”

  穆云的声音拉回了众人的目光,“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若找出真正的凶手,我就不追究你私自离开南殿之事。”

  “不用三天,一天足矣。”崔衡玥自信满满。

  穆云顿了一下:“……行。”

  “还有——”

  崔衡玥往后退了几步,与穆云平视:“我这人从不平白帮忙,若是我帮你们找到凶手,以后你们必须每天给我准备一碗牛乳羹。

  “对了,以后我的饭菜必须有肉,每顿不少于二十块肉。”

  提到肉,院子里的人不由地咽口水。

  穆云皱起了眉头。

  云晨暗道不好,正想把这事糊弄过去,就看见穆风突然站起来。

  穆风从廊下走出来,站在石阶最高处,冷冷地看着崔衡玥:

  “找到凶手,你活。

  “找不到凶手,你死!”

举报

作者感言

晢晢

晢晢

晚安~( ̄o ̄). z Z

2021-05-08 22: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