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出什么事了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晢晢 2249 2021.05.02 11:10

  北殿,神隐宫。

  “主子,该喝药了。”

  药碗递至面前,楚王下意识地接过药碗,却瞥见递药碗的是一双有老茧的粗手,他抬头一看,是穆云。

  “南殿又出事了?”

  穆云“嗯”了一声,见楚王要喝药,忙按住楚王的手:“主子,现在这儿没有外人,这药就别喝了。”

  楚王往门外看了眼,推开穆云的手,淡淡道:“伤药用了十年都没见效,早就不用了,这个是补药,得每天喝。”

  话落,仰头一口气喝完药。

  穆云看向楚王的腿,无声叹息,默默地接过空碗,放在一旁,跟楚王说起南殿的事来:

  “我派去跟着崔衡玥的人说,崔衡玥已经断了寻死的念头,且头上的伤也已经好了。

  “就在方才,崔衡玥从北地窟出来后,与苏毕文起了冲突。

  “苏毕文说崔衡玥踢翻了他的豆子,却不肯捡起来,崔衡玥说苏毕文故意把豆子放在石阶中间,找她麻烦,然后两人就打起来了。

  “在他们打斗时,不知是谁把罗三娘的剪刀移了位,想造成崔衡玥意外死亡。

  “而且,上次偷袭崔衡玥的人又出手了,暗器还是一片树叶,幸亏云晨和云林及时出手,救下了崔衡玥,否则崔衡玥会命丧当场。”

  楚王微微蹙眉:“还是没有找到杀崔衡玥的人?”

  “属下无能,还没找到。”穆云惭愧地低下头。

  “那苏毕文呢?他是故意找茬吗?”

  穆云禀道:“没人看见苏毕文移了豆子的位置,但有好几人亲眼看见崔衡玥踢翻了豆子。

  “苏毕文今天是不是故意找茬,我不知道,但经过今日之事,苏毕文跟崔衡玥已经结下了梁子,以苏毕文的性子,恐怕日后会时常找崔衡玥的麻烦。”

  楚王默了默:“随他去吧,崔衡玥若是连这点麻烦都解决不了,那也不值得......”

  话突然中断。

  穆云抬眼,见主子神情哀伤,就知道主子必然是想起了心中的那个人。

  唉——

  穆云在心里为自己的主子叹息不已。

  屋中安静了片刻,楚王回了神,再次说道:“把北地窟其他的侍卫撤了,留下两个侍卫看着琼花就行。

  “既然崔衡玥的伤已经好了,那就不必再派人跟着她,都撤回来吧。

  “还有,最近天气越来越热,给南殿的兄弟们每天加一碗绿豆汤,消消暑。”

  ......

  南殿,地藏阁北地窟。

  迎上水蓉那双含怒的眼睛,跪在床前的琼花瑟缩了一下,膝盖不禁慢慢后挪:“水蓉小娘子,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解释。

  “楚王下了命令,玥玥可以随意进出北地窟,她这不算是偷跑出去......”

  水蓉吼断琼花的话:“那就要偷袭我吗?”

  “......”

  望着吼起人来不输水芙的水蓉小娘子,琼花小心翼翼地解释:“这是我的主意,与玥玥无关。”

  “你能做她的主?呵呵!”

  在水蓉的嘲讽下,琼花只得说实话:“是,我做不了玥玥的主,但她年纪小,不通世故,并非是对你有恶意,而是不得已为之。

  “看在我家娘子只留下这一个孩子的份上,水蓉小娘子你就发发善心,原谅她吧。”

  提起王氏,水蓉顿时想到了寺里的那些流言,怒气稍缓。

  见状,琼花揉了揉眼睛,继续说:“水蓉小娘子,玥玥也是可怜人,她三个月大的时候,就随我家娘子来了云悬寺,之后十五年未曾离开过南殿。

  “青灯古佛,日日吃素,一般的人哪能坚持这么久,她却坚持下来了。

  “她从小就过得清苦,如今我家娘子病逝,只留下她一个人在世上,可怜啊......”

  望着琼花那红红的湿润的眼睛,水蓉心中一软,脱口而出:“你先起来,我不怪她了。”

  “真的?”琼花欢喜地站起来,却又跪了下去:“水蓉小娘子,南殿不比北殿,这里龙蛇混杂,玥玥不通世故,不知要吃多少苦。

  “你是穆云将军派来的人,又是北殿的人,那些人不敢对你怎么样,你能不能多照拂一下玥玥?”

  见水蓉不出声,琼花忙说:“玥玥虽然不通世故,但她其实很懂事,一直以来都是默默地做事,从不惹是生非。

  “只不过最近痛失亲人,一时乱了分寸,她才会做出这样无礼的事。

  “水蓉小娘子,她现在冷静下来了,不会再惹事了,你就帮帮忙,在外面多看顾一下她,好不好?”

  水蓉没有答应,冷声道:“我迟早是要回北殿的。”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

  “水蓉——”

  琼花还没说完,外面就响起了水芙的声音。

  眨眼间,水芙就推门进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看见水蓉坐在床上,而琼花跪在地上,红着眼睛,似乎是哭过,水芙不禁来回打量二人。

  看着看着,水芙突然露出笑来:可以啊,不声不响地在这里惩罚崔衡玥的人,帮她出气,不愧是她的好姐妹。

  “没干什么。”水蓉随口答了一句,命令琼花起来。

  见水蓉没有把崔衡玥偷袭她的事说出来,琼花心里感激,冲水蓉笑了一下,起身退到一旁。

  刚站定,就听见水芙兴致勃勃地跟水蓉说:“你知道吗,我刚才看了一出好戏,崔衡玥差点就死了......”

  “什么?”琼花险些摔倒,忙稳住身形,跑到水芙面前,急切地问:“玥玥没事吧?受伤了吗?”

  水芙嫌弃地看了琼花一眼,往后退了两步:“她能有什么事?好着呢,没受伤......”

  琼花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踢翻了一位苏郎君的豆子,但不肯帮苏郎君捡起来,两人今天打了一架,往后估计还有的打。”

  琼花:“......”

  她才跟水蓉小娘子保证玥玥不会惹事,玥玥这么快就又闯祸了......

  唉,她没脸再开口求水蓉小娘子帮忙了。

  水蓉扫了眼恨不得把头钻进地洞里的琼花,拿起案上的两双绣花鞋,拉着水芙离开了房间。

  出了北地窟,水蓉停下脚步,将其中一双绣花鞋递到水芙面前:“这个给你。”

  顿了一下,水蓉又解释道:“那日我误会你了,这个给你赔罪。”

  “哇,好漂亮的鞋子。”

  水芙一下子就被那双精美的绣花鞋吸引了目光,她飞快地挥手说了句“我早就不怪你了”,就迫不及待地拿过鞋子端详起来。

  “这鞋子是那个琼花做的吧?”水芙突然问。

  水蓉没有隐瞒,承认了:“是。”

  “我就说嘛,你的绣活比我还差,怎么可能做得出这么漂亮的鞋子?”水芙揶揄了一句,又说:“不过这双鞋我很喜欢,谢啦。”

  “你喜欢就好。”看见水芙脸上的笑容,水蓉的唇角不禁上扬。

  这时,观音阁的一名侍卫跑了过来:“两位小娘子快跟我走。”

  见来者神色慌乱,跑得满头大汗,水蓉不禁问道:“出什么事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晢晢

晢晢

求月票~(#^.^#)

2021-05-02 11: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