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因为我认识她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晢晢 2328 2021.05.06 22:31

  望着空荡荡的大门,苏毕文心头掠过一阵喜悦。

  李碧儿能在百名侍卫中一眼认出崔衡玥,并出声提醒穆云抓人,那就说明李碧儿未改初心,她的目的还是杀崔衡玥。

  现在想来,李碧儿刚才的言行是为了将来做准备,她现在帮着崔衡玥说话,将来她若是杀了崔衡玥,只要稍作伪装,就没人怀疑她。

  何况,她看似在帮崔衡玥说话,实则是引导众人往崔衡玥是杀人凶手的路上走。

  这个女人城府很深,武功似乎也很高,若是敌人,他不一定斗得过她。

  幸好,他和这个女人有着共同的敌人。

  李碧儿感受到了苏毕文若有若无的目光,但她并不在意,因为她目前最在意的是穆云能不能抓到崔衡玥。

  一道强烈的目光射来,李碧儿扭头看过去,见是穆风,她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与站在身旁的人说话:

  “秋柔,你明日能教我绣帕子吗?”

  “可以啊。”秋柔满口答应,又问:“你怎么突然想起学这个了?”

  李碧儿垂头,看着地面幽幽道:“我昨晚梦见我母亲了,想起我还从未给我母亲绣过帕子,就想送她一块亲手做的帕子。”

  秋柔“哦”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不对,我们不能离开南殿,也不能往外传东西,就算你绣好了,你母亲也收不到。”

  是啊,母亲收不到,她也没有机会尽孝......

  李碧儿收起忧伤的表情,抬头看着秋柔:“可是,我还是想绣。”

  秋柔迎上李碧儿的目光,弯了弯唇:“好,我教你。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和你的母亲团聚,亲手将你绣的帕子送给她。”

  团聚?

  那是自然,她肯定会和母亲团聚,等她报了仇,她就去找母亲。

  李碧儿浅浅地笑了一下,低声向秋柔请教绣技。

  如此说了一会儿,李碧儿才感觉那道强烈的目光自她身上消失。

  ......

  大雨倾盆,崖底水流湍急,崔衡玥消失已经近半个时辰,这会儿尸体肯定被河水冲到了很远的地方。

  想到这里,云晨命令众人加快脚步。

  众人训练有素地穿过连接南殿和寺院的通道,进入寺院。

  明觉得到消息后就命人清理道路,这会儿正守在北门口,见云晨带着人进来,便迎上去:“白胖子,你们下山去干什么?”

  “捞尸体。”云晨随口回答了一句,就径直往前冲。

  见他们脚步匆匆,明觉不再追问,退至一旁。

  “都给我停下。”

  未见其影,先闻其声。

  众人听见这个声音后,没有任何迟疑,当即就停下了脚步。

  穆云刚站稳,云晨和云林就从前头跑了过来。

  “将军,您怎么来了?”

  穆云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用锐利的目光扫视面前的侍卫,大声喊道:“崔衡玥,我知道你就藏在他们当中,你出来。”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云晨和云林连忙在百名侍卫中搜寻崔衡玥的身影,而百名侍卫皆环顾左右,检查队列中有没有崔衡玥这个外人。

  见藏不住了,崔衡玥在周围的侍卫察觉之前,纵身一跃,抓住栏杆,翻身往外跳了下去。

  “将军,崔衡玥跳下去了。”站在后面的侍卫看见崔衡玥的动作,连忙喊道。

  穆云扫了眼说话的侍卫,然后毫不犹豫地抓住栏杆,也跳了下去。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只看见穆云留下一道残影,紧接着,又一道残影从他们眼前闪过,翻越栏杆,一跃而下。

  云晨见云林跟着将军去追崔衡玥了,就吩咐剩下的人:“关闭山门,追。”

  与南殿地藏阁相连的是寺院第二层,因此崔衡玥翻越栏杆,攀着屋檐跳下去就能到达寺院第一层。

  往南穿过寺院第一层,就能到达山门,山门外是直达恒山脚下的石道。

  而从寺院第二层一路往南,走到尽头,下了楼梯,也能到达山门。

  楼上,云晨率领近百名侍卫,一边大喊着“让开”,一边飞速前进。

  楼下,穆云和云林拼命追逐崔衡玥。

  寂静的寺院瞬间热闹起来。

  “让开,让开......”

  崔衡玥听着楼上的动静,神色越来越凝重,楼上的人畅通无阻,已经赶在她的前面了。

  楼下僧人众多,最初他们看见崔衡玥身着侍卫的衣服,又一边跑一边叫他们让开,他们以为崔衡玥是奉了楚王的命令去执行什么紧急的任务,慌忙避让。

  直到他们听见穆云下令:“拦住她。”

  四周的僧人立刻向崔衡玥聚拢。

  糟了!

  崔衡玥来不及后悔,就被包围了。

  “发生什么事了?”

  宋卓行见前面围着一群人,加快了脚步。

  陪同的小沙弥慌忙阻止:“施主,不能去,快回来......”

  然而,宋卓行和润竹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间就把小沙弥抛在了远远的后方。

  小沙弥正想追上去,把他们拉回来,身后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两侧人影晃动,短短数息之后,他就被重重侍卫挡住了视线。

  是南殿的侍卫。

  出动这么多人,看来南殿是出事了,小沙弥默默地退到一旁。

  “崔衡玥,你为什么要杀人?”穆云厉声审问。

  杀人?

  难道不是因为她要逃离南殿,所以才派人来抓她吗?

  崔衡玥很快反应过来,她被人陷害了,“我没有杀人。”

  “那你跑什么?”云晨刚赶过来就听见崔衡玥的话,插嘴问道。

  穆云没有生气,而是默默地看着崔衡玥。

  “你们这么多人追我,我若不跑,又怎么能下山去买牛乳羹?”

  云晨冷嗤:“休要狡辩,你杀了我们一名侍卫,又畏罪潜逃,罪加一等,快跟我们回去受刑。”

  崔衡玥很镇定,“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凶手?”

  “侍卫的尸体上有你的烧火棍打过的痕迹,现在你又畏罪潜逃,凶手不是你又是谁?”

  听完云晨的话,崔衡玥下意识地看向手,空荡荡的,她突然记起自己把烧火棍藏起来了。

  “呵!”

  崔衡玥冷笑了一声:“我的烧火棍就是一根最普通的棍子,南殿多得是,而且我说了,我是下山去买东西,不是你所谓的畏罪潜逃。

  “仅凭这两点就定我的罪,未免太过儿戏,难道楚王就是如此断案的?”

  提到楚王,穆云忍不住出声:“楚王如何断案,还轮不到你来过问,至于你到底是不是真凶,随我们回去,一查便知。”

  崔衡玥:“我没有杀人,我也不会跟你们回去。”

  “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穆云举起手,重重挥下:“把她抓起来。”

  侍卫一拥而上。

  崔衡玥拔出腰间佩刀,比划了几下,然后举刀向天:“起!”

  侍卫驻足,好奇地看着崔衡玥,她在干什么?

  周围一片死寂。

  可恶,她的力量还是没有恢复。

  崔衡玥咬咬牙,提着刀朝侍卫冲过去,从南侧突围。

  不远处,润竹盯着被团团包围的崔衡玥说:“这北汉的小娘子看着柔柔弱弱的,却没想到心思狠毒,竟然是杀人凶手......”

  “她不是。”宋卓行脱口而出。

  润竹终于将目光收了回来,扭头看向宋卓行,好奇道:“你怎知她不是凶手?”

  “因为我认识她,她不会杀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