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关着什么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晢晢 2116 2021.05.10 23:45

  观音阁偏殿里的气氛很沉重,尤其是冷若冰块的穆风坐在殿中,初夏的季节顿时就像是严冬一般冷。

  水芙窥探了一眼穆风的表情,压低声音问水蓉:“穆将军和穆统领任由那个疯丫头单独见侍卫,真的没有问题吗?”

  如果崔衡玥的猜测是真的,那么崔衡玥会单独面见想要杀她的人,也就是陷害她的凶手,若是如此,崔衡玥将会很危险。

  水蓉一听就知道水芙在担心什么,解释道:“穆将军既然敢答应崔衡玥的要求,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别忘了这是南殿,是穆将军的管辖之地,他绝对不会让这里的事情脱离他的掌控。”

  水芙想了想,觉得水蓉说得有道理,心中稍安。

  在偏殿外面的廊下,穆云正在审问云晨:“刚才崔衡玥说的可是真的?这十几年来,南殿的人真的从未吃到过肉?”

  云晨心虚地垂下头,嘴里为自己辩解:“将军,您也知道,这些年天下不太平,外面的东西很贵,肉就更贵了。

  “而且这十五年来,朝廷没有给楚王拨军费,也没有给楚王任何赏赐,只靠楚王那点微薄的俸禄,怎么养活这么多人?

  “本来养着楚王府的亲卫兵就已经很艰难了,后来还要养着南殿这一群穷凶极恶的坏人,我们的日子就更艰难了。”

  穆云沉默了。

  但云晨越说越气愤,一股脑地将心中的怨言全说了出来:“将军,反正他们都是坏人,又何必对他们那么好。

  “有的吃就不错了,还给他们吃肉,万一他们吃得像牛那样壮,挑衅我们该怎么办?”

  穆云眼神闪烁了一下。

  底下的人认为楚王窝在云悬寺,是被朝廷夺了兵权,贬谪到这里,空有楚王封号,却无实权,就连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

  但他作为楚王的心腹,心中清楚事情并不如外界之人想的那样......

  “南殿那些人也不全是坏人,譬如王氏,譬如罗三娘。”穆云只简单地举了两个例子。

  云晨还是不服气:“就算不是坏人,楚王护他们平安,还白养他们,他们就该感恩戴德,而不是挑三拣四,提诸多无理要求。

  “我又不是不给他们饭吃,也没有不给他们衣服穿,只是不让他们吃肉,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何况,那些僧人没有吃肉不也活得好好的嘛,还有,崔衡玥不也好好地长大成人了。”

  一个婴儿能在南殿长大成人,还有精力跟他打架,就说明南殿的日子还不错,他并没有苛待他们。

  云晨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穆云想到云晨每年交上来的钱,训斥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

  他最终叹了口气,拍着云晨的肩膀道:“这些年辛苦你了,我会帮你向楚王请功。”

  云晨顿时大喜:“多谢将军。”

  在穆云进入殿中之后,云林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云晨身边,幽幽道:“将军怕是不知道那些肉都进了你的肚子里吧?”

  这么多年来,云晨早已习惯云林的突然出现,他并未被吓到,但看见云林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肚子,云晨的脸顿时就红了。

  他侧过身,躲开云林的目光:“不过就是多吃两块肉罢了,将军才不会惩罚我。

  “何况,我每年都帮南殿节省了一笔不小的钱,全交给将军了,将军定然知道我的良苦用心。”

  否则,将军刚才就惩罚他了。

  想到这里,云晨转过身,坦荡荡地面对云林。

  “唉——”

  云林突然长叹:“你说,我们还要留在云悬寺多少年?”

  会不会直到老死的那一天,他们还在云悬寺?

  听到这个问题,云晨脸上的恼怒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迷茫:“我也不知道,可能还要十五年吧?”

  十五年?

  他们的人生又有几个十五年呢?

  --------

  穆云他们在等待的时候,崔衡玥正在和侍卫闲扯。

  “听说看守南地窟的侍卫总共有八名,两人一组,三个时辰换防一次,你与九良曾一起看守过南地窟吗?”

  九良是被杀的那名侍卫,负责看守南地窟。

  而崔衡玥正在询问的这名侍卫叫金虎,也是看守南地窟的侍卫。

  见崔衡玥坐姿随意,说话也随意,金虎不自觉地放松下来:“没有,我与九良从未一起看守过南地窟。”

  “为什么?”崔衡玥好奇道。

  金虎想也没想就回答:“我们这八个人是穆将军亲自挑选的,也是穆将军把我们分成了四组。

  “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如此,从来没有换过人。”

  崔衡玥默了一瞬,又问:“你到楚王麾下有多久了?”

  “十八年。”

  “那南地窟里关着什么人?”

  “......没有关人,是他自愿住进去的。”

  崔衡玥注意到了金虎回答之前有一丝迟疑,追问:“那住在南地窟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金虎:“我不知道,而且我从来没有进去过。”

  “那谁送饭进去?”

  “就放在门边,他会自己拿。”

  “你就不好奇里面的人是谁吗?”

  “将军有令,不得打探有关南地窟的事情,我们身为士兵,服从军令是天职。”

  “今日未时,你在什么地方?都干了什么事?”

  “未时,是我们三组和四组交接的时辰,当时我们交接之后,我就去吃饭了......”

  金虎回答得很详细。

  崔衡玥听完之后,就没有继续问话,而是叫了下一个侍卫进来。

  如此询问了六个人,崔衡玥开始询问和九良同组的侍卫:“你叫李平?”

  “是。”李平有点紧张,站在崔衡玥面前一动不动。

  见状,崔衡玥露出亲切的笑,语气温柔:“别站着说话,坐吧,他们刚才都是坐着和我说话的。”

  听到其他人都这么做了,李平心中的紧张消散了一半,他慢慢地在崔衡玥对面坐下,然后等着崔衡玥问话。

  “今日未时,你在什么地方,都干了什么事?”

  面对李平,崔衡玥没有像之前一样,先与侍卫闲扯几句才进入正题,而是直接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李平:“未时是三组和四组交接的时辰,三组离开之后,就是我和九良看守南地窟。

  “后来,九良说肚子不舒服,就离开去如厕了。

  “之后......我就听到了噩耗......”

  说到后面,李平红了眼眶:“我和九良一起看守南地窟五年,以前连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没想到今日却......”

举报

作者感言

晢晢

晢晢

晚安~(。-ω-)zzz

2021-05-10 23: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