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谁暗算我(求月票~)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晢晢 2212 2021.05.07 21:31

  听见宋卓行的话,润竹由好奇变成了疑惑:“你这是第一次来北汉,怎么会认识北汉的小娘子?”

  宋卓行没有回答润竹的问题,而是从地上捡了几颗石子,绕着人群走了起来。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空隙,捏住石子,准备掷出去。

  突然,一只手覆盖上来,将石头包裹住。

  润竹绕至宋卓行前方,挡住他的视线,低声提醒道:“三郎,这是在北汉,那些是北汉战神楚王的兵。

  “你想救人也要看清楚局势,他们那么多人,我们打不过。”

  宋卓行手掌翻动,轻松挣脱润竹的手:“你说得对,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不是勇敢,是愚蠢。

  “不过......”

  宋卓行话锋一转:“十五年前,北汉楚王是战神,现在,不是了。”

  北汉楚王现在还是不是战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主子已经打消了从楚王手中抢人的念头。

  润竹一眼不错地盯着宋卓行将石子放回左手,心里刚松了口气,又见宋卓行从左手掌心里挑了另一颗石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掷了出去。

  “三郎你......”

  润竹大惊,往后看去,却不见楚王的人倒下,而是崔衡玥单膝跪在地上。

  云林迅速出脚,踢飞崔衡玥手中的佩刀。

  “唰唰——”

  数十把大刀指着崔衡玥。

  “谁暗算我,给我滚出来。”崔衡玥嘶吼着环顾四周。

  宋卓行慌忙低头,躲到润竹身后。

  润竹立马踮起脚,同时双手叉腰,用宽大的袖子挡住后面的宋卓行。

  穆云往这边看了一眼。

  崔衡玥的目光在润竹身上多停留了一下,随即又扫视其他人。

  “带走。”

  穆云一声令下,侍卫立刻上前,押着崔衡玥回南殿。

  侍卫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眨眼工夫,寺院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都散了吧。”

  明觉驱散围观的人,准备向主持禀报刚才的事。

  突然,一个小沙弥冲到明觉面前,慌慌张张地说:“师叔,方才上山的两位小郎君不见了。”

  “不见了?”明觉皱起了眉头:“他们会不会回客院了?”

  小沙弥连连摇头:“不会,他们还没去过客院,不知道客院在哪里。

  “不过,方才穆将军在这里抓人的时候,他们在旁边看热闹。”

  闻言,明觉变了脸色,连忙去追穆云。

  果然,当明觉与小沙弥赶到寺院和南殿之间的通道时,就看见云林正在往外赶人。

  “这不是寺院,不招待外客,滚出去。”

  宋卓行和润竹一人一只脚抵住南殿的门,同时手用力往前推,不让侍卫关门。

  “这虽然不是寺院,但属于云悬寺吧?”

  见云林沉默,宋卓行立马又说:“既然属于云悬寺,那就没有将信众拒之门外的道理。”

  “这是南殿,不是烧香拜佛的地方。”云晨走了过来,目光在两扇门上来回逡巡。

  两只脚印留在红木大门上,格外的碍眼。

  云晨双眼微眯,想把那两只脚砍下来。

  润竹瞥见云晨泛着凶光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回缩脚,但看见主子的脚还抵着大门,又把脚挪了回去。

  “我知道,但我听闻在南殿诚心祈福会更加灵验。”

  接着,宋卓行又声情并茂地跟云晨讲述了家中母亲病重之事:“......所以,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厚着脸皮来到这里,希望将军能通融一下,让我进去。”

  听到“将军”这个称呼,云晨心里甜滋滋的,语气没那么冷漠了:“但这里毕竟不是烧香拜佛的地方,南殿有南殿的规矩......”

  “规矩我懂。”

  宋卓行不等云晨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子,递过去:“这是香火钱,请将军先收下,到时候我母亲病好了,我再来还愿,替佛祖重塑金身。”

  见云晨愣愣地盯着自己手中的钱袋子,却没有收下,宋卓行咬咬牙,又加了一个钱袋子。

  “将军,我出来得匆忙,没带多少钱,还请您不要嫌弃。”

  云晨还是没有接。

  宋卓行心中一横,喊了声“润竹”。

  润竹立刻掏出一个钱袋子,放在宋卓行手中。

  然后,宋卓行不容拒绝地将三个钱袋子塞到云晨手里:“多谢将军收留。”

  有意思。

  云晨眉梢高挑,低头看了眼钱袋子,又看向宋卓行:“你当真知道南殿的规矩?”

  唯恐云晨不让他和润竹进去,宋卓行连连点头:“知道,知道,将军放心,我们绝不会破坏规矩,给您添麻烦。”

  “你们可是自愿留在南殿?”云晨又问了一句。

  宋卓行忙回答:“心甘情愿。”

  云晨笑了:“行,那你们就随我进南殿吧。”

  明觉看得目瞪口呆,想出声提醒宋卓行,却见云林斜眼看过来,他连忙闭上嘴巴。

  “两位施主,进了......”

  小沙弥想提醒宋卓行,却被明觉捂住了嘴巴。

  宋卓行听到动静,回头问:“小师父可是想与我们说什么?”

  “没什么。”

  明觉替小沙弥回答了一句,就拖着小沙弥往寺院方向走。

  望着他们的背影,宋卓行心中起了疑惑。

  “你们还进不进?不进的话,我可关门了。”

  耳边传来云晨不耐烦的声音,宋卓行当即把疑惑抛诸脑后,进了南殿的门。

  大门再次关上,隔绝了南殿与外面的一切。

  “好了,当着大家的面,你说说,为何要杀人?”

  穆云在穆风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开始审问崔衡玥。

  双手被绑住的崔衡玥站在院子中间,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淡淡道:“我没有杀人。”

  “将军。”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向了说话的男子。

  “南殿又进新人了?”苏毕文挑了挑眉,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宋卓行和润竹两人。

  宋卓行走到崔衡玥身旁,指着她流血的手臂道:“你们询问之前,至少应该帮这位小娘子包扎一下伤口吧?

  “她流了这么多血,很容易出事的。”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然多管闲事?

  苏毕文冷嗤:“杀人凶手还包扎什么伤口?直接处死就行了。”

  “就是。”张五郎附和道。

  接着,又有几人附和苏毕文的话。

  宋卓行心中一沉,小丫头在这里过得并不好,他转过身,直视苏毕文:“将军都还没有下定论,你就急着给人定罪。

  “这样的行为很容易让人误会你才是真凶,所以急着找个替死鬼。”

  被人诬陷,苏毕文并未生气,也并未慌张,他淡定地回击:“你这样帮着小疯子说话,很容易让人误会你是帮凶,所以才急着帮小疯子洗脱罪名。”

  宋卓行:“......”

  小疯子?

  帮凶?

  看来,云悬寺并不全是慈悲为怀的人......

举报

作者感言

晢晢

晢晢

求月票~晚安啦~(。-ω-)zzz

2021-05-07 21: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